完本小说《天降萌宝:妈咪很抢手的》全文免费阅读

完本小说《天降萌宝:妈咪很抢手的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看着陈经理那副丑陋的嘴脸,安初夏眉毛一挑,不禁冷冷笑了起来: “看来,陈经理是不相信我的实力了。苏月,把东西给他们看看。”

很快,洁白的幕布上出现了一件极为低调的晚礼服。

和刚才灿烂夺目的“又见彩虹”不同,这件晚礼服极为低调。它采用了浅灰色晕染的绢纱,上面并没有任何花纹,唯有一层层的褶皱。

远远望去,恰似一团灰色的烟雾,仿佛充满了无尽的思念和哀伤。

顿时,会议室内鸦雀无声,连根绣花针落地的声音都清晰可辩。

所有人,都痴痴地盯着那件精致的小礼服。

没有亮丽的颜色,没有繁琐的花纹,却能够紧紧锁住所有人的目光。

田思思看了,脸一阵白,一阵灰,最后也不知道该定格在哪种颜色。

“我本想做好样品后再拿出来,现在看来只能提前了。”安初夏淡淡一笑,眼角的余光向田思思瞟去。

霍慎行清楚地看到了她的表情,不禁笑了笑:“初小姐,请问这件礼服叫什么名字。”

“‘忆’。”安初夏略微沙哑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淡淡的哀伤,宛若由生锈的古琴弹奏出的一曲情歌。

“回忆就是一张刻满岁月纹路的老唱片,布满尘埃,却又记录了青葱岁月的美好。随着时间在指尖的流淌,再美好的回忆也会渐渐变淡,但那份逝去的美好却一直萦绕在心头,化成灰色的朦胧,如梦魇般萦绕不绝。”

霍慎行目光微微一动,昔日的种种竟然在刹那间涌上心头,恍惚记起了婚后的那段时光。

良久,他才缓缓鼓掌。

众人一愣。

紧接着,便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。

田思思清楚地知道,她败了,败的极为彻底。

那件“忆”,是她今生永远无法企及的高度。

苏月极不友善地盯着她,故意落井下石:“霍先生,那田小姐什么时候退出设计界呢,要不要开个新闻发布会?”

停职算什么处罚?

这种无耻的行为,哪怕是开除都算是温柔的了。

更何况,那坏女人不是自己叫嚣着要退出的吗?

“你一小助理在这嚷个啥?”田思思又羞又怒,脸涨的通红,“这里可是霍氏,不是你们初氏!”

安初夏缓缓站了起来,冷冷一笑:“是啊,这是霍氏,不是初氏。所以田小姐请你注意一下态度,想欺负我们初氏的员工,请先问问我。我不仅仅是初氏的设计师,还是初氏的股东,你明白了吗?”

那些股份,是故去的初小姐的,并不是她的。

但是,这并不妨碍她借用初氏股东的身份来打压田思思。

只要田思思过的不好,那就是她最大的开心。

“慎行!”田思思哭的梨花带雨,含泪向霍慎行看去,“那事真的不是我的主意,都是李妍她挑唆的!你要相信我,我不过是一时糊涂。求求你别让阿纬知道这件事,否则他会怎么看我这个妈咪啊!”

果然,在听到阿纬两个字后,霍慎行原本凌厉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。

“暂停田思思工作。”他想了想,却向安初夏看去,“没有我的允许,暂停期间不许踏进公司半步。初小姐以为如何?”

安初夏绝美的脸庞上覆了一层薄薄的冰霜,她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心中的不悦:“这是霍氏的事,轮不到我一外人来置喙。”

话音未落,她便起身向外走去。

霍慎行看了,立刻追了出去,声音里竟然有几分紧张:“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“霍先生没什么好对我解释的。”安初夏一边走着,一边冷冷地说,“这是霍氏的私事。不过霍先生,还请你管好自己的女人。这种事我可以忍,但我哥忍不了,你懂吗?”

她加快了脚步,不想和他再多说一个字。

看来,她还是低估了田思思在霍慎行心目中的地位。

原以为可以借此事将那女人从公司踢出,怎知不过是暂停工作。也就是说,那个女人随时都有可能卷土重来。

田思思,是让霍慎行爱上自己计划中的最大绊脚石!

“夏姐,他们真的是太过分了!”苏月气的小脸煞白,愤愤地说,“要不,我把这件事情给捅出去。我就不信了,这件事一曝光,看姓田那女人以后在服装界怎么混。”

她实在是太生气了,如果不是怕给安初夏惹麻烦,她早就一顿大耳光子扇过去了,还轮的到姓田那女人在那里满嘴喷粪?

安初夏苦笑一声,无奈地摇摇头:“霍先生有心护着她。如果我们这么做,以后怎么和霍氏合作?”

“我倒觉得,以初先生对你的宠爱,肯定宁愿放弃这次合作,也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的。”苏月小脸绷的紧紧的,一副别人欠了她几石豆子的模样。

安初夏笑了笑,揉了揉她的头发:“越是这样,所以我们越不能给他惹麻烦啊。当然,我们也不能让人欺负了去。有我在,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给你脸色看的。”

是啊,她不能给初奕丞惹麻烦。

自从经过田思思一事之后,原以为她再也不会掏心掏肺的对朋友,可在法国这几年,现实告诉她,这世上还是好人多。

比如苏月,比如初奕丞,还有那个……

呸呸呸,怎么会突然想起他呢?

他又算哪门子的好人?

意外从苏月口中得到安初夏去霍氏上班之后,小包子震惊了。

妈咪之所以去接近那坏叔叔,一定是为了复仇!

他恨透了自己,为什么不快点长大呢?长大了,就可以帮妈咪对付那坏叔叔了。

在小包子的威逼利诱下,苏月再度做了叛徒,将这两天在公司发生的事全盘托出,甚至还加上了自己的许多演绎。

于是,某只小包子被彻底怒了。

老虎不发威,还当我是病猫啊!

霍慎行并不知道,此时有一只奶凶奶凶的小猫咪,正挥舞着狰狞的小利爪对他展开了疯狂的报复。

在打发掉苏月之后,小包子取出电脑,迅速编写了一个小程序之后,将某人被泼酸奶的视频再度发了出去。

“不好了!”唐林化身为风一般的男子,急匆匆地冲进办公室。

在所有人眼中,他是安静而有礼的,很少会有如此狼狈的时刻。

霍慎行并没有抬头,继续看他的文件:“什么事,这么慌张?”

唐林用颤抖的手将平板电脑递了过去,脸色煞白。

一看那视频,霍慎行脸立刻黑了。

原以为,前两天的事情不过是次恶作剧,可现在看来对方明显是冲自己来的。

纵横商场这么多年,他得罪过的人肯定不少,但却没一个敢用如此明目张胆的手段来挑衅自己。

对方,到底是谁?

他沉着那张万年寒冰脸脸,冷冷地说:“技术部不是新招了个黑客高手吗?让他查一下IP。”

“那高手也无能为力,所以我才来向您汇报。现在别说对方IP了,现在连视频都不能随便删除!”唐林急的满头大汗,口齿都有些不大利索,“刚删除视频,隐藏的木马程序便迅速攻击电脑,技术部现在是彻底瘫痪了。”

霍慎行漆黑的瞳孔里仿佛隐藏着数万枝沁了剧毒的银针,目光阴森的让人望而生畏。

对方的实力,显然强的可怕。

他沉吟了一会儿,一脸平静地说:“打电话给秦焰,让他五分钟之内必须过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