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《天降萌宝:妈咪很抢手的》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《天降萌宝:妈咪很抢手的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安初夏听了,故意有些不自然地笑道:“哟,不至于这么严重吧?”

见她似乎有些畏惧,田思思气焰越发的嚣张起来:“怎么,你不敢吗?”

终于等到机会,今天若不能一雪前耻,她觉得自己一定会疯掉。所以,今天这女人必须得滚!

“既然田小姐执意如此,那么我似乎只能同意了。”安初夏微微摇头,一脸惋惜。

霍慎行的目光一直落在安初夏脸上,似乎在探询着什么:“初小姐可有证据?”

田思思误以为他替自己出头,心里越发的得意了。

她就知道,他不会不管她的!

毕竟这五年来,自己是能走近他身边唯一的女人,又岂是眼前这个狐媚子能够轻易离间的?

安初夏冷冷一笑,一脸不屑地说:“如果没证据,你觉得我会这么说吗?其实吧,田小姐如果不选这件的话,我还真未必能发现。”

她从包里取出一个U盘,递给苏月。

苏月会意,立刻开始播放。

白色幕布上的纱裙,和刚才田思思那件一模一样,唯一的区别是空白处有几行法文。

“这条裙子是我就读于巴黎服装学院时设计的,旁边有导师和院长的签名。”安初夏淡淡一笑,一脸挑衅地看着田思思,“最重要的是,这条裙子已经申请过设计专利了,各位感兴趣的话可以查一下。当然,由于这裙子一直没有投入生产,诸位不知道也不奇怪。”

好事者一听,立刻打开电脑开始查。

果然,设计者的署名是初夏!

田思思,她竟然连一点都没修改就原样照搬过来了!

霍慎行脸色阴霾,极为失望地向田思思看去。

他不知道,她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又恶毒,又蠢,哪里还有昔日那副温柔善良的模样?

“这……这只不过是凑巧罢了!”田思思额头上青筋暴起,脸涨的发紫,却打死也不肯承认,“创意雷同,这本就不是什么怪事。再说了,大家都不知道这款裙子,我又怎么可能知道?巧合,这绝对是巧合!”

如果说有些相似是巧合,可连最不起眼的细节都一模一样,连他最忠实的追随者陈经理都不会相信她的鬼话了。

“这事我也觉得奇怪呢。”安初夏笑眯眯地说,“所以呢,刚才我让苏月调取了一下办公室的监控资料。我这人呢做事一向谨慎,所以未经霍先生同意,便私自在办公室门口按了个摄像头。霍先生,你不会介意吧?”

田思思和李妍听了,脸色陡然一变。

看着她们的脸色,就算霍慎行再傻,也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他淡淡一笑:“初小姐在自己办公室按摄像头自然可以。”

“那好。”安初夏转身看向苏月,“开始吧。”

苏月听了,立刻取出另一只U盘开始播放。

投影仪上,田思思和李妍鬼鬼祟祟的来到安初夏办公室前。由于分辨率特别高,所以撬门的动作,大家看的一清二楚。

所有人都没料到,貌似柔弱文静的田思思,撬起门的动作竟然极为利索。不过区区一只发卡,就能将门轻易打开。

他们无法理解,可安初夏却一清二楚。

田思思大学时偷过东西,还被人抓住揍了个半死。

当时她跪在自己面前,哭的肝肠雨断,可怜兮兮地求自己帮忙。

那时的安初夏就是一白痴,竟然相信了她父亲病危急需用钱的鬼话,出面替她还清了所有的钱。其实那时连她自己的生活费,都是靠奖学金维持的。

想不到时隔多年,田思思撬门这手艺还是不曾落下。

李妍胆子小,她一看视频,顿时面如死灰,直接瘫倒在地。

田思思也出了一身冷汗。

她清楚地知道,自己跳进了那女人的圈套。

“这都是误会!”她不死心,依旧狡辩道,“我们是见初小姐的门似乎坏了,轻轻一推,结果门就开了。即便如此,也不能证明是我们偷了初小姐的作品啊!”

霍慎行面色如霜,目光如刃,骇人的寒意从骨髓深处悉数散发。

他死死地盯着李妍,阴森恐怖的声音里隐隐夹杂着地狱的气息:“你来说!”

看着那不寒而栗的目光,李妍吓的后背发凉,浑身不自觉的瑟瑟发抖。

“这,这都是田姐的主意!”强烈的求生欲,让她不顾田思思那杀猪似的警告目光,匆忙将一切责任全部推卸掉,“是她撬开门的,也是她拷贝走了初小姐的作品!”

她不敢得罪田思思,但更不敢得罪霍慎行。

他可是洛城老大,哪怕跺跺脚,洛城的地面就会震三震。想要对付她,简直比捏死只蚂蚁还要简单。

“你胡说!”田思思气急败坏,发疯似的扑上去撕她的嘴,“明明是你让我去看设计稿的!”

她的指甲又尖又长,用力一划,李妍那张精致的小脸了顿时多了一道长长的血痕,顿时血流如注。

“我只是让你找灵感,又没有让你偷别人作品啊!”李妍又痛又恨,却不敢还手,只能用双手拼命地护住脸。

霍慎行目光阴冷,面无表情地说:“来人,把李妍给带出去,这个人不许在洛城再出现!”

一句话,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。

被霍慎行逐出洛城的员工,日后不管去哪个城市恐怕也找不到个好工作了。

她的前途,就此彻底毁掉。

唐林一听,立刻派两个保安将李妍给拖了出去。

“冤枉,我真的是冤枉的!”李妍一边走着,一边回头哭诉着,“霍先生,真的都是田思思的主意!我只不过是个打工的,哪里有胆子做这种事啊!”

即便所有人都相信那是田思思的主意,可这又能怎么样呢?

在霍慎行眼里,田思思是个特别的存在。

他盯着那张有些陌生的脸庞,良久,才冷冷地说:“田思思停职!”

田思思急了,立刻冲陈经理使眼色。

她不能停职!

她若停职,岂不是给那贱人提供了便利机会?

陈经理虽是顶头上司,但却不敢得罪这位霍家未来的女主人,一直唯她马首是瞻。

他咬咬牙,只能硬着头皮说:“霍先生三思。此次设计至关重要,如果没有田小姐的话,我怕……”

“还有初小姐。”霍慎行一脸淡定地说。

“可是……”陈经理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,有些心虚地说,“初小姐毕竟自幼在国外长大,我怕她对华国风并不了解。”

“谁说的?”霍慎行低沉的冷笑声中夹杂着几分嘲弄的味道,“刚才她的‘又见彩虹’,又是谁在鼓掌叫好的?”

听着那低沉的冷笑声,陈经理只觉得管头皮发麻,心跳加速,仿佛阎王正拿着朱笔准备勾他的名字。

田思思用威胁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他,就差直接揪着他耳朵发布施令了。

一边是总裁,一边是总裁的女人,一时间他竟然不知该如何站队!

想到霍慎行对田思思母子的纵容,他有理由怀疑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演戏给那个姓初的女人看。

对,一定是这样!

”可直到现在,我们也没看到初小姐这次的设计稿,毕竟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。”陈经理终于做出了决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