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本小说《腹黑娘亲:爹地放肆宠》全文免费阅读

完本小说《腹黑娘亲:爹地放肆宠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“不要声张,我过去看看。”江凌林小声告诫了管家一句。

随后,江凌林与他这桌的宾客告辞了一下,仅带着两名随从,不动声色的来到了江洛漓坐着的这一桌。

“这位小姐和公子,不知道是江某何处得罪了两位,两位要……”江凌林的话还没有说完,江洛漓就转过了身来。

看见江洛漓的面容,江凌林就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似的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,深沉的眸子中满是惊讶。

江府的李总管更是脱口而出:“江洛漓?你,你不是死了吗?”

“哗!”

听说眼前的这个女子就是那个伤风败俗的江洛漓,周遭一片惊诧和哗然。

贵妇们的嘴巴陡然张的更大,大的肉块都塞不住,统统掉了出来。

江洛漓面对周遭异样的眼光,依旧淡定自若,对着那干叔叔江凌林浅浅一笑,道:“托我爷爷的福,我非但大难不死,还带着儿子回来认祖归宗来了!”

江洛漓的举止从头到尾都是仪态端庄,雍容有度的,到叫人挑不出什么毛病,但是江凌林却是冷汗岑岑,如同见了鬼一般。

过了好一阵儿,江凌林那僵硬的脸终于缓缓融化开来,还神情激动的想要去拉江洛漓的手,却被江洛漓灵巧的避开了。

“干叔叔,你的手未免太脏了,本小姐不喜欢!”按照记忆力原主的一贯嚣张,江洛漓一脸嫌弃的说着。

江凌林也没执着,只是自己揉搓着手掌道:“大难不死好,认祖归宗好啊!不管怎么说,回来就好!”

“胡说!”

一道尖锐的呵斥声陡然从屋子一角传来。

不少人被吓了一跳,都寻声看去。

就见一个肤白貌美的中年美妇,在一群少爷、小姐、丫鬟婢女的簇拥下,风风火火的走了出来。

她身上穿的,头上戴的,都是极致奢华的东西,一身珠光宝气,富贵非凡的样子,就连眼神也是盛气凌人,凶悍至极。

不过,也怨不得这个妇人如此嚣张。

她就是江凌林的正房夫人,皇上钦命一品诰命夫人——上官兰采。

不过四十出头的年纪,就为江凌林生下了两个女儿,二小姐江月熙,三小姐江雯雨,二个儿子,三少爷江颐鸣、四少爷江琰锋。

其中三少爷江颐鸣还娶了当朝的七公主,成了金贵的驸马爷,四少爷江琰锋也娶了大家闺秀的女儿,如今又生下了魁王曾孙。

再加上她娘家还是五大家族之一的上官家,地位和权势几乎让江凌林都要忌惮三分,怎么能不嚣张?

上官兰采一见到江洛漓就面露不善,冷笑着警告江洛漓道:“果然是祸害遗千年啊,当年那条万涛江都没能溺死你和你肚子里的野种!”

“你刚刚说什么?大点声,我听不见。”江洛漓掏掏耳朵,毫不在意地问。

“我说,我们江府不欢迎你这个败类和你生下的这个野种,你最好趁着现在老爷子还没有出关,带着这个野孩子赶紧滚,不然小心到时候被亲爷爷赶出去,颜面无存!”

“夫人你说的严重了,爹他不会如此苛待洛漓的……”江凌林发出了一声责怪,同时又像是在暗暗提醒着上官兰采什么。

江洛漓抬眸看了一眼江凌林,似笑非笑,没接话。

阿离则是像个小大人似的,紧绷着一张包子脸,表情阴郁地斜视着上官兰采。

竟然敢骂他的娘亲?

看来,非得给她点颜色看看才行!

此时的上官兰采压根不理会江凌林的劝解,也完全无视阿离那令人生寒的目光,继续讥诮连连的口吻:“什么说的严重?她敢做那些有伤风化的事情,敢把野种带回家来,还怕我说?”

“啪!啪!啪!”

上官兰采的话音刚落,就听见接连的三记响亮的耳光从上官兰采的脸上传来。速度快的人们只听见声音,却没有看见何人所为。

回过神来的时候,就看见上官兰采捂着接连被打三巴掌的左脸,又急又气地环顾了一周,咆哮着道:“谁打的?谁打的给本夫人站出来!”

她身前的江洛漓则是若无其事地抱着胳膊,斜睨着上官兰采,嘴角还勾着一抹淡淡的冷笑。

敢骂她的儿子是野种?还骂了三次?只给你三个巴掌都算轻的了。只可惜,刚刚那三个巴掌不是她打的。

难道是她家悠悠?

江洛漓回过头来看了眼孩子。

阿离睁着大大的眼睛有些无辜地摇了摇头。

他是君子,从来不打女人,要报仇也会用别的办法,才不屑做这种事情呢!况且,他还怕脏了手!

江洛漓只一眼就相信不是孩子做的了。

且不说阿离的实力还做不到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程度,就算真的是他做的,那自己的负能量系统一定会出现上官兰采的负能量球。

现在神海里还什么都没有,就说明不是自己或者自己血亲的人虐的上官兰采。

到底是谁呢?

江洛漓有一瞬的走神。

“夫人,你有没有事?”江凌林紧紧扶着上官兰采,一副关切的模样。

上官兰采压根不理会江凌林,只抓狂地四下又质问了几遍。

宾客们面面相觑,自然说不上来。要说,他们也只是想说今天这场宴席真是太有意思了,

江洛漓的陈年秘事,那可是江府天大的丑闻啊!

这江凌林的大夫人如此张扬的说出来,明显是故意让众人皆知,到时候他们母子两别说呆在江府,就是在这偌大的帝都之内都决计没有立足之地。

这完全是要用舆论逼死这对死里逃生回江府的孤儿寡母。

一众宾客就没有辜负上官兰采的期望,私底下早已经对着江洛漓指指点点,唾沫星子都快淹了饭桌。

阿离虽然觉得说得不是他却也还是气得不行,却不知道为何娘亲这个当事人却像没事人一样的听着,没有辩驳也没有离开,看样子似乎在等着什么……

一众侍卫则是遵命四下张望,找那个打大夫人的凶手。

最终齐齐将目光落在了离着上官兰采最近的江洛漓身上,瞧着这个距离,只有她有可能打到大夫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