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《神婿天降》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小说《神婿天降》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然而,周傲君看到沈浩拿出银针,心中却安定了许多。

毕竟,沈浩给老陈施针的时候,是他亲眼所见。

原本半边身子瘫痪的老陈竟然能够走路了,周傲君作为知情人和亲历者,没有理由去怀疑沈浩的实力。

“孙主任,请不要打扰沈先生施针,我心意已决。”

周傲君挥了挥手,制止道。

“好,那我就看看你这个江湖术士怎么收场!”

孙主任冷笑一声,等着看沈浩笑话。

其他人也是皱起了眉头。

这不打针不吃药的叫治病吗?什么检查结果都没看就直接给病人扎针,能把人治好吗?

说实话,他们都不相信沈浩真的能把周院长治好。

沈浩开始扎针。

他的动作很快,也十分地熟练。

沈浩分别在周院长身上扎了十三针,然后在这十三处穴位的四周按了几下。

原本面如死灰,双目紧闭的周院长表情开始变得痛苦起来,眉头紧皱,像是再忍受莫大的痛楚。

“还不赶快住手!再任由你这么胡作非为,周院长就真的要被你治死了。你给我滚……”

孙主任暴跳如雷,伸手准备扯开沈浩。

他话还没完,周院长的肚子就一阵滚动,然后张开嘴巴,哇的一声,吐出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。

“咳咳。”昏迷数日的周院长居然睁开了眼睛,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,让所有人都惊住了。

孙主任更是睁大了眼睛,眼神中带着惊恐。

“爸!你醒了?!”周傲君顿时激动起来。

“嗯,我这几天一直堵得慌,能够听到你们说话,可是眼睛却睁不开,身体也是不上劲。”

周院长点点头,有些虚弱的说道

“刚才我迷迷糊糊的好像感觉有人在拽我,然后我的身体就开始恢复力气了。”

“而且我感觉一直堵在我心口的东西终于吐出来了,浑身上下都觉得舒坦。”

周院长脸色慢慢恢复红润,整个人显得精神了许多。

“是吗,那太好了,太好了!”

其他人也是十分地兴奋纷纷庆贺,周傲君更是喜极而泣。

而刚才扯住沈浩的孙主任直接就傻眼了,整个人怔在那里。

“孙主任!你干什么,还不赶快放开沈先生!”

周傲君怒斥道。

“沈先生是我们周家的大恩人,你必须马上向沈先生道歉。”

孙主任全身一震,急忙放开了沈浩。“对不起对不起,是我太冲动了,请沈先生原谅。”

这个孙主任依附周家,自然不敢得罪周傲君,更加不敢得罪医术高超的沈浩。

“没事。”沈浩摆摆手,温和一笑。

“果然是神医,气度不凡。不会跟这些凡夫俗子一般见识。”

沈浩的大度赢得了众人的一致夸赞。

孙主任躲在人群后,脸色很是尴尬,不断地念着,“这不可能啊,我明明昨天才给周院长做过全身检查,他身体里根就没有异物。难道蛊毒这事是真的?”

“快看,老爷子吐出来的东西,真的是虫子!好恶心啊,还会动呢!”

大家纷纷向地上望去,果然看到一滩黑色的虫子,在那蠕动,看着就很触目惊心,周围的气温也随着冷了不少。

“好恐怖!原来折磨了我父亲这么久的,就是这堆虫子,老子踩死你!”

周傲君怒不可遏,上前去就要踩死这些虫子。

沈浩急忙拉住他,“不可!”

“沈先生,你这是?”

周傲君疑惑的问道。

“这些都是生命顽强的蛊虫,你要是碰了它们,就会钻进你的身体,必须要用烈火焚烧才能抹杀。”

沈浩一脸严肃的说道。

周傲君顿时打了个激灵,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,拉开距离。

“对了,沈先生。你可知道我父亲为什么会中蛊毒?”

周傲君终于问出了心里的疑惑。

“我父亲这人,一生勤勉,也从不跟人结仇。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被人下蛊?什么人要如此害他?”

周傲君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答案。

“那你知道,你父亲的身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问题的吗?”

沈浩问道。

其实他也对这个问题十分的好奇。

因为蛊毒这种东西十分的少见,一般人几乎很难接触到。

蛊的炼制也是十分复杂,耗时耗力的。

一般也只有隐世大家族里面才会专门豢养这种炼制蛊毒的专业人士。

按理说,如果有人要害周院长,根本就不需要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啊!所以,沈浩打算从源头开始查起。

“应该是五年前吧!”

周傲君皱了皱眉头回想道。

“五年前,我父亲所在的星城三医院出了一起严重的医疗事故。”

“这个事故的当事人之一是我父亲的学生,另外一个好像是她的老公,叫什么名字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对了,沈医生你今天治疗的那个老陈,好像也是五年前那件事情的当事人之一。”

周傲君把想到的事情断断续续的说了出来。

五年前,周院长从医院辞职之后,身体就开始感觉不舒服。

他不抽烟,却经常咳嗽,而且痰液里面还有鲜血。

但是去医院检查,各项指标却都是正常的。

只是人一天比一天憔悴,一天比一天萎靡。

支撑了五年,终于再也坚持不住了。如果不是碰上沈浩,估计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。

“又是五年前的那件事!”

沈浩听完周傲君的讲述,内心的疑惑更甚。

他没有想到,绕了一圈,所有的线索居然汇聚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周院长肯定不会招惹上隐世大家族,也不值得让别人如此煞费苦心的用蛊毒来对付他。

难道说,这一切都是针对自己的一场阴谋?而周院长只是可怜的牺牲品,被误伤了?

“哦,对了。我想起一件事情。”

周傲君突然一拍脑袋。

“在我父亲出现这种症状之前,有个人曾经来我家跟我父亲单独见过一面。”

周傲君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
“什么人?”沈浩警觉道。

“就是我前面跟你说到过的那个人。”周傲君抬起头。

“我父亲的学生,江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