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豪门强少》全文免费阅读

完整版《豪门强少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此时众多亲戚的目光,都被吸引了过来,大家看着杨少羽手中的破石头,以及报纸裹着的不明物,对杨少羽都是一阵嘲讽。

“亏他还好意思做上门女婿,老丈人过生就送这些破东西,我看还是赶紧离婚滚蛋吧。”

“简直就是给我们老薛家丢人!”

“废物一个,也不知道老爷子当年,是怎么把他看上的。”

薛仪看着亲戚们对杨少羽指指点点,心里很不好受,毕竟杨少羽是她的丈夫,可她也没有办法,谁让杨少羽自己不争气。

这时候薛兴鄙夷的看着杨少羽,说:“废物,今天我就让你长长见识,看我给二叔准备的是什么礼物。”

薛兴想通过杨少羽,给在场的所有人,都炫耀一下,自己的礼物。

言罢,他打开礼盒,里面是一块劳力士的金水鬼。

“二叔长期在外面做生意,没有一块手表可不行,为此我特意给他准备了一块,价值二十万劳力士手表。”

话音落,薛家众多亲戚一阵感叹,二十万买一块表,薛兴真是有钱,不愧是薛家中混得最好的!

再对比一下拿块破石头和破报纸的杨少羽,严重的拉了薛家后退。

就在薛家众人感叹时,杨少羽却一眼认出,那块劳力士手表是假货。

杨少羽从小在蓉城杨家长大,什么玩样没见过啊,像这种几十万的手表,他早就戴腻了。

薛兴骗别人还可以,但想要骗过杨少羽,那就差远了。

当即杨少羽脸上就露出嘲讽的笑意。

薛兴见状脸色阴沉,“废物都这时候了,你还笑得出来,看来你是真的没救了。”

薛家众多亲戚,也是一阵讥讽。

“这种不孝之人,还留在薛家干嘛。”

“同样都是后辈,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!”

“你们还不知道吧,他的工作都是薛仪给他找的,这吃软饭的废物,活着简直就是在浪费粮食,干脆死了算了。”

薛仪有些不悦,“大伯,你这话过分了。”

毕竟杨少羽是她丈夫,之前在公司的宴会上,还帮两次她解围。

杨少羽嘴角一笑,“薛仪你用不着生气,我的礼物虽然卖相不好,但都是宝贝,才不像堂哥的手表,实打实的假货。”

薛兴急忙说:“你胡说什么呢!这可是全球名牌劳力士,我实实切切用二十万买的,怎么可能会是假货。”

薛家亲戚帮着薛兴说话,“人家薛兴现在可是丽人珠宝的副总,才不差那二十万,怎么可能去买假货。”

“就是,也只有你这种级别的人,才会去买假货。”

“看看你手中的破东西,你还好意思说人家买假货,你还要脸吗!”

即便是薛仪,都有些疑惑,杨少羽到底是不是在瞎说,毕竟今天的生日宴,都是薛兴一手操办的,薛兴的财力可见一斑。

要知道,天来豪庭可是果城最贵的酒店,一般人可不敢再这里办理宴席,如此有钱的薛兴,又怎么会去买个假货呢。

面对众人的指责,杨少羽倒也不慌张,“真的劳力士水鬼系列,表壳厚度都是13毫米,表盘尺寸40毫米,而你那块金水鬼,表壳厚度为15毫米,表盘尺寸35毫米,这不是假货,还能是什么?”

薛兴心中一阵慌乱,不过脸上却装的很镇定,“一派胡言!我看你就是在瞎说!”

那块手表的确是假的,是薛兴在黑市买的,不过黑市老板给他保证过,绝对可以以假乱真,即便是专卖店的销售人员,也辨别不出,这是假劳力士。

杨少羽居然能从细节中看出来,薛兴认为对很多半是乱猜的。

“你们是在干嘛,怎么这么热闹?”

这时,戴虹跟薛文康走进来。

戴虹平常很注重保养,别看她已经四十多岁,但那张脸完全就是三十岁的脸,身材更是不得了,火辣辣的很吸引人,尤其是穿上高跟鞋后,甚是迷人。

薛家众多亲戚见到她,都在心中不由的感叹,难怪薛仪长的那么漂亮,原来是有戴虹的遗传啊。

“二叔二婶,你们快来给侄儿评评理……”薛兴把刚才发生的事,讲了一遍。

“还有这事?”戴虹黑着脸,等着杨少羽。

家中一直都是她在做主,即便是薛文康在家里,都要看她的脸色,遇到这事,自然是她来处理。

薛仪见老妈要对杨少羽发难,赶紧说:“妈,这都是误会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谁知杨少羽不领情,“不是误会,那手表本来就是假的。”

“杨少羽你能不能别多嘴。”薛仪很生气,自己好心帮他说话,他反而不领情,还要计较,算了自己不管了。

“薛兴,你把手表给二婶,二婶来验验是真是假。”

“妈,你会看表?”薛仪狐疑着。

戴虹说:“那是自然,你妈年轻时候,可是做过手表生意的。”

薛仪心中大喜,刚才她偷偷的在网上搜了一下,发现杨少羽说的不错,薛兴买的那块表,的确和真的劳力士金水鬼不符合。

而戴虹有着手表方面的专业,认一块手表的真假,那是轻轻松松。

这下好了,杨少羽终于可以在亲戚们面前,扬眉吐气一回了。

薛兴见状则是一阵慌张,他没想到,二婶以前还做过手表生意,要是被二婶检验出来,手表是假了,那自己就完了。

“堂哥,别磨蹭了,赶紧把手表给我妈吧。”

薛仪催促着,心中还很期待,戴虹宣布手表是假的那一刻。

然而下一刻,却让薛仪大吃一惊。

“这手表的确是劳力士手表。”戴虹说道。

什么?

怎么可能!

薛仪捂着嘴巴,一阵吃惊。

薛兴也是吃惊不小,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,自己可是薛家混得最好的人,而且这次的生日宴还是自己承办的,二婶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废物,来得罪自己呢。

“妈,你不会是看错了吧,要不你再仔细看看。”薛仪说。

“是呀,妈,这手表真的有问题,你再仔细看看。”杨少羽跟着说。

戴虹脸色一沉,“你们两个是什么意思?是怀疑我的专业度,还是怀疑我在说谎?”

薛兴紧跟其后,“二婶,你别生薛仪的气,堂妹她只是被杨少羽蒙蔽了双眼而已,倒是杨少羽却不一样了,我看他就是存心诬陷我。”

“就是,我看他就是嫉妒薛兴比他混得好,这才故意诬陷薛兴。”薛仪的大伯,也就是薛兴的老爸,跟着说道。

“那手表……”

杨少羽刚开口,忽然被戴虹的巴掌打断。

“杨少羽!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,总之你诬陷薛兴就是不对,赶紧给他道歉!”戴虹怒气冲冲地说。

“妈,好生生的,你干嘛打人啊。”薛仪帮着杨少羽说话。

却不料被戴虹指着鼻子骂,“你闭嘴,这废物有什么好的,你非要帮他说话,是不是不把我这妈放在眼里了!”

杨少羽见薛仪因为自己,而被戴虹怒骂,心中有感动也有苦楚。

他感动自然是因为薛仪在帮他,而他之所以苦楚,是因为自己连累了薛仪。

本来今天该是高兴的一天,却因为自己,而让薛仪的心情变得不美丽,这让杨少羽心里很不好受。

同时他也反应过来,戴虹不是没有看出手表的真假,而是有心偏袒薛兴罢了。

杨少羽很自责地看着薛仪,“对不起,我连累了你。”

戴虹不耐烦地怒吼着,“谁让你给她道歉了,我是让你给薛兴道歉!”

杨少羽拒绝给薛兴道歉,“我没有错,我不道歉。”

“嘿,还反了你的!今天你要是不道歉,你就给我滚出去!”戴虹大骂。

“滚就滚。”杨少羽死了心,就是不道歉。

反正他也很清楚,自己在薛家地位本就很低,亲戚们根本不欢迎自己在这里,滚出去也好,自己也不想见到这些势利眼。

不过在走之前,还是要把礼物给了。

“爸,这是女婿给您准备的赌石和补品……”

杨少羽的话还没说完,薛文康一把抓住他手中的东西,往门口一扔,“谁稀罕你这些破东西,赶紧给滚蛋!”

石头顺着惯性,滚到了门口,至于补品则是撒了一地,空气中很快飘着一股中药味。

“我大好日子,这人居然送中药,存心没安好心。”

“第一次见过生日送药的,这家伙脑袋里,到底装的是什么!”

“这人有病吧,这不是在诅咒他的老丈人,早点归西嘛,我要是有这样的女婿,非气死不可!”

薛家众亲戚,你一言我一语的批评着杨少羽。

薛文康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气得差点要吐血了,“你这个不孝子,不配做我女婿,明天你就跟薛仪,把离婚办了,以后薛家跟你再也没有任何关系!”

“废物,还不快滚蛋!”戴虹扶着薛文康,骂道。

杨少羽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无奈的摇着头,转身就准则离开。

“等一下!”而就在这时,薛兴忽然大喊一句。

杨少羽停住脚步,“有事?”

“你必须向我道歉,否则休想离开!”薛兴脸上露出狰狞。

杨少羽双手插兜,“我要是不道歉,你能把我咋地。”

“那我就打到你道歉为止!”话音刚落,薛兴的拳头,已经朝着杨少羽打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