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《同一天活了三千年》全文在线阅读

小说《同一天活了三千年》全文在线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拍卖行还在进行,但是柳景瑜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上面了。

“区区一幅画,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重要?”

她不明白。

“一个月前,曾经发生过一场大劫案,向阳文化的一批名贵古玩,被劫匪抢走,还造成了三死三伤,你可还记得?”陈景目光掠向李荣兴。

这家伙对后面的拍卖已经失去了兴趣,已经离场了,迫不及待的想要拿到这幅画。

“当然记得,这个大劫案很是轰动,闹得沸沸扬扬,不过,据我所知,这批劫匪已经被抓获了,被抢走的古玩,也都拿了回来。”柳景瑜若有所思:“难不成这其中另有隐情?”

“不错,其实这批古玩根本就没有追回,劫匪也一个都没有抓到,但是李荣兴父子,却不得不这么说!”陈景微笑说道。

“这是为什么?”柳景瑜想不通,这样的话,李家不是血亏?

“江城霍家你听过吧?”陈景问道。

“当然,和洪家齐名的大家族,而且两家有姻亲关系,来往的很是密切。”柳景瑜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,霍家这种大家族,比柳家要强上不少,但是却跟洪家属于是亲密无间的同盟关系。

由此可见,洪家的人脉是何等的恐怖?

无论是实力,背景,底蕴,人脉,都全面领先于柳景瑜。

而柳景瑜,却想着要对付洪家大少洪鼎,多多少少都有些螳臂当车的意思。

“你不必有负担,霍家是霍家,洪家是洪家,两家看似穿一条裤子,但实际上,却不一定……”陈景神秘的笑了笑,然后又把话题转回刚才。

“这一批货里,就有真品《关山雪霁图》,那是霍家家主霍启刚看上的东西,而李连成父子,为了让向阳文化搭上霍家的关系,自然是愿意将这幅画双手奉上!”

“可谁能想到,这幅画却被劫匪给抢走了。”

“你想想,这父子二人,是什么心情?”

柳景瑜瞬间就明白了。

“原来如此,那一批被抢走的古玩里,正好有这一副答应给霍启刚的《关山雪霁图》,如果到了日期,李连成父子拿不出画,势必要得罪霍家!”

“所以,他们这才不敢声张,很快就宣布劫匪已经抓到,古玩也追回了。”

看着恍然大悟的柳景瑜,陈景的笑容愈发灿烂,点头说道。

“是啊,他们这是打肿脸充胖子,但暗地里,却是发动了所有的力量在寻找,可惜,一个月过去了,还是没有这伙劫匪的蛛丝马迹。”

“所以,这个时候的李家父子,已经彻底急眼了!”

“这个时候,有一副堪比真迹的关山雪霁图出现,你想想,李荣兴会怎么办?”

“当然是不惜一切代价将其买下……”柳景瑜轻轻的吐出一口气,心里对于陈景的重视程度,陡然间上升了一个档次。

这个家伙明明有着最平凡的履历,可是偏偏却好像一切都尽在掌握。

这种隐秘的事情,他竟然都能知道。

“虽然说李荣兴为了这幅画,花了足足一千万,但他的心里,必然还是惊喜的,这一次,你也算是帮了李家大忙。”柳景瑜说道。

“我可不会平白无故做好人。”陈景笑容收敛,嘴角勾勒出一丝冷意。

帮忙?

不存在的。

以前他和李荣兴井水不犯河水,他也不会主动去针对他。

但现在,却有“夺妻之恨!”。

陈景如果不能活活玩死他,那就算他白轮回了三千年!

拍卖会结束了。

最后的三件压轴拍品非常珍贵,掀起了一阵热潮。

但无论是陈景,还是柳景瑜,都全然没有半点心思。

他们默默的坐到拍卖会结束,然后随着人流出去。

当然,在出去的过程中,拍卖行已经将那一副字帖交给了柳景瑜,而一千多万也打到了陈景的账户上。

“接下来我们做什么?”柳景瑜问道。

“等。”陈景刻意放慢脚步。

柳景瑜虽然不明就里,但也没有多问,也保持着同样的步调。

就在二人慢吞吞的走出拍卖大厅的时候,一个服务员却是一路小跑。

“二位贵宾,有一位先生,想要见见二位。”

“哦?”柳景瑜心中一动,问道:“是哪位先生?”

“就是您拍下的这副《奉命帖》的主人,南山居士。”服务员回答道。

柳景瑜看向陈景。

“走,去见一见。”陈景直接答应。

他今天之所以让柳景瑜买下这副字帖,等的就是这一刻!

跟随服务员的路上,陈景握住了柳景瑜的小手。

在其挣扎的瞬间,陈景的嘴唇已经贴在了她晶莹的耳朵上。

“你答应过的,一切听我的。”

柳景瑜身体一颤,尤其是耳朵,在陈景说话的时候,一股热气吹入其中,让她身上不知道冒出多少鸡皮疙瘩。

“混蛋!”她知道大局为重,没有挣扎,但是心里头恨不得锤死这个家伙。

尤其是当陈景手指与她相扣,以一个情侣的标准姿态握在一起的时候,她更是不适,手心很快便出了一层汗。

反观她身边的陈景,却好像理所当然,牵着她的小手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。

拍卖行三楼。

柳景瑜已经压下了心中的躁动,恢复了往日的冷静。

因为她看出了蹊跷。

瀚海拍卖行总共只有三层楼。

第一层有拍卖厅,展厅,会客厅等等。

第二层则是接待贵宾的场所。

而第三层,却是只有那种真正的大人物,才有资格进入。

如此看来,这个拍卖字帖的南山居士,定然不是普通人!

今天一开始,陈景的安排就让她看不透,有一种打哑谜的感觉,随着时间的流逝,进程不断加快,渐渐拨云见雾。

而现在,显然就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。

“两位请进,南山先生已经在里面等了好一阵子了。”服务员笑着退后,为二人拉开门。

陈景牵着柳景瑜的手,直接走了进去。

迎上来的,便是一个爽朗浑厚的笑声。

“没想到啊,没想到,买下我这幅字的人,竟然是你这个丫头。”

柳景瑜看到此人,脸色骤然大变。

与她牵着手,距离很近的陈景,甚至能感觉到她身体的剧烈颤动。

可见她震惊到了什么程度?

“方叔叔!”

此人,正是方振邦!

静海市第一豪族,方家的家主。

谁能想到,他竟然就是写下这副字帖的南山居士!

方家和柳家的关系并不亲密,但是同样作为静海市的大家族,这么多年来,总还是有些来往。

所以,柳景瑜称呼他一声叔叔,合情合理。

“我更没有想到的是,柳家的丫头,竟然还带了一个男朋友过来。”他的目光,自然而然的落在了陈景和柳景瑜相扣的十指上。

眸子里,爆发出强烈的好奇心。

柳景瑜早就跟洪鼎定下了婚约,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少。

可是现在看这个情况,似乎,洪家大少爷的脑袋有点绿啊!

“他产生了好奇心。”陈景露出了招牌般的微笑。

这也是他计划的一步。

从买下字帖,再到与他见面,每一个步骤,他都计算在内,只有这样,他才能合情合理的,将自己的目的和盘托出。

“方叔叔,没想到你就是南山居士。”柳景瑜内心的震撼无以复加。

这一次,她是真正被陈景吓到了。

两个身份地位都有着明显差距的人,就以这种不可思议的方式,忽然间搭上了关系。

这让她感觉到了可怕!

“我一直都有练字的爱好,历朝历代的书法家,最是喜欢颜真卿,这副《奉命帖》,是我近半年来最出色的作品,我将其拿出拍卖,一来,是想要检验检验我的水平,看看是不是受到认可,二来,我也想寻觅一个懂我的知音。”方振邦一身唐装,显得气度不凡,他上下打量着二人,缓缓说道。

“正如你们想不到南山居士是我一样,我也没有想到,买下我这幅字的人,居然会是两个晚辈。”

“我更没有想到,柳家的丫头,竟然和别的男人如此的亲密!”

“柳家的丫头,带着自己的情郎,忽然间出现在我的眼前……”

“这让我不禁有些联想,莫非二位早就知道南山居士是我,所以才刻意买下了这幅字接近我?”

方振邦虽然是笑着,但是整个人的气势,却是猛然大变。

最后一个话音落下,他的眸子之中,已经带着强烈的审视意味。

他怀疑了!

柳景瑜的脸色微微一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