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本小说《霍少,宠妻请节制》全文免费阅读

完本小说《霍少,宠妻请节制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随着她质问的话问出声,她手上的力度更加的大。

苏奕本就苍白的脸上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,苏软只觉得脚下一软,她甚至无法确认此时苏奕是否还活着。

霍斯言适时的伸手,扶住了苏软。

手臂处的力度让苏软清醒了几分,她强忍着内心的恐慌,对着刘小雨开口说道:“小雨,我们一起长大,是最好的朋友啊!苏奕也算你的弟弟,不是吗?”

“朋友?”刘小雨的眼眸中瞬间覆满了嘲讽,“你见过有好朋友言而无信,要抢好朋友心爱的男人吗?”

心爱的男人?

短暂的愣神之后,苏软不可置信的看向霍斯言,刘小雨喜欢霍斯言!

如果是这样的话,之前刘小雨奇怪的举动都说得通了,她格外的关注自己跟霍斯言之间动向,她还拿出五千万,只为让她带着苏奕离开。

“所以,你所谓的来医院看望苏奕,也不过是想要趁机跟霍斯言接触?”

“不错!”刘小雨回答的毫不犹豫,“没想到你还不算蠢嘛!你抢走了我最心爱的东西,我当然要让你失去你最在意的。”

饶是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苏软的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,在听到刘小雨肯定的回答后,她的心还是堕入了冰窖。

她本以为,刘小雨跟别人不同,她本以为,即使已经见惯了人性的冷漠,可她很幸运的有一个真朋友。

却原来……

甩开霍斯言的手,苏软微微靠近刘小雨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更加的温和,“小雨,你放开苏奕,我把霍斯言送给你好不好?”

苏软的话成功的让刘小雨坚定的眼神变得游移,却也成功的让霍斯言变了脸色。

送?她苏软当他是一个货物吗?

“就算你同意了,霍斯言会同意吗?”

“会的。”苏软忙应声,然后看向霍斯言,眼中布满了乞求。

霍斯言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,一言不发。

“霍斯言,我求你,求你帮帮我,好不好?”苏软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开口说道。因为过于担心和害怕,她的声音不受控制的颤抖。

然而霍斯言对苏软的乞求视若无睹,他冷冷的开口说道:“不,我不会。”

否定的回答让刘小雨的神态再次变得癫狂,“既然如此,苏奕也别想活!”说着,刘小雨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果刀,狠狠的往苏奕的心脏处插去。

“不要!”苏软歇斯底里的喊出声,却还是晚了一步,眼睁睁的看着水果刀距离苏奕的胸口越来越近,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。

伴随着“噗呲!”一声,苏软跌坐在地,“呜呜呜……”的哭了起来,她不敢看苏奕,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,她就无法承受。

“哭什么哭,再哭苏奕就真的要被你哭死了。”霍斯言嘲讽的话语有着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关心。

苏软怔怔的抬起头,就见床上的苏奕完好无损,那把水果刀插在床上,而刘小雨已经被突然出现的黑衣保镖控制,无法动弹,发不出言语。

她愣神的瞬间,又一人从窗户翻了进来,解掉身上的绳索,站在一旁等待指令。

苏软这才回过神,往外冲去,“医生,医生快来!快来看看我弟弟!”

十几分钟后,苏奕被送入了抢救室,而刘小雨被警察带走。

抢救室外,苏软的心绪依旧无法平静,她的心里“砰砰砰……”跳个不停,苏奕本就重病在身,若是抢救不过来……

看在蜷缩在椅子角落处的苏软,霍斯言的眉头轻拧,深眸中快速的划过一丝名为“心疼”的情绪,他阔步走到苏软的身边坐下,“你还好吗?”

他的话音一落,苏软就瞬间抬起头来,她发红的眼眶中满满都是怨恨,“不好,我一点也不好,都怪你,如果不是你,刘小雨根本就不会对苏奕动手。”

这一刻,苏软内心不安的情绪仿佛有了宣泄口,她不断的推着霍斯言,想让他离开,她一点也不想看到他。

霍斯言的身体稳如泰山,苏软只得自己起身,找了离霍斯言远远的墙角蹲下。

她蜷缩着身子,将头埋在膝盖,内心的恐慌在这一刻展露无遗。

即使在精神病院内被发病的病友们打骂的时候,她也没有这么害怕过。

苏奕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。

至始至终,霍斯言都注视着苏软。

惨白的灯光下,苏软整个人透露出的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孤独。

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,终于,在天微明的时候,抢救室的红灯灭了,苏奕被推了出来。

“医生,我弟弟他……”苏软急忙冲上前询问,因为起身的太猛,她的眼前一阵阵发黑。

“苏小姐放心,苏奕已经脱离了危险。”医生的话让苏软悬着的心落了地,熬了一夜的她再也扛不住,晕了过去。

晕倒的前一秒,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再次醒来,入目是一片惨白,这种白苏软再熟悉不过了。

有一瞬间她甚至以为自己还在精神病院,不过很快,意识回拢到昨天那一幕,简溪急忙起身,在看到旁边病床上的苏奕的时候,她才松了口气。

再然后,他看到了霍斯言。

霍斯言靠在椅子上,双手交叠放在腿上,他的眼睛闭着,似乎是在休息。

他的面容依旧俊俏,脸上却有着掩饰不住的疲惫。

细细想来,霍斯言昨天同她一样熬了一夜,甚至今天早上,她晕倒了,而霍斯言依旧没有休息。

霍斯言的面容依旧俊美,只是脸上却有着掩饰不住的疲惫。

在苏软的注视中,霍斯言缓缓的睁开了眼睛。

他狭长的眸中的红血丝更是将他的疲惫展露无遗。

对上苏软的眼睛,霍斯言抿了抿唇,正欲开口,苏软抢先一步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她怕霍斯言又说出一些戏言,这句对不起她会说不出口。

“你说什么?”霍斯言挑眉。

“对不起。”苏软重复了一遍。

不管霍斯言的目的是什么,她在精神病院的三年,是霍斯言在照顾苏奕。

而给刘小雨进入病房权限的人是她,帮忙救下苏奕的却是霍斯言。

似是对苏软的举动感到意外,霍斯言的嘴角扬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,“我认为,道歉应该拿出实际行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