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《霍少,宠妻请节制》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《霍少,宠妻请节制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可是苏软对于刘小雨如今的生活圈子一无所知,她想了想,打了刘父的电话。

不一会刘父的声音传了过来,有些奇怪的问道:“是遇到什么事了吗?”语调正常。

苏软微微松了口气,没有过多拐弯,直接说道:“刘叔叔,你知道小雨去哪了吗?今天一直没有联系到她。”

刘父恍然大悟般,带着笑意道:“我说什么事呢,她估计在飞机上呢,今天还跟我说要去国外散散心,怎么了?”

“没事了,谢谢刘叔叔。”苏软放下了心,将卡暂时留了下来,把先前准备出国时花的钱一点点的补了上去。

忙碌中,三天的时间禁不起细敲,婚礼的安排工作进入了尾声,苏软在前一天去了医院看苏奕。

她轻声推开门,遇到了端着医护工具正要出去的护士,苏软勾了一下唇,退到了门外。

等护士彻底出来后,才轻声问:“你好,请问我弟弟最近的情况怎么样?”

护士带着口罩,但明显能看的出眼睛弯了弯,她回道:“没事,苏奕这几天的情况好多了,不过你今天怎么没有跟你那位小姐妹一起来了,这一前一后的,刚好错开了。”

苏软的心中一紧,面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的异样,她顺着说:“就是经常跟我来的那个吗?”

苏奕所处医院很隐蔽,又有霍斯言的人在,其他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。而且跟她一起来过的,除了刘小雨以外,根本没有别人。

可是,刘小雨不是去旅游了吗?

苏软疑惑顿生,身前的护士自然的点了一下头,“就是她,她走后半个小时不到呢,苏小姐,我还有些事,就先走了。”

护士匆匆朝着楼下走去,苏软凝了神,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,偏偏又无处说起。

次日的婚礼如约来临,苏软坐在椅子上,着被任由造型师摆弄,镜子中映照出一张精致无比的脸。

替她上妆的造型师夸道:“苏小姐,你的皮肤真好,都不用打过多的粉底就很好看了。”

苏软微勉强扬了扬唇,镜子中除了她外还多了男人挺拔的身影,他静静的倚在门边,修长的身材被黑色的定制西服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苏软淡淡的移开了眼,造型师显然也发现了霍斯言的到来,她将红色的口红替苏软涂上,小小的拍了下手:“好了,苏小姐觉得还有哪儿需要修改吗?”

“很好了。”苏软看了看镜子里的美人,肯定道。

造型师腼腆的笑了笑,识趣的走了出去,霍斯言跨步进来,站在了她身后。

苏软仰了头,“你什么时候告诉我消息?”

霍斯言眼眸深邃,替她将脖子上的项链摆正,“婚礼过后。”

苏软觑了声,默认了他的说话,正要站起来,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霍斯言仗着手长越过她按了接听,刘小雨略显疯狂的声音从手机传了出去,令苏软的淡然碎了个一干二净。

“苏软,你言而无信,将失去最重要的东西。”

甩下一句话,刘小雨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。

苏软的脸色一白。

最重要的人,她现在最重要的人除苏奕外,没有其他人了。

刘小雨在医院!

顾不得她为什么会突然变得那么奇怪,苏软提起裙摆就要离开,可是过长的裙摆和精致的高跟鞋让她不禁一个踉跄往地上坠去。

危急时刻,坚硬的手臂揽住了苏软的腰间,她向后一仰,安安稳稳的卧在了男人怀里。

霍斯言的声音冷静的过分:“你准备怎么去?”

“打车。”苏软没有丝毫犹豫的脱口而出。虽然霍斯言选择的婚礼场所临近海边,但是这个时候并不算晚,周围应该有车。

忧心苏奕的情况,苏软想挣开霍斯言,可男人的手臂固若金汤,依旧显得不紧不慢,他慢条斯理的分析着:“婚礼周围一公里都被清场了,不会有不长眼的人来。”

苏软脸色更白了,霍斯言话锋一转,掩下不知名的情绪,“不要急,我送你。”说完,他松开她,半俯下了身。

修长的指节一弯,加班加点赶制的婚纱少了一半,长裙变成了短裙。

即使这样,洁白的婚纱依旧透出一种参差的美感。他直起了身,率先走在了前面,苏软反应过来,亦步亦趋。

守在不远处的负责人看到两人的行为一怔,迎了上去:“霍总,苏小姐,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,你们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吩咐……”他话还未说完就被霍斯言给打断了,男人的声音透出一股子凉:“婚礼暂时取消。”他连步伐都没有停顿半分,直到两人坐上车扬长而去,负责人才反应过来。

如果他理解的没有错的话,盛总的意思是不是这场精心准备的婚礼,泡汤了?

懊恼的拍了一下头,负责人忙不迭的跑着进了大厅。

坐在车上的两人快速朝着医院赶去,霍斯言握着方向盘,向着口袋里的手机昂了下头,“拿出我的手机打电话给保镖,问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。”

苏软有些颤抖的摸出了手机,问道是:“密码是多少?”

“你的生日。”苏软迟疑了一瞬,来不及多想直接按了几个数字,一分钟后,苏软哑着声说:“打不通。”

守着苏奕的保镖有多尽职,苏软是知道的。现在电话打不通,只能说明,病房出事了。

苏软眼角红了红,揪着安全带没有再开口,安静的不像话。

霍斯言的心一揪,冷着脸加快了速度,平时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被硬生生被缩短了一半。

两人赶到病房时,保镖正倒在地上,头部的地方流了一淌红色的血,此时还有点意识,艰难的指了指病房。

苏软直接甩掉了碍人的高跟鞋,两步并做一步,推开了房门。

下一秒,她瞳孔一缩,厉声呵道:“刘小雨,住手。”

正用力掐着苏奕脖子的刘小雨听到声音转了头,唇红如血,神态疯狂,“松手?我凭什么松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