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入赘之一鸣惊人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

《入赘之一鸣惊人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“谁的血?”

秃头众人看到有鲜血从办公桌下流出,而高远和豹爷都不见了。

“快过去看看!”

秃头抱着流血都胳膊,对身边一个黄毛小子说道。

那个黄毛小子被刚才的火器声吓坏了,摇头说道:“死人了,我不敢。”

“你他娘怕个屁啊!我们哪天不见点血!”秃头踢了黄毛小子一脚。

黄毛小子颤颤巍巍的向办公桌后走去。

就在这时高远从办公桌后突然站了起来,把黄毛小子吓得大叫:“妈呀!没死。”

“没死你叫什么叫!”秃头说完这句也愣住了。

只见高远手里端着火器,一手拎着豹爷,豹爷的胳膊耷拉着,有一道很深的刀口,鲜血向外直冒。

“过来,给他包扎!”

高远拿火器指着黄毛小子说道。

黄毛小子哆嗦着走了过去,他脱下外衣就要给豹爷包扎刀口。

“猴子,柜子里有纱布和止血药,快拿过去给豹爷包扎。”

秃头倒是有些胆量,对叫猴子的黄毛小子说道。

“准备很充分吗!看来没少砍人。”

高远笑着说道,笑的很随和,可在秃头这些人看来十分瘆人。

“你们也把伤口处理一下,全给我蹲到墙根去!”

高远看了一眼,很多人胳膊都被砍刀划开有血流出,流多了会死人的。

有刀伤的都去拿绷带纱布包扎了,没流血的乖乖蹲在墙根,紧张的看着高远。

高远等猴子把豹爷的胳膊包扎好了,盯着豹爷说道:“这账怎么算?”

豹爷此时还哪里敢看高远,高远眼神弥漫着杀意,那不是杀过一两个人才有的,豹爷接触过很多职业杀手,那是职业杀手身上才有的气息。

“放过我们,我给你钱。”

豹爷没了先前的嚣张,几乎是半哭着说道。

“不多,一千二百万,够买一辆玛莎拉蒂就行了。”高远露出笑脸,给人种人畜无害的感觉。

“好,我给。”

豹爷答应的很痛快,他心里想好了,这笔钱算在朱新宇头上,先前给的两百万只是个零头。

高远甩出那张林暮云的卡,当初林暮云给高远二十万零花钱,特意办的,留的是高远的电话号码。

豹爷立刻安排人转账给高远,心中暗道:“谁说林家女婿是白痴,白痴会要钱吗?谁若把林家女婿当白痴对待,谁一定倒霉,这小子就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人!”

豹爷想到这里也非常后怕,幸亏这小子失忆了,不然认出我就是要上她老婆的人,还不得把我阉了,汗水湿透了豹爷。

“豹爷钱转账了!”

手下人进来汇报。

高远接过卡,塞入口袋,拍了拍豹爷的脸说道:“给朱大少打电话,让他准备好一千二百万送过来。”

豹爷一听,这小子心黑啊,这是两头都不空,只好拨了朱新宇的电话。

“喂!朱大少,给林家女婿,不是高爷,准备好一千二百万,送过来。”豹爷对朱大少依然很嚣张。

“那个白痴,给他钱做什么?”朱新宇还不明情况。

“你不想死,就准备好一千二百万,送过来!”豹爷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朱新宇一听豹爷怒了,他可不敢得罪,虽然家族势力不小,可也没法跟江都地下王国的霸主叫板,急忙吩咐财务调集一千二百万现金。

以朱氏集团的实力,调集一千二百万现金,不是难事,报个小时不到就全部到位了。

朱新宇亲自带着两个员工,给豹爷送到百业娱乐城。

朱新宇走进豹爷六楼大厅,看到眼前一切,傻眼了。

“朱大少,我记得我砸了你的车赔钱给你了,你打我一巴掌,我也还给你了,早都两清了,怎么还找人卸胳膊卸腿的要算账?”高远依旧一幅人畜无害的笑脸。

朱新宇愣住了,他是让豹爷收拾高远,可没说过卸胳膊卸腿啊,这是豹爷的意思吧!可他又不敢说什么。

“朱大少,还不给高爷赔礼道歉认错!”豹爷瞪着眼睛吼道。

“不,朱大少怎么会道歉呢!宁可掉了半边牙也不会道歉的是不是?”高远笑着看着朱新宇。

“对不起高爷,是我错了!你就饶了我吧!钱也给您带来了。”

朱大少不是看不清楚形势的人,此一时彼一时,豹爷这么多人都被打成这样,傻子也明白怎么回事了。

“朱大少的道歉很值钱,我可接受不了。”高远依旧微笑着。

“扑通!”一声,朱大少跪了下去。

“放过我吧!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朱大少可怜兮兮的哀求着。

就在这时,墙上的挂钟响了,报时下午五点了,这挂钟是个老古董,豹爷就收藏了挂在墙上。

高远知道时间不早了,该回去做饭了,暮云回来就饿了,也就不再折腾了。

“朱大少,欢迎你找事,来找我的麻烦,不过多准备一些现金。”

高远说完,又指了指豹爷。

“把现金给他,他知道怎么做。”

高远三下五除二拆了火器扔在桌上,拍了拍手,微笑着离开了。

“去给高远刚才的账户外再转一千二百万。”

豹爷对下面人吩咐着,完了又对朱新宇说道:“朱大少,你不是说林家上门女婿是白痴吗?到底谁是白痴?害的老子也损失一千二百万,这个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

豹爷说完就离开了,他要去医院缝合刀口,虽然包扎了,还有血在渗出。

朱新宇头都大了,这一下两千多万没了,还给林家上门女婿下跪求饶了,传出去就把朱家的脸都丢光了。

朱新宇放下两大箱现金就魂不守舍的离开了。

坐进车里,朱新宇牙齿咬的嘎嘣响,满脑子都是报仇雪耻的念头,可惜少了几颗槽牙智齿。

林暮云下午开完会就早早回家了,她担心高远。

回到家一看,高远不在,压根就没回来,林暮云急忙出门寻找,可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才好,就这样出了小区,漫无目的的在路边走着。

“林暮云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这时,一辆豪车停靠在路边,车窗被摇了下来,一个戴着黑边眼镜的男子探出头来跟林暮云打着招呼。

“魏丰,怎么是你?”

林暮云有些惊诧的看着眼前这个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