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《代号为王》全文在线阅读

小说《代号为王》全文在线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“徐逸回来了!什么?不知道谁是徐逸?九年前巴山郡首富徐云曜的儿子,出了名的废物!”

“一个废物,回来了就回来了呗,有什么大惊小怪?”

“嘿,你有所不知,这个当年所谓的废物,现在可不得了,人家是朱雀军的人,好像说是个少尉!朱雀军你知道吧?南疆第二强军……”

“那是挺了不起的,他这次回来想干啥?”

“据说是要回来报仇,孙家的二少爷和孙夫人,已经被他打断手脚,现在在巴山医院躺着呢!我听我隔壁的儿子的朋友的伯父他家小女儿的老公说,这个徐逸已经从狄总督手里买回了以前的徐家庄园,连狄总督都要给他面子勒!”

“不仅如此,他还发出了请帖,就在今天,在徐家庄园摆宴,向各界名流宣布他高调回归。”

“其实我觉得,年轻人还是低调点好,当年的事情说不清谁对谁错,他虽然成了朱雀军的少尉,但五大家可不好惹,人家实力更强,靠山更大……”

街头巷尾,议论纷纷。

……

清晨六点,天色昏暗。

黑夜霸占着这个世界,不敌光明,又不肯罢休。

长江滔滔,流淌不息。

冰冷刺骨的江水中,悄然浮现出一道道身影。

越来越多,不下数百!

没有任何犹豫,这些人快速上岸,替换装备,动作无比迅捷。

黑衣蒙面,每个人的脖子上,都有着三滴水珠的纹身,代表了他们的身份——南疆五大王牌部队之一,水魂军!

七号码头,孙家独有,储藏着孙家多年来搜集的铁元木等军用材料,价值不菲。

孙家日常驻守在此的三百守卫,疏忽大意下,居然没有发现有人潜入。

在他们看来,孙家是巴山郡五大家之一,其他四家除非撕破脸,不会来抢这些物资,而小偷小贼,更不敢来孙家的码头偷窃。

守在这里数年,早已懈怠,做做样子罢了。

“行动!”

当一道璀璨光亮绽放的瞬间,孙家的三百守卫在同一时间被人敲晕了过去。

一艘巨大的货轮缓缓而来,七号码头,在晦暗不明的天色中,敞开了仓库大门。

半个小时之后,货轮缓缓驶离,消失在白帝峡流域。

冷冷江水倾洒,守卫们瑟瑟发抖,从寒冷中醒来,便发现自己脖子上,架着一把比江水更为冰冷的刀刃。

“你……你们是什么人?我……你们竟然敢跟孙家为敌?”

管事人嘴唇乌青,颤抖着开口,虽是威胁口吻,但任何人都能看出他的惊恐和害怕。

“吃下这颗药丸,或者立刻死,五秒钟倒计时……五、四、三、二……噗嗤!”

鲜血飞溅,其中一个守卫脑袋搬家,鲜血如喷泉一般涌出,差点没把管事人吓死过去。

“我吃!我吃啊!我吃!”

杀鸡儆猴,不外如是。

等所有人吃下药丸,其中一个黑衣蒙面的人冷冷开口:“你们吃下的是毒药,不用我废话你们也该清楚,三日之内没有解药,浑身溃烂,痛苦而死这张照片你仔细看看,若不听话,他就是你的前车之鉴。”

管事人看着眼前的照片,头皮发麻,一股恶心感从心底蔓延,他脸色惨白如纸,差点被恶心得呕吐出来!

“大人,小的一定听话!一定听话!”

“很好。”

……

早上七点,孙普雄急匆匆赶回了巴山郡。

一辆豪车将他从机场接走,直奔巴山医院。

“爸!爸!帮我报仇!”

“普雄,你可算回来了,呜呜呜……”

病房里,孙家二少孙厉辉,以及孙夫人钱桂芳,两母子见到孙普雄的那一刻,便哭天抢地起来。

一个被废了双腿,从此只能靠轮椅生活。

一个被废了左手,对于自认为高高在上的钱桂芳来说,也是无法承受的事情。

最惨的是屠夫洪元山,尸体在一条臭水沟里找到。

侥幸活下来的孙管家,庆幸无比,毕竟他只是从垃圾堆醒来,不仅没死,还手脚齐全。

看自己的妻儿如此悲惨,孙普雄眼睛泛红,杀意滔天。

“管家!那杂碎在哪里?”

孙管家面色古怪,从兜里拿出一封红色的请柬,回答道:“老爷,这是那杂碎的请柬……”

“请柬!”

孙普雄厉色接过,打开之后看了一眼。

“致孙家家主孙普雄:据闻孙家主已经赶回巴山郡,徐某归来,需孙家嫡系一百二十七个项上人头做礼,特设宴邀孙家主往徐家庄园一叙,共商细节,请万勿推辞。徐逸敬上。”

孙普雄将请柬狠狠砸在地上,如狂狮怒吼:“好大的胆子!我要他跟徐云曜一样,死无全尸!”

家主震怒,孙家上下沸腾,数百孙家守卫,快速汇聚,跟随着孙普雄,杀气腾腾,直奔徐家庄园而去。

此时,暖阳洒落光辉,徐家庄园内,徐逸手持抹布,擦拭着家具上的灰尘。

他动作不快,极为细心,不要红叶帮忙,以此缅怀过往。

“红叶,宴席准备好了吗?”徐逸问道。

红叶微笑点头:“已经准备就绪。”

“这顿饭稍微奢侈点,让他们吃饱了,才好慢慢上路。”徐逸话语平静,红叶却听得出那血染的戾气。

“喏!”

红叶转身离开,但不多时,又返了回来。

“我王,孙普雄带人来了。”红叶道。

徐逸笑了笑,伸个懒腰,大步走出。

庄园大门之外,滚滚尘埃扬起。

孙普雄满怀煞气而来,看到站在门口处,面容淡漠的徐逸,咬牙切齿:“徐逸!”

徐逸淡淡道:“孙家主,你来早了,请先回去,稍后再来。”

“小杂碎!你真当本家主是来做客的?无端伤我妻儿,哪怕你背靠朱雀军,哪怕是南王在这,哪怕说破天,你也要偿命!给我断他双手双脚!一路拖回去,再去向朱雀军问罪!”

孙家守卫齐齐上前。

“区区一个孙家,也敢说向朱雀军问罪?这些年的安逸生活,已经让你们膨胀到这种地步了?知不知道是谁在抵御外敌,替你们这些草包负重前行?”

红叶眼中杀意闪烁。

唰!

十二道身影,悄然出现,滔天煞气,直冲云霄!

“莫伤了孙家主,我怕他背不动棺材。”徐逸朝孙普雄微笑。

咻!

十二道身影,如凶兽般扑出。

“啊!!!”

凄厉惨叫,刹那响彻。

“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……”

红叶皱眉:“对付三百四十七个废物,还花费了十秒钟!”

啪嗒!

十二个牧天军精锐,齐刷刷面朝徐逸,单膝跪地,他们铁血刚毅的脸上,各自露出一抹羞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