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代号为王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完整版《代号为王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压抑,沉重,瑟瑟发抖。

恒庆双腿不由自主的打颤。

他恨不得立刻往自己脑门上开上一枪!

此时,坐在狄长存身旁,一直不曾开口过的秋雅晴,忽然道:“长存,我其实一直都想跟你说,我不太喜欢这庄园,庄园好是好,就是位置太偏了,你能不能给我换个市区的宅子?”

“嗯……啊,不喜欢啊……这个……好,换一个!”

狄长存语无伦次,但很快就回过神来,感激的看了一眼秋雅晴,紧紧握着她的手,笑道:“行,我也觉得太偏了些,咱们换一个。”

说着,他转头对徐逸说道:“徐先生,我夫人有意换宅,所以这庄园我留着也没用,既然徐先生喜欢,那就赠……卖给徐先生吧,依旧是三千万的价格。”

果然不愧是身居高位的老油条,很清楚自己该说什么,不该说什么,发现说错话,立刻就改口。

徐逸朝秋雅晴笑了笑。

狄长存好福气,能娶到这么一个蕙质兰心的女人。

“三千万肯定不妥当,就按照我之前说的,九千九百九十九万,祝福狄总督与秋小姐,天长地久,百年好合。”

徐逸顿了片刻,又道:“承了狄总督的情,等二位大婚时,徐某还有小礼物送上。”

“多谢徐先生!”

狄长存差点兴奋得嘴巴都歪了,他已经可以预见,自己的婚礼上,当着无数宾客的面,唱单的管家喊一句牧天战神送上贺礼。

即便送的是一片叶,一粒沙!

往后的路途……

光明无限啊!

今年已经金五十岁的狄长存,根本没有希望再爬上一爬,不出意外,他会在总督的位置上退休。

现在转机来了!

沉闷压抑的气氛,顷刻间消散无踪。

“多谢狄总督,如果没问题的话,明天我就想住进来。”徐逸拱手笑道。

“徐先生客气,完全没问题!”狄长存连忙道。

“那我就先走了,狄总督再见。”

狄长存道:“徐先生慢走,我送送你。”

“送就不必了。”

一如来时,红叶温柔为徐逸披上长袍,跟在他半步之后,从高金成打开的大门,走了出去。

从头到尾,徐逸没说自己是徐牧天,狄长存也没询问出声,一切都在不言中。

跟聪明人相处,总是省时省心和愉悦的。

“徐先生,您慢走。”

大门处,高金成恭敬无比,满是讨好的口吻。

门外赵越名等人,看得眼睛发直。

徐逸进去前,高金成可没这么热情,这会简直是变了一百八十度!怎么看都觉得很狗腿!

“高总参再见。”徐逸含笑点头,直接无视赵越名四人,迈着缓慢而沉稳的步伐,渐行渐远。

赵越名看着徐逸的背影开口道:“高爷,这个废物……”

“混账东西!”

高金成暴怒大喝:“就凭你,也敢对他不敬?滚!再让本总参看到你,哪怕你是赵家大少,也一枪崩了!”

赵越名的脸瞬间涨成猪肝色。

“什么?”

李运通和周俊鑫震惊得无以复加。

曾经的废物,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改变?连高总参这种大人物,都愿意为他与赵家为敌!

要知道,赵家的背后,可是靠着一个将军啊!

王逢源的心脏疯狂跳动了。

他后悔的情绪,越发的浓郁!

眼看徐逸就要走远了,他狠狠咬牙,快步追上,大声喊道:“徐逸!”

徐逸停下了脚步,转头看着王逢源追来:“有事?”

王逢源脸色涨红,艰难开口:“我们曾是亲密无间的兄弟,九年没见,你刚回来,我想请你喝喝茶。”

“这条狗!”

几分钟前,还说跟人家不熟!

现在就是兄弟了?

说是想请喝茶,谁特么不知道你的心思?看人家变得牛叉了,就想重新靠上去。

李运通和周俊鑫简直不敢相信有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。

徐逸目光平静的看着王逢源,嘴角勾了勾:“当年你说你父亲为你取名王逢源,是希望你左右逢源,但我猜,你把这个成语的意思理解成了墙头草。君子之交淡如水,你说的。”

说完,徐逸转身,步伐依旧沉稳而缓慢。

王逢源呆呆站在原地,心底的悔意千回百转,最后,化为了歇斯底里的怨恨,红着眼,咬牙切齿的低喃:“徐逸,我一定要弄死你!”

……

靠近南疆的最后一座城,名为血城,因城墙被鲜血染红而得名。

巴山郡孙家的家主孙普雄,以及孙家大少孙厉光,父子二人坐在高档酒店的房间里,神色阴沉冷厉。

“厉光,生意上的事情,你来跟南疆的军需官谈,我先回巴山郡,徐云曜的废物儿子,我一定要让他死无全尸!”孙普雄道。

妻子被废一只手,二儿子断了两条腿,都是治不好的那种。

堂堂孙家,何曾被人这么狠狠的打过脸?

要是不能将对方碎尸万段,他孙家家主的脸,就被打烂了!

“爸,你放心,生意上我肯定能够搞定,你先回去看看母亲和弟弟,记得先留那杂碎一口气,我还要为母亲跟弟弟报仇,割他两块肉,煮熟了喂他吃下!”孙厉光眉宇间满是戾气的道。

孙普雄点头,对自己的大儿子,非常满意,再度交代两句,就直接离去。

孙厉光不久后下楼,在会议厅筹备一番,站在酒店门口等待。

紧接着,一辆军用吉普驶来,停在酒店门前,车门打开后,一个戴着墨镜的军装男子,从车内下来。

他就是南疆的军需官,牧天战神的心腹之一,海东青。

“海将军!”孙厉光立刻迎了上去,笑容满面。

“孙大少,久仰久仰,欢迎来到血城做客。”海东青墨镜后的眼底,有嘲弄闪过,但表面上,则很是热情。

一个有意巴结,一个故意接纳,关系自然神速,就差上香宣誓,义结金兰。

二人单独进了会议室,没多久,就一起走了出来。

孙厉光高兴得不得了,谈判的过程顺利得他都忍不住怀疑有假。

但门口的记者们一阵闪光咔嚓,加上海东青又主动大声宣布,孙家与南疆的合作非常愉悦。

狂喜之中的孙厉光,就再也难以去想其他。

媒体都报道了,交易自然是成了。

这批军用材料卖出去,所得的资金,足够支撑孙家在巴山郡的投资。

只等改建完成,就有大把大把的钱从天而降,让他数钱数得手软!

孙厉光并没有看到,面对各个媒体自然微笑的海东青,暗中做了一个手势。

“明日卯时,狸猫换太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