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《我从地府来》全文在线阅读

小说《我从地府来》全文在线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酒吧内,地上躺了一地的人,个个身材魁梧,肌肉发达,可以看出每一个都是十分能打的角色。

事实上也是如此,地上躺着的人,并不都是盛海人,而是来自五湖四海、全国各地。他们都在他们原来所在地区有着赫赫威名!

有的实力高强,打遍当地无敌手,令街上小混混甚至是道上的人物敬畏不已;有的心狠手辣,对待敌人从不手软,令所有敌人闻风丧胆;有的是名副其实的亡命之徒,对敌人狠,对自己也狠,每一次出手都是全力以赴,置人于死地……

这些人被赵文强集中在一起,成为赵文强势力不可忽视的一部分,威慑着整个盛海外滩,他们是赵文强手中最锋利的刀子。

然而,今天这把最锋利的刀子,却砍到了铁板,磕破了刀刃,这些在盛海外滩威慑各方势力,令街上小混混视为大人物盲目崇拜,令敌人胆战心惊的红会打手,却一个个躺在地上哀嚎惨叫,痛苦呻吟!

这一幕如果传出去,势必让盛海滩的大小势力震惊不已!

方运淡定地拍了拍手,就像拍掉手上的灰尘,平静而自然地走到赵文强前方沙发前坐下,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空杯倒上红酒,靠着沙发翘着腿,悠闲地品尝美酒。

“赵文强是吧,现在让我们走还来得及,剩下的我就不追究了,不然,我不介意好心送你去下面见你的偶像许文强!”方运拿着酒杯,眼中闪过寒光,心中已经对赵文强有了杀意。

刚才赵文强对可馨的举动,令他十分震怒,如果今天自己没有跟可馨一起来,后果他不敢想象。陈可馨是他的逆鳞,谁想伤害她,都得面对他的怒火!

“小子,没想到你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,但是你以为打败了他们,就能在我面前撒野了?我赵文强能在盛海滩屹立至今,靠的可不仅仅是这些废物。”

“老虎,让这小子见识一下天高地厚!”

赵文强虽然对方运一个人打败了他的众多手下感到意外,也震惊于方运的强大,但却没有感到惊慌,对方运说完,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转身对从一开始始终站在他身后,一言不发的大汉示意,带着敬意地请大汉出手。

这个大汉从一开始,一直就站在赵文强身后,一言不发,对赵文强和连衣裙女孩之间的事,已经方运和陈可馨的到来都不在乎,也没有向他们多看一眼,似乎在他眼里,这些都没有任何意义。

“小子,也许你觉得自己很厉害,但是这世上可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,不要以为拜过一些所谓的武术大师,学得几手厉害武功,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,有些人,其实力远远超出你的想象,后天高手再厉害,在先天高手面前,也只是三岁小孩。”

赵文强面对方运,嚣张地大笑道:“对了,你可能不知道我说的先天高手是什么意思吧,没关系,等老虎将你打断手打断腿的时候,你就知道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叫做老虎的大汉从赵文强身后走出,每一步都充满了力量,就像蓄势待发的猛虎,浑身上下充满了压迫感,空气似乎都变得沉重起来,更为惊人的是,在老虎走过的地面上,坚硬的地板上竟然凹陷下去,形成深深的凹陷的脚印。

这可是贴了坚硬瓷砖的地面,要怎么样的力量,才可能用脚踩出一个凹坑!

地上躺着的大汉停止了呻吟,眼睛发直地盯着老虎的脚步,陈可馨和连衣裙女孩瞪大双眼,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。

就连赵文强,也掩饰不住心中的震撼,虽然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见识老虎的实力,现在看到,依然感到震撼。

“小子,像你这样的凡夫俗子,以为身体素质强大,武功厉害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,却不知道在我眼中,你们脆弱地像布娃娃一样,将你们像布娃娃一样随意揉捏,看着你们痛苦挣扎却无能为力的眼神,真是太美妙了!”老虎狰狞一笑,舔了舔嘴唇,边向方运走来边说道。

“哦?那不知道等会儿我把你像布娃娃一样揉捏,你还是不是同样感觉这么美妙!”方运丝毫不见紧张,依然翘着腿,悠然躺靠在沙发上。

“方运,快跑!先天高手飞檐走壁,刀枪不入,你打不过他的。”陈可馨神态焦急地喊道,她听家里长辈谈起过先天高手,隐约知道他们的厉害,现在看到老虎的强大,更是对方运没有信心。

陈可馨心中感到一阵刺痛,似乎担心下一刻方运就要血洒当场!

“小子!受死吧!”

“住手!”

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,老虎准备冲刺的身躯硬生生地停了下来,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穿着军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,肩上的标志表示男子是个少校,而男子身边,还有一个西装革履,神情严肃的中年男人,浑身上下散发着威严。

两人身边,还跟着十几个行动迅速、敏捷,且十分有组织纪律性的护卫人员,进来一会儿,就迅速完成了对他们的包围,一看就知道这些护卫人员出身军伍。

刚才的住手,就是充满威严的中年男人喊的。

老虎认识年轻少校和中年男人,虽然凭他的实力,两个加上周围的护卫人员一起,都不会是他的对手,但他却不得不停下来,因为两人代表的势力,他也不愿意轻易结怨。

特别是中年男人本身的身份,就已经不可小视。

“难道这小子出自名门?竟能指挥这样的人物来帮忙?”老虎心中疑惑。

“小子,我们又见面了,想不到竟然是我救了你一命,或许我应该来得更迟一点。”年轻少校走到方运身边,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,正是才在付家跟方运交过手的徐少校。

“或许你可以不用来的!”方运微笑道。

显然,徐少校和中年男人就是陈可馨在路上打电话叫来的援兵,现在终于赶到了。

中年男人对方运看都没有看一眼,进来之后直奔陈可馨,脸上挂满了担心和焦急。中年男人关心和询问了陈可馨一会儿后,这才转过身跟赵文强和老虎谈判,过程中丝毫没有让方运参与的意思,似乎方运的意见对他们来说可有可无。

方运没有刻意去听他们的谈判内容,只知道过了一会儿,陈可馨走到中年男人旁边,脸上露出哀求之色,向中年男人说了些什么,中年男人向方运看了几眼,最终点了点头。

于是,赵文强和老虎以及中年男人表示一切都是误会,双方互不追究,甚至对于方运打伤打残赵文强的众多手下,赵文强也表示不再追究。显然是刚才陈可馨哀求中年男人,让他说情的结果。

方运随着中年男人一行人走出了酒吧,陈可馨还想跟方运说说话,却被中年男人阻止了,看得出中年男人应该是陈可馨的长辈,且地位很高,陈可馨不得不随着他坐进车里,然后开车离开了此地。

酒吧门前,只剩下了方运一个人,至始至终,陈可馨的长辈没有多看过方运一眼!

“呼!”

方运呼出一口气,嘲讽地说道:“陈家人还是跟前世一样,高高在上,从不正眼看一眼普通人。”

方运随后离开了酒吧,在夜里昏暗的路灯下独自一人走着!

过了一会儿,当他走到一条偏僻的昏暗小巷前时,突然停住了脚步,方运站在巷口,对漆黑的小巷里面平静地说道:“出来吧,跟了这么久,这里是最适合你们出手的地方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