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一念情深:少帅宠妻请低调》全文免费阅读

完整版《一念情深:少帅宠妻请低调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姬昊乾的脸更黑了,他看上的女人怎么能跟这种小白脸做朋友。

“朋友,什么朋友?滕紫菱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刚回国没几天,哪来的这么一个朋友?”姬昊乾揽过滕紫菱的肩,也不管翟意远眼中的的诧异,直接将人禁锢在自己身旁。

滕紫菱心中暗恼,这家伙管的也太宽了吧,自己交什么朋友,什么时候交朋友,他管得着吗?

“没错啊,他就是我的朋友,刚认识的。”滕紫菱受的是国外的教育,一直受独立自主的思想影响,现在姬昊乾连她交朋友的权利都要干涉,不由得想跟他对着干。

姬昊乾听到滕紫菱这么说,揽着她的手情不自禁的抓紧了,这个女人就是成心让自己生气!

但是人家姬昊乾可不是吃素的,毕竟是掌管着这一片军队的头头,什么场面没见过,不就是一个小白脸罢了,他看上的女人,谁也别想染指分毫。

于是突然客气道:“原来是菱菱的朋友,那便是我的朋友,倒是没在江城见过这位朋友,不知道这位朋友是哪里人?”姬昊乾一口一个菱菱,一口一个朋友的,听得滕紫菱一阵恶寒,这男人真是狡猾的恶狼,这脸说变就变,这变化多端的性子,难怪他的副官这么会看人脸色办事,原来都是给姬昊乾锻炼出来的。

翟意远也很是惊讶,根本没想到姬昊乾能这么客气的跟他说话,只当他现在是笑面虎,只要想到母亲惨死在姬昊乾的人手下,就忍不住上前手刃姬昊乾,为母亲报仇。

但是翟意远也不是吃素,他既然能隐姓埋名,改头换面这么久,就不急于一时,他要倾覆姬昊乾所拥有的一切。

“我本就是江城人,家父正是海关总署督察长,因为自小好动好玩,所以早早被父亲送出了国,这两日才回来,这位大哥看不出来也是正常的。”翟意远早就想好了说辞,这还得归功于他现在这个身份。

海关总署督察长?原来是那个自大的老家伙的儿子,他跟那个老家伙倒是颇多牵扯,虽然没有明面上对着,但是私下里和那老家伙早就不和了。姬昊乾饶有意味的盯着翟意远看,倒是挺有来头。

听到翟意远提到出国,滕紫菱很是兴奋,“你也出了国?你去的是哪一个国家?”难怪滕紫菱觉得他们气场很相合,原来翟意远也出过国,倒是有了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。因为滕紫菱从小跟着养父生活在国外,所以回到江城倒还真是有自己是异乡人的错觉。

翟意远朝着滕紫菱眨了眨眼,“我在R国生活了八年,不知紫菱是在哪个国家?”

这么一说,滕紫菱更兴奋了,他们竟然同在一个国家生活过这么多年,直到回到江城才相遇,实在是太可惜了,要知道在R国时,虽然滕紫菱也有很多朋友,但他们始终不是一个人种的,所以很多事情都存在差异,这让滕紫菱刚开始的时候很是难以适应。

“太巧了,我也是刚从R国回来,回头找你好好聊聊,你不是说要去找朋友吗?快去吧!”滕紫菱说着说着,落在自己肩头的大手握得越来越紧了,不知道姬昊乾又发什么疯,害怕殃及鱼池,本来还想跟翟意远多聊几句的滕紫菱,只好打发翟意远离开。

翟意远如沐春风的笑着,看着滕紫菱的眼神一派的柔情,说道:“那我就先走了,咱们改天再聊。”

滕紫菱点点头,谁知道姬昊乾这时候脸又黑了一度,恨不得将眼前的小白脸扔出去,看着真是碍眼。特别是看到滕紫菱对翟意远笑的开怀,姬昊乾就越发的恼怒。还没等滕紫菱说话,就像拎小鸡一样将滕紫菱拎进了病房,门“哐”的一声就关上了。只留下还站在原地的翟意远。

翟意远挑挑眉,心想滕紫菱跟姬昊乾两人看样子关系匪浅,那么当初滕紫菱为什么要冒死救自己?翟意远思绪又回到那天在游轮上的场景,这个女孩临危不惧的给自己包扎伤口,后来又在甲板上不顾危险让自己离开。才十几岁的年纪,就已经有了这般胆识,这滕紫菱倒是一个奇女子。

站在原地悠悠的想着,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几分钟,一位护士上前询问道:“先生,您是来探病的吗?需不需要帮忙?”

面前的护士面色红润,似乎有些害羞,翟意远长相不差,虽然没有姬昊乾那般气概逼人,但是好在有一种春风和煦的气质傍身,特别是那双桃花眼,笑起来很是让人着迷。

“谢谢,我已经看完朋友了,这就走了。”说完也不等护士回答,就已经消失在走廊尽头。

被姬昊乾拎进病房的滕紫菱很是气恼,这男人就不能温柔些,怎么老是一副军阀做派,真是让人头疼,因为国外的男人对女士很是绅士,滕紫菱习惯了和男人保持距离,但是姬昊乾偏偏就打破了自己的安全防线。

“喂,你干嘛?”滕紫菱一把挣开姬昊乾,退了几步,站在姬昊乾面前气鼓鼓的。她很容易脸红,特别是生气的时候,两个腮帮气得鼓鼓的,氤氲的睫毛一眨一眨的甚是可爱,像一只松鼠。

“你说我干嘛,谁许你跟别的男人这么套近乎的?”姬昊乾理所当然地将滕紫菱划为己有,当然不能忍受滕紫菱跟别的男人这么亲密,在姬昊乾眼中,刚才两人那样说说笑笑就已经算是十分亲密了,他是绝对不能忍受的。

滕紫菱忍不住朝姬昊乾翻了个白眼,她跟谁套近乎这个男人管得着吗?Z国有句老话,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说的就是这个大名鼎鼎的少帅了,没事成天跟她一个小女子对着干,也太没有格局了吧!

“我说少帅,我跟谁交朋友您管不着吧,你又不是我爹,又不是我妈,凭什么管我?”滕紫菱又炸毛了,不管不顾的对姬昊乾控诉道。

姬昊乾邪魅的笑了笑,“凭的就是本少帅比你大了好几轮,尊老爱幼懂不懂?出国也不能忘了老祖宗的金玉良言,小孩子要听大人的话。”说着走过去十分自然的摸着滕紫菱的头,满脸都是“我比你大你得听我的”的得意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