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本小说《绝色小娇娘》全文免费阅读

完本小说《绝色小娇娘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梨花木!

苏老爷子被吓了一跳,“霜儿,你可别骗爷爷,梨花木可是值钱的东西,这能是吗?”

“爷爷,你还不相信我吗?我学木工活的时候,听那些师傅们讲过这梨花木是什么样的,所以我敢肯定,这就是梨花木,也就是黄花梨木。”

看到月寒霜这样子肯定,苏老爷子点点头,“好,爷爷信霜儿,子林啊,咱们砍了它,抬回去。”

苏子林说干就干,很快就把这根树砍倒在地上。

一行人先是把之前砍的木头和打到的野猪抬回了家里,第二次又来抗这黄花梨木。

当一行人,扛着这些木头下山的时候,已经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。村子里去地里干活的人们正大多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这不,村子里头王大婶和牛大叔几个人,正扛着锄头迎着日落的方向走着呢。

王大婶有张八婆嘴,吧嗒吧嗒总是说个不听。

“哎哟,老王家的,我听说昨天月家大丫头应下了二两银子的债务,这事是真的吗?”牛家和月家距离的远些,只是听说了一些消息,并没有亲眼看见。

“啧啧啧,这能是假的吗?”王大婶撇着嘴巴子,嚷嚷道:“这事都传遍了全村子了,要是无凭无据的,谁敢传呀!就月老头是厉害的,不得吃了咱们。”

“那月家大丫头也太傻了吧,都嫁出去了还管娘家的事情。”牛大叔咂咂嘴,“也难怪,月家老二家的哪个不傻。”

“这你可是说对了,那就是个傻姑娘,嫁了个愣的,现在好了,又傻又愣,我反正是不信苏家能有二两银子!我公爹早就说了,苏家也是穷得叮当响呢!”

刘家大娘也来插嘴,“那真是有意思了,那赌坊的人估计还得来呢,月家这回可有的受了。”

“啊呸,那是活该,月家除了月老二和那个伍家村过来的,其他的还有好玩意么!”

月寒霜等人一身疲惫的下山来,老远就听见街坊邻居们嚷嚷着自己家的事。

她叹了口气,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,这些事跟他们有个什么关系了,好笑不好笑。

“哟,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,哟呵呵。”

说着话的王大婶一抬头就望见了老远扛着木头而来的月寒霜几个,咋咋呼呼上去招呼,“啊呀,这是月家二哥吧,这是干啥去了。”

月元许一瘸一拐地走来,对王大婶礼貌地笑笑,“我们上山看看,你们这是下地回来了?”

“是啊,月家二哥,你上山干啥去了?”王大婶不依不饶的,非要问出个一二。

“我们——”月元许实在人,哪会撒谎,而闺女说这是梨花木,更不能随随便便告诉别人,一下子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苏老爷子豁达一些,“上山能干啥,砍个树嘛。他婶啊,有空家里喝茶去。”

“呵呵,一定去,有机会一定去。”

“那我们先走了。”

苏老爷子招呼了一声,一行人扛着木材绕过几人走向了远处。

“哎呀我的妈呀。”牛大叔等几个人过去了,拍着胸口,“苏家的茶谁敢喝呀,不怕被人家用猎刀捅死呀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人群中爆发出一阵笑声。

“哎,你们说,奇怪不奇怪,他们家出了这么大的事,居然还有心思上山去砍树呢,就不怕讨债的来?”刘家大娘说了心中的疑惑。

王大婶不屑起来,“那谁知道哇,说不定人家打算靠着砍柴砍出二两银子来呢。”

“哈哈哈,真是疯了。”

又是一阵爆笑声。

那笑声够大,连月寒霜等人走出了几十米远外,还能听得见。

月寒雪是个脸皮薄的,“爹,大姐,他们太过分了。”

“怕什么。”月寒霜脸上不见一点生气,“等我们还了这二两银子,他们统统都会闭上嘴巴的。”

“爹,你说着好笑不好笑,二哥居然做出这么傻这么愣的事情,被村里头笑话遍了。”

从老丈人家回村的月元学,一到家就跟月老爷子说着今天路上的所见所闻。

赖水郁也搭腔,“可不是,咱们月家的脸可算是给丢光了呢。”

月老爷子听罢,“怎么会这样呢,老二变得这么糊涂,看来,苏家咱们这回是靠不上了啊。”

月元学听得奇怪,“爹,你这是啥意思?他们已经答应了还钱,赌坊的人以后就去找他们了,跟咱们有什么关系。”

“那可不一定呀。”月元杰从外头低头耷拉脑地进了来,“赌坊那些人,只知道欠债的是我,白纸黑字写着呢。那苏子林那么能打架,他们肯定不敢找苏家,肯定会找咱们来的呀。”

“哼,你要知道你还去赌,真是没用的人。”月元学想起自己的损失,还是一肚子气。

月元杰现在是害怕极了,对于月元学的咒骂,也一句不敢还嘴。

“唉——元学就不要吵了,你大哥也不想这样的。”月老爷子垂头丧气,“眼下呢,怎么度过这个坎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月元杰练练点头,“爹说得对,这次还了钱,我是再也不赌钱了,一定改过,好好过日子。”

“那大哥你也看见了,苏家那砍柴呢,砍柴啥时候能砍出二两银子来。”赖水郁道:“你赶紧想个法子吧,别让人家赌坊的人连我们三房的房子也得砸了。”

月元杰听得这话,缓缓抬起了头,“爹,元学,我已经前思后想过了,咱们确实没有什么办法了,我让浩青她娘也回娘家问了,咱们靠借钱肯定是借不够的。”

月元学的眸光一阴,“难道大哥的意思是,还是卖了寒雪?”

月元杰重重地点头,“元学,我去镇上打听过了,说有个富商家里头买丫头,只要长得漂亮,能卖个三四两呢。”

月元学一听这话,眼睛里冒出一阵精光,三四两呢,他们两口子就算存七八年也没有三四两啊。

“元学,你看,大哥是这么想的,寒雪毕竟是个女娃, 留着也没啥用,还得看病花钱。咱们不如把她卖给有钱人,她能过好日子,咱们也跟着拿钱花呀。”

“嗯,大哥这个提议不错。只是,你上次欠我的那一份银子——”

“嘿嘿,这个好说好说,大哥一定一块都补给你。”

俩人上来好了,又问月老爷子。

“爹,你没啥意见吧。”

月老爷子想了想,“反正也没啥办法了,就按照你们说的办吧,一个女娃哪儿有咱月家重要。”

——内容来自【咪咕阅读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