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《傲世王妃:这个王爷很腹黑》全文在线阅读

小说《傲世王妃:这个王爷很腹黑》全文在线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清晨,莫韶华艰难的撑起眼皮,发现自己趴在一具滚烫的胸膛上,在抬头,秦年那张精致美的不可方物的脸映入眼帘。

跟秦年在一起,除了自卑还是自卑。

莫韶华屏住呼吸,蹑手蹑脚的从他身上爬起来,她得趁他没醒来之前逃跑,否则被他知道自己昨晚给她下药,还不得扒了自己的皮。

嘶~

莫韶华连忙捂住被扯痛的头皮,回头才发现自己的头发被他紧紧压在脑袋下。

她只能再次回到他身边,一手小心翼翼的托着他的后脑勺,一手将自己的头发往外轻轻拉扯。

快了,马上就出来了!

眼见就要成功了,却蓦然瞥见这位大爷突然睁开了凤眼。且从她的小脸慢慢往下移动。目不转睛的地方正是她的胸、前。

莫韶华惊呼一声,抽回手迅速躲进被窝里。往床里面翻了一圈将整个被子都卷在自己身上,只留下一双慌乱的眼睛在外。可又瞧见身上没了被子全身赤luo的秦年,她又连忙把眼睛也藏进被子里。

“妾身什么都没看见。”说完,莫韶华自己都觉得蠢。这不是不打自招吗。

秦年侧身单手撑头,把她的脑袋从被子里挖出来,谑意的看她通红脸颊,轻挑嘴角:“昨夜给本王下药怎么没见害羞,今日倒是连人都不敢看了?”

莫韶华眼神飘忽不定,此话让她该怎么往下接?无论什么理由措辞在现在如此尴尬的局面上都显得苍白无力吧。

咚咚!

门外有人敲门。

“王妃您醒了吗?该洗漱更衣了。”小宁将打满水的铜盆放在地上,用袖子擦了擦汗水。

“今天就暂时不进宫了。”

仅只有一扇门之隔,秦年这个厚脸皮的老男人浑身赤luo着却丝毫不慌。

莫韶华实属看不下去了,勉强分给他一角被子。

小宁以为自己听错了:“啊?不进宫了?”王妃可是将太医院的事情当作头等大事,昨夜就算忙到再晚也绝不会赖床,今天是怎么了?

秦年盯得莫韶华满脸通红,幽幽的话语穿透房门:“王妃昨夜累着了,先在府中休息半日。”

小宁愣了一下,突然恍然大悟:“是王爷,奴婢现在就给宫中的公公通个信,王妃今日不进宫了。”捂嘴偷笑一声,赶忙端着铜盆离去。

听到小宁轻快的脚步声,莫韶华心中五味杂陈。

小宁这个大嘴巴肯定把这件事传的沸沸扬扬的,此事传出去消了秦年断袖之癖还好,要是发酵过后的流言蜚语传到何枉生耳朵里,她怕是再没有脸面对这个晋国首富了。

那她无形中得损失多少银子啊!

唉!

这边莫韶华还深深沉浸在内心的伤痛中无法自拔时,秦年已经得寸进尺的连人带被子全拉入怀中。

“闭眼,睡觉!”秦年命令道。

莫韶华贴着他的胸膛,僵硬着也不敢乱动。

气氛有些尴尬,莫韶华转移话题道:“王爷,何公子他

他近日可好?”

秦年眉头皱了皱,却没睁开凤眼:“好得很。”

昨日他手下留情了,抬出去的何枉生最多在家躺十天半个月就能活蹦乱跳了。

莫韶华惭愧的咬了咬下唇。

果然,何枉生吃醋大发雷霆后,秦年自甘堕,落决心与她同,床共枕,目的就是为了气他。

曾相爱的两人,终究逃不过世俗的谴责和小三的插足。而莫韶华深知自己就是那个为达目的破坏他人感情的恶毒女配。

愧疚与自责涌上心头。

莫韶华不喜欢欠人情,这笔感情账,她怕是要想方设法的补偿给何枉生了。

想着想着,她便嗜睡过去。等醒来后,身边的余温早已经冷却。

她打着哈欠唤小宁来给自己梳洗。

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思虑开口:“何枉生可是一介首富,能缺什么?”

小宁给她绾了个发髻,插嘴道:“感情啊,王妃不是您不是说过天下的真情多少银子都换不来吗?”

她可真会举一反三啊。

但恰恰莫韶华想还的就是这笔感情债。

淡淡一抹忧愁,长长一声哀叹:“小宁,你去把南越王送来的玉骨扇和翠萧给禾苑庄送去。就说,是答谢何庄主整日给王府送钱来的辛劳。”

“前几日,王妃不是吩咐小宁把这两件宝物镶在金榻上嘛,还说这叫做锦上添花。”

心疼到无法呼吸:“抠下来吧。”

毕竟还债重要!

莫韶华对钱向来都是只进不出的,奈何嫁给秦年不到两个月时间,自己就损失了一枚价值连城的夜明珠,一支金凤钗,一块儿上好紫檀木,还有她的玉骨扇和翠萧。

这让莫韶华郁郁寡欢了大半日,就连晚饭都没心情吃。见到秦年也宛如空气般。

秦年侧躺在大床上,眯着凤眼看向金榻上背对自己的莫韶华。心中暗扉道:难道昨晚对她太不温柔,她生气了?还是说自己今日特意挑的红绸睡衣不够奢华,不够入她的眼?

睡完他就不理人了,这女人是想不认账?

夜寐难眠,辗转反侧,不时传来莫韶华轻叹气的声音。

秦年墨眸晦暗,抿紧薄唇,心中无比确定,她就是不想负责!

卯时未到,秦年便披衣愤怒摔门离去。

此刻,莫韶华也难以入眠,懒懒的从金榻上坐起来,直到天大亮,她才让小宁伺候自己梳洗打扮进宫。

“四王妃,皇后特命杂家给您说一声,娘娘她在寝宫等您一同赏茶。”正逢莫韶华在看曲青离的飞鸽传书,研究接下来药方和药量该如何配比,一位公公迈着小碎步匆匆前来禀报。

莫韶华挑眉,她刚刚还在想看完书信,找什么理由见皇后一面。没想到,想什么来什么,这算是破财后给她的心里安抚吧。

她放下没读完的书信,起身查看了一眼自己脖子上还未褪去的红印,满意地冲公公点头:“劳烦公公了,咱们走吧。”

一入皇后寝宫,就瞧见皇后正在和一名身着明媚的女子相谈甚欢。

看见莫韶华,皇后松开女子的手,面带微笑的招呼莫韶华进来:“快来,今日,你们四王府可有桩喜事。这是东州王第二十一个女儿曲白净,今年刚刚及笄。是东州王特意将她许配给四王爷做侧妃,以表示四王妃对东州疫情救赎的答谢。”

什么?为了感谢她,就给她丈夫介绍小三?

这是什么鬼道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