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隐龙为婿》全文在线阅读

完整版《隐龙为婿》全文在线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“好你个鬼!”李素珍怒道。

看着一脸委屈的白槿兮,程然笑了笑,在他看来,白槿兮这种在家什么事都写在脸上的样子,十分可爱。

程然说:“放心吧槿兮,有我在。”

白槿兮微怔。

李素珍却又大骂:“你也是个废物,这个时候说这些肉麻的话有个屁用,跟你爸一个德行,光会耍嘴皮子,有本事你现在就去找白彦斌打一架呀。”

只要程然一说话,李素珍就会夹枪带炮的一顿怼,这程然早习惯了。

白槿兮想劝李素珍,但看到程然对她使了个眼色,也暂时忍住了。

“我去打个电话。”程然对白槿兮笑了笑,然后走了出去。

“跟你一样,都是废物,”见程然离开房间,李素珍又开始把怨火发在白少林身上。

而白少林望着程然离开的背影,双眼微眯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,一辆宝马车驶进月亮湾房产的停车场。

西装革履的白彦斌,带着自己的美女秘书,心情激动的进了月亮湾房产的办公大楼。

这可是他迄今为止,接触到的,最大的一个企业,而且,也会是他至今为止,将要经手的最大一笔资金,所以他很激动。

“龙学钊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,不跟我们合作,还骂我。”白彦斌冷笑道:“我倒要让他看看,离了他龙腾集团,我白彦斌能找到更好的投资方。”

美女秘书连忙附和:“是啊,咱们即将跟月亮湾合作了,他龙腾集团还算个屁呀,以后,也只有他龙学钊求白总的份了。”

白彦斌觉得,美女秘书这句话说的深得他心臀:“不错啊小美,看的挺透彻,不过咱们得低调啊。”

美女秘书一脸娇笑:“讨厌。”

然而,当他们来到月亮湾房产的接待处时,美女接待却问他们:“请问,你们有预约吗?”

白彦斌一脸懵逼:“我们是白氏果业的。”

接待却依旧一脸笑意:“对不起,请问你们有预约吗?”

“没有。”白彦斌脸色瞬间不好看了。

“抱歉,我们总经理很忙,没有预约,是不能进去的。”

白彦斌一脸疑惑:“昨天那个叫白槿兮的怎么进去的?”

昨天上午才开会决定白槿兮来月亮湾的,她不可能提前预知然后预约。

美女接待微笑着说道:“这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白彦斌的美女秘书小美却冷哼一声:“喂,你看清楚了,我们是白氏果业的,这是我们白氏果业的大少爷,你们张总亲自答应给我们白家注资合作的,我劝你还是先请示一下上面,否则我怕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美女接待皱了皱眉:“白氏果业?抱歉,真的没听说过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回到白氏果业的白彦斌,脸色难看的就像吃了屎一样。

他不敢直接去找老太爷,而是给白槿兮打了个电话,结果,白槿兮还不接,气的白彦斌暴跳如雷。

白彦斌也没有其它办法,于是去了他爹白少辰的办公室。

八千万啊,这可是直接关系的白氏存亡的一笔资金。所以,听到白彦斌碰了壁的白少辰也不敢大意,直接就带着白彦斌去找老爷子了。

“什么?你连人都没见着?”老爷子震怒:“你不是说你有同学在月亮湾当经理吗?”

白彦斌低着头不敢说话。

他之前跟那个同学打过电话,那个同学说他只是一个后勤经理,这种事他帮不了,而且,张总也放话了,白家如果换人来找他的话,他是不会同意投资白家新项目的。

“一个亿。”白老太爷拍着桌子对其怒吼:“你不是说你去的话能把八千万改成一个亿吗?结果呢?”

“结果……”

“结果连人都没见着!”

白彦斌一脸愤恨的说:“爷爷,这也不能怪我啊,谁叫我是个男的呢,白槿兮长的好看,肯定暗中跟那个张总有猫腻,要不然……”

“闭嘴!”白老太爷瞪着眼睛呵斥道:“这件事关系到白家的生死存亡,你现在就去找槿兮,给她赔礼道歉,如果这事砸了,你们一家人就给我滚出白家算了。”

闻言,白彦斌跟白少辰的脸色顿时变的一片惨白。

走出老太爷办公室的时候,那些趴在办公室门口听热闹的亲戚们,“呼啦”一声都散开了。

这些人平时都是平时拍白彦斌马屁的那些人,而此刻,竟然当着白彦斌父子的面,假装没看到他们一样。

“白槿兮一定跟月亮湾的张总睡了,要不然……”

走廊里转瞬间空无一人,白彦斌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“闭嘴!”

这次是白少辰直接怒叱了白彦斌:“平时叫你收敛一点,你就是不听,现在好了吧?白槿兮好歹是你堂妹,你为什么总跟她过不去呢?”

“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?”白彦斌声音弱了下来:“爸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难道我去求那个贱人?”

白少辰微微皱了皱眉:“你有更好的办法?”

白槿兮今天没去公司,是程然的主意。程然让她好好休息休息,说事情自然会有转机。

不知道为什么、也不知何时起,白槿兮忽然发现自己竟真的很信任程然。

难道是因为程然的同学在锦东集团工作?

不,至少不全是。

“喵……喵……”桌子上的手机,响起了白槿兮最喜欢的铃音。

她刚要伸手接电话,却被程然一把止住。

白槿兮疑惑的看向程然。

程然接通了电话,点开了外放功能,顿时,那头传来白彦斌的声音。

“白槿兮,你现在马上来公司,来我的办公室。”

听到白彦斌这命令般的口吻,白槿兮的小脸就瞬间沉了下去,一肚子委屈也涌了上来。

本来,应该是自己对别人这样的啊。

她抿了抿嘴唇,刚要说话,却被程然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她的唇瓣上。

程然的手指温热,在接触她那柔软嘴唇的刹那间,竟然仿佛有一股电流划过,让白槿兮不由的颤栗了一下。

她错愕的抬头看程然,程然则对她摇了摇头,小声说道:“让我跟他说。”

他们距离很近,程然说话时喷出的气流,轻抚白槿兮的脸庞,麻麻痒痒,一时间,大脑完全停顿了。

两个人是夫妻关系,却没有夫妻之实,甚至连手都没拉过,然而,程然这无心之举,却让白槿兮升起了一丝别样的感觉。

“槿兮身体不舒服。”程然对着电话说道。

“怎么是你这个废物?”电话里传来白彦斌嫌弃的声音:“把手机给白槿兮,我不想跟你这种土包子说话。”

程然笑了笑,直接挂掉了电话,然后关机。

白槿兮很费解。

程然说:“他来求你了。”

白槿兮更加费解了。

程然笑了笑:“我猜,他连张巡的面都没见到。”

“嗯?”白槿兮忽然一怔:“你怎么知道张巡?”

程然一怔。

是啊,我说我的同学在锦东集团工作,又没有说认识张巡,想着该找一个什么样的借口呢?

撒谎真是一件脑力活,而程然觉得自己脑力一向不太够用,于是又笑了笑:“你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