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祁少娇妻好腹黑》全文免费阅读

完整版《祁少娇妻好腹黑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夜幕渐上,远离村子的田庄中央,一栋小小的木屋里散着昏黄而温暖的光,仿佛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唯一的希望。

泛白的灯光显得清冷,但玻璃窗前在灯光下摇曳交迭的两道身影却显得那样温馨。女孩长发披散着,偶尔垂下头,便会有一只修长的手指替她拂开散落的长发。哪怕只有光影,画面也那样美好。

穿入田野的小路入口,黑色的迈巴赫及身后的黑色车队静止般地停顿着。欧颜坐在驾驶室,大夏天的不用开空调都觉得冷。

虽然这个时候说话可能会死,但不说话这么一直静止着,他就会饿死。欧颜状起了胆子,余光扫向车内后视镜:“那个,走还是不走?”

后视镜中全映着男人冰冷的墨瞳,仿佛深冬的寒潭,深不见底,森冷冻人。

欧颜咽了咽口水,连忙移开目光:“OK,不问。你别这么看着我。给你戴绿帽的又不是我。”

说完欧颜又后悔了,这个时候干麻戳他。刚订婚一个晚上的未婚妻就出轨了,换他他也受不了,何况还是储夜凡。

到车空气骤然降低,男人的声音冰冷没有温度:“走。”

“好!”

在满满的求生欲作用下,欧颜没有任何犹豫,一脚油门,豪华的迈巴赫便冲进了窄小的没有任何水泥修饰的乡间小路上。

仿佛野马在泥宁里挣扎,数两汽车在小泥土路上颠簸,引擎齐响,响彻夜空。

“很不错,全对。”于洋将手里的题册合拢,看向坐在对面的祁染,笑容温柔,“你脚受伤了,明天再养养吧,我过来给你补课。”

“没事,明天就两堂课。”祁染当然知道于洋是为自己考虑,但是逃避从来不是她的风格。再说学校那群人没了许子开带头,也不敢那么嚣张。而于许子开。

祁染想到许子开被要成猪头的样子,不由失笑。

“怎么了?什么事这么开心?”于洋笑弯了眸子。祁染虽然也会笑,但是都是极浅的,礼貌的笑,像现在这样能笑地这么灿烂的极少。

“没事。”祁染笑了笑,“想到打工的时候遇到的一件趣事。”

汽车的远光灯伴着震天的引擎声打在玻璃上,亮的刺眼。

祁染皱了皱眉。

于洋也皱起眉头看向窗外:“这里还有人赛车吗?”

“说不定是炫富。上次村里有个人为了让全村的人知道他买了豪车就这么开的,最后轮都陷在泥里。”祁染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名,皱了皱眉,“小强怎么还不回来?”

车外引擎声震天,祁染拿出手机给小强打电话,手机却处于一直没人接听的状态。

祁染站起身,看向于洋歉然道:“于老师,我想去学校找找小强。”

于洋跟着起身:“我陪你。”

祁染笑了笑:“我们可以一起进城。”

于洋也笑了起来:“好。”

他们还没有一起搭过公交车。从小村到城里,要换好几趟公交车,这些可以成为他们共同的回忆。

刺眼的远光灯成为最亮的夜灯,祁染就着亮光弯着腰把大门锁好。

“他怎么来了?”于洋的声音低低响起。

“谁?”祁染一转身,差点惊出双下巴。

原本空荡荡的田野上停着一排车,远光灯照着周围亮如白昼。两排黑衣人面无表情地分两排夹道而立。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从中穿过,缓步而来,周身释放着森寒的气息,俊美的脸恍如冰铸,面无表情。

祁染心里一咯噔,不会是来抓她吧?他怎么找到这里的?怎么办怎么办?

这种时候,态度端正很重要。

祁染龇起八颗牙齿,主动冲储夜凡走了过去,笑着道歉:“不好意思,我之前找了一大圈没有找到你家,就想先回来休息一下接着找。”一指大门,“你看我把门都锁了,就是为了去找你。”看着储夜凡,一脸诚恳,“真的!”

祁染有些不敢看于洋。她是从乞丐屋里出来的孩子,谎话出口成章。但是她从来没有在于洋面前说过谎。在这个正常的社会,她只有于洋一个正常的朋友。她不想让于洋见到自己不堪的一面。

但是现在这种情形,并不是能跟储夜凡正面刚的时候。

话音刚落,她的胳膊就被人拽住了,一股大利扯得她一个踉跄,随后身子被推进了车后座,脸重重砸在了车后座上。

我@@**你全家!

祁染心里直骂人。

祁染刚直起身子,身边空气就一冷,接着车门“砰”一声被关上。

祁染摸了摸鼻子,确定没有流鼻血,这才放心。然后十分诚恳地道歉:“真的很抱歉,由于我的记路能力不够好,所以耽误了时间,下次我一定及时回家。”

祁染面上乖巧,心里却着盘算着怎么跑出来找小强。

储夜凡却像一尊俊美却没有温度的蜡像,修长笔直的双腿优雅高贵地交叠着,目视前方,一言不发,就好像刚才把她推进车里的人不是他一样。

不理拉倒。

祁染就势转头看向窗外,想跟于洋挥手道别一下。

刚一别过头看向窗外,咻落下一道黑色的帘子,挡住了她的视线。

祁染惊地目瞪口呆,一脸茫然地看向储夜凡。好想直接问他,你想干什么。

储夜凡余光扫到她的神情,眸色更冷。

当着他的面跟歼夫恋恋不舍,是小瞧了储夜凡,还是老太太给祁家的这个胆故意来激怒他?!

二十分钟后,车顺利停在星墅的喷泉池前。

祁染刚下车,就开始假模假式地翻书包:“哎呀,我忘记带明天的课本了。我先回去拿一趟。”

说完就往外走。

刚走没两步,就听得身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命令:“抓住她!”

伴随着这句话的落下,跟着迈巴赫回来的黑车里咻咻串出一堆黑衣人,齐刷刷地向她扑了过来。

“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。”祁染被架地整个人都悬空了,书包抱在胸前,冲迈巴赫里的人说,“我不拿了好吗?我明天再回去。”

储夜凡沉默地下车,迈步走上星墅的台阶,漠然吩咐:“关到二楼空房。”欧颜尽职地充当他的司机,把门给他关上,然后跟在储夜凡的身侧。

二楼,祁染被黑衣人们扔进了一间空房里。

她很快站稳身体,一回头,就看见门被关上了。“咔嚓”一声,门被从外面锁住了。

祁染抚额,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喜欢关人啊。

不过,二楼!

祁染趴到窗前往下看,不由吐了吐舌头。居然在墙边铺了一层铁丝网。不知道通没通电。

祁染扑到门口,拍了拍门:“储少,储少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我以后一定准时回来。”

已经十点了,小强还没有回家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。

门外欧颜经过,戏谑地吹了声口哨:“没有诚意。”

祁染一怔。

诚意?!

要怎么有诚意地检讨自己迟到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