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《一品宫妃》最新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《一品宫妃》最新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“哇——”

大皇子一声大哭,急忙跟着扑过来抱紧宋青乔,众人也齐齐围过来询问。

“姑姑……”

“没事没事!”

宋青乔拉过大皇子揽进自己怀里安慰,二皇子也像吓傻了一般,仿佛刚反应过来。

和大皇子一样,缩在宋青乔怀里大哭。

“没事了没事了……”

“以后咱们还是不要玩这么危险的东西了。”

“好了,不哭不哭。”

宋青乔一边言语安慰着两个皇子,一边用眼神示意小祥子。

小祥子领会,急忙悄默声的收走了地上了短剑。

宋青乔冷不防的抬眼,不远处有两个脸生的太监,趁着此时慌乱,远离人群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。

应该是二皇子身边的贴身太监。

宋青乔猜测,只怕是差点伤了他们家主子,在那边急着商量怎么办呢。

索性便收回了眼光。

但她的心里还是生出了一股异样的感觉,这脸好好的怎么会和剑柄脱离……

宋青乔眼神转冷。

好不容易安慰好了两个小祖宗,那两个脸生的小太监才凑了上来。

“主子,您没事吧。”

这话是对着二皇子说的。

二皇子那经历过这种事,一问就又想撇嘴。

宋青乔温柔的拉过二皇子的手,想再安慰几句,不料却摸到一丝湿华。

宋青乔低头一看,二皇子受伤竟然被划了一道,留了不少血,好在伤口不深,不碍事。

太监小全子一看见他家二皇子手上挂了彩,一下子淡定不起来了,这要是被贵妃娘娘知道了,还不得扒了他们的皮!

“主子,您怎么受伤了!”

宋青乔白眼一翻,怎么受伤的你们还不清楚吗?

还问!

宋青乔起身把大皇子交到玉竹手中,自己则走到花坛处。

她记得花坛里似乎长着不少紫荚叶,这草消肿止血非常管用。

小时候在乡下,她跟着爷爷去田里玩不小心扎破了脚趾,爷爷就是摘两片紫荚叶揉搓出汁水,敷到伤口处一会就好了。

宋青乔摘了一些紫荚叶,走到二皇子跟前。

双手揉搓出紫色的汁液,然后轻轻敷在了二皇子手背上的伤口出,并掏出自己的手帕,系了上去。

“二皇子放心,一会就不疼了。”

果然,没过一会,二皇子脸色就缓和了不少,应该是紫荚叶发挥效用了。

小全子却还是一副怀疑的眼神盯着她,只是碍于二皇子,才没有直接开口质问。

宋青乔笑着解释说:“这个是紫荚叶,用来消肿止血非常好,这位公公要是不放心的话,只管等太医过来诊治一下即可。”

方才宋青乔给小祥子打颜色,想必这会太医应该快到了。

果不其然,小祥子已经把太医请了过来。

让太医看过,现下所有人都轻松了下来。

二皇子无碍,便领着小全子他们一众奴才离开了撷芳殿。

临走时还不忘朝着宋青乔道谢:“多谢宋姑姑救命之恩。”

“二皇子客气了。”

那时候她不得不冲上去,否则他们都得倒大霉。

二皇子走后,太医还等在院中。

宋青乔忙拉住大皇子,领到太医跟前。

“劳烦太医,也帮大皇子看看,这孩子今天也被吓住了。”

宋青乔话音刚落,大皇子就忍住搭话:

“云曜没事,云曜刚才是担心姑姑,才会那么害怕!才不是胆子小!”

大皇子憨厚认真的表情逗乐了众人。

这时太医凑到宋青乔跟前,询问。

“敢问姑娘是用何物给二皇子止血的。”

宋青乔朝着花坛里扬了扬头:“紫荚叶。”

“紫荚叶?那不是治疗腹泻所用的药草吗?”

宋青乔笑着点头:“紫荚叶煮熟所制的汤药确实是治疗腹泻的良药,但是生叶碾碎,其中渗漏出的汁液确实止血妙方。”

那太医捋捋下巴上那簇山羊胡,朝着宋青乔拱手:“多谢姑娘告知,老夫受教了。”

又送走了太医,这下子撷芳殿又再次安静了下来。

大皇子一直蔫蔫的未说话,一双眼睛却老是偷偷看向宋青乔。

宋青乔领着他进了寝室,看他似乎没什么精神。

“是困了吗?要不要睡会?”

大皇子拉着宋青乔轻轻走到床边,一下子扑进她的怀里,紧紧的抱着。

宋青乔“噗”的笑出声来。

“还说没被吓到,那这是怎么了?”

谁知大皇子糯糯的声音响起:“姑姑,云曜是不是做错事了?”

宋青乔面露不解:“为什么这么问呢?”

“都怪我,非要让姑姑表演,不然也不会出意外。”

大皇子自责的小声音,让宋青乔心疼。

今天的事确有蹊跷,好在她已经让小祥子把那两把短剑收了起来,待会一看便知。

“好啦好啦,这事可不怪我们大皇子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大皇子探出头,盯着宋青乔发问。

宋青乔很是用力的,学着大皇子平时的样子,点头!

“真的真的!”

“嘻嘻——”

见大皇子终于显露笑颜,宋青乔这才放下心来。

“那大皇子在这里休息一会,我去外面盯着他们收拾一下,好不好。”

“好!”

宋青乔替大皇子掖好被角,便走出了寝室。

此时小祥子正好已经等在了门外,见她出来忙迎过去。

“姑姑,奴才刚才细看了看两把短剑,发现这两把短剑与剑柄相连处,都有松动!”

宋青乔眼神一冷。

“果然。”

正当此时,撷芳殿宫门口突然浩浩荡荡的挤近来一群人,嚷嚷着:“宋青乔在哪?宋青乔快出来!”

宋青乔暗叫不好,看来是因为二皇子受伤一事,有人来兴师问罪了。

如此阵仗,是打算直接羁押她吗?

小祥子脸上一慌,忙问道:“姑姑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宋青乔嘴角勾起一丝冷战,朝着小祥子勾勾手。

“待会我一走,你便拉着大皇子去求皇上救命,藏好那两柄有问题的短剑。”

小祥子一向机敏,三两句话便能明白宋青乔的用意。

“姑姑放心,奴才一定不负所托。”

宋青乔他俩刚商量玩对策,上门来拿人的领头太监走到了她们跟前。

眼神轻蔑:“宋青乔看护皇子不力,贵妃要严惩。”

说完另两个高大的侍卫便走到宋青乔身旁,一左一右架住了她。

“带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