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本小说《厨娘皇妃》全文免费阅读

完本小说《厨娘皇妃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众人听到这里,都是一阵唏嘘,这别人的心中所想怎么能猜得到呢。人群中渐渐有人开始议论,“是钱,哪个有钱的人家会把孩子卖到青楼呢,自然是钱,有了钱便可以赎身。”

又有人表示不赞同,“宛歌姑娘是见过大世面的,区区的金钱怎么能入得了她的眼,肯定是想嫁入豪门富商,保一生衣食无忧!”

“姑娘歌声曼妙,曾作得离人泪一曲,名满天下,我曾三生有幸闻得一次,那歌声犹如新莺出谷,余音袅袅,绕梁三日。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哪得几回闻。宛歌姑娘自然是想此曲声名远扬,自己名垂千古。”又有一位冒充风流雅公子的路人丁文绉绉的插嘴道。

周围的人七嘴八舌,可宛歌姑娘只是笑而不语,既没表示赞同,也没表示否定,就这样静静的等着四人的答案。

姜小鱼当初参加这个比试就是带有目的性的,更何况现在走到这一步,退却是万万不可能的,搏一把还有胜利的希望。

五子棋亚军率先发了言,“是青春驻颜之术。世间女子皆是爱美,女子都希望自己不会经受时间摧残,容颜老去。前朝夫人容貌冠绝四方,以色侍人,色衰而爱迟,为了给皇帝留下完美的印象,至死美貌褪去竟不愿再见皇帝。以宛歌姑娘这样惊为天人的容颜自然是希望永葆青春。”

宛歌姑娘听后略微点头,好像肯定男子所说,亚军男子脸上遮不住的喜悦,却听到美人轻启朱唇,缓缓说道:“公子所说并非毫无依据,只是宛歌经历太多,早已经看淡了这些花开花落,时过境迁。谁又能永葆青春,待这红颜老去,繁花落尽,只剩枯骨,又有谁还能记得呢?”

宛歌讲到这里,脸上已经没有了初遇时的冷漠不屑。周围的群众也感受到了安静寂寥之意,并没有出声打破这份宁静。

沉默良久,五子棋季军出声打破了死寂,“我知道,是亲情。宛歌姑娘身世凄凉,自幼丧父丧母,从此颠沛流离,后被卖至青楼,姑娘当然是渴望拥有逝去的亲情。”

姜小鱼不禁对季军刮目相看,大兄弟可以呀,来参加比试还这么认真的做了资料调查,连人家身世境遇都了解的一清二楚,果然是有备而来,我看好你哟。

扭头看向宛歌,只见姑娘又轻轻摇了摇头,“别非如此,宛歌出生便无父无母,亲情不曾感受到,又怎会想去拥有呢?宛歌这些年来,一直孑然一人,也习惯了,亲情并非是宛歌所求。”

比试至此,众人的心神皆被宛歌所吸引,都在暗自揣测宛歌姑娘心中所求。只见绿衣男子突然拍了一下桌子,站起来兴奋地说道:“是自由,青楼女子多数是被迫,并非她们所愿,有机会自然是想拥有自由。”

不错不错,虽然因为十三签绿衣男子撞过自己却没有道歉而对此人没有好感,但姜小鱼还是十分钦佩他说的话。毕竟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。若为自由故,二者皆可抛。这绿衣男子能想到这里,还是有一定头脑的。

只见宛歌又摇了摇头表示否定,所有人都盯住了姜小鱼,她是大家最后的希望了。虽然没有可能成为宛歌姑娘的入幕之宾,但是能知道她心中所求,也是值得兴奋的。

姜小鱼环顾四周,发现众人的目光全部盯着自己,十分尴尬的抽动了一下嘴唇。暗自思索:钱也不爱,容貌已经惊为天人,不想嫁入豪门成为阔太,那还想要什么呢?

豁出去了,赌一把,“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”姜小鱼又拿出了文绉绉的模样,摸着并不存在的胡子,假装深沉说道,毕竟青楼女子也有情,青楼女子也有爱呀。

抬眼看了看宛歌。只见她并未有所反应,只道是自己猜错了,看来这个计策是无望了。宛歌姑娘低头沉思了一阵,周围群众三三两两已经开始出现骚动,都在暗自揣测这个答案到底对不对。

宛歌姑娘突然抬头,莞尔一笑,以一种不从有的表情,明眸皓齿,带着轻松之意说道:“姑娘请回吧,日后你我有缘自会相见。”

周围宾客皆是一片哗然,今天这场激烈的比赛竟然没有结果,宛歌姑娘还是没有选出入幕之宾,不过这样自己还是有机会的,想到这里,又内心一片欢愉。

姜小鱼看到自己花费了半日的时间竟然一无所获,不禁有些颓废,垂头丧脑的走出了怡红院的大门。

围观的群众看见无戏可看,便也鱼贯而出迅速散开,本来还拥挤推搡的大街,没过一阵便门可罗雀。

姜小鱼转过门廊,正准备去接小鼓,却被一个侍女模样打扮的姑娘轻轻拉住了衣袖,“姑娘,宛歌姑娘有请。”小鱼指了指自己,自己么?刚才宛歌姑娘还否定了自己的答案,怎么这么快又找自己呢?

带着疑惑,姜小鱼尾随侍女,绕过正街从后门上了怡红院的三楼。怡红院在当地还是小有名气的一家青楼,其中姑娘也是各怀绝技,有些拿得出手的才艺。院内金碧辉煌,流光溢彩,纱幔纷飞,十分有情调。

而姑娘们也分三六九等,名气远扬,身价不菲的姑娘就在三层拥有独属于自己的房间。

侍女推开房门,将姜小鱼请进了房间,又关上门退了出去。只见屋内装扮得十分精致,紫色的纱幔垂下来,地板上还铺着厚厚的地毯,踩上去柔软舒适。一套精致的青釉雕花茶杯摆在红木桌子上,一切都显得有格调有内涵。

若不是提前知道宛歌姑娘是青楼姑娘,不然以她这样的气质,这样的才华,自己可能会以为她是哪家的大家闺秀呢。

“姑娘请坐。”从里间传来一阵曼妙的声音,接着一只光洁柔嫩的轻轻掀开了纱幔踏步而来,“还没请教姑娘芳名?”

原来是宛歌姑娘,姜小鱼面对这样的美色有点紧张,小心翼翼轻声道:“我叫姜小鱼,鱼是能吃的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