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婉仪传》全文免费阅读

完整版《婉仪传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敬茶之后,按照礼俗,新嫁娘还要送自己绣的女红作为礼物,送给婆母和妯娌。

绣品都用红布裹着,不算什么稀罕的东西,只是礼节性的物品。

老夫人等人也都没认真看,只是命丫鬟收了起来。

一时半刻众人就散了,明川郡主回郡主府,凤兰亭留在正房陪伴老夫人,庄婉仪和古氏也各自回了院子。

走出正房那一刻,庄婉仪心中暗舒了一口气。

屏娘跟在后头,见路上渐渐没什么人了,才敢上前同她说话。

“小姐,你今日何必当着老夫人的面,和四奶奶闹得这么僵呢?二奶奶还是老将军部下的女儿呢,就算出身不高贵那也有情分在。可老夫人和四奶奶,待她半点好脸色都没有。更何况小姐你……”

要说出身,庄婉仪比古氏还不如。

“怕什么?难道你以为我对她恭恭敬敬,她就会尊重我了?只要我一日还是将军府的三少奶奶,她就不会对我有好意。”

屏娘好奇道:“所以,小姐才让奴婢把三位奶奶的礼物,全都调换了?”

前世庄婉仪目光短浅,以为凤兰亭最得老夫人宠爱,所以把最好的一副绣品给了她。

明川郡主的反而次一等,古氏的最差。

也因为如此,明川郡主大约觉得受到了怠慢,对她更加冷淡,连古氏对她也没了好脸色。

这一世,她把三人的礼物全都调换了。

明川郡主的最好,古氏的次之,凤兰亭的最差。

按照长幼次序来,怎么都不会落人话柄。

不过她现在最担忧的,还是……

“明日便要三日回门了,三爷不在,还真是有些伤脑筋。”

大魏的规矩,大婚第三日,夫婿要陪同新婚妻子回娘家,拜望女方的父母家人。

称作三日回门。

可是岳连铮不在,谁来陪她回门?

屏娘也想到了此处,便道:“小姐,女子一个人回门是要遭人笑话的。要不然,小姐就称病别回去了吧?”

听起来是个好主意,能免去不少麻烦。

庄婉仪噗嗤一笑,笑得屏娘一头雾水。

她几乎就要脱口而出——

前一世,你也是这样建议我的,而我也真的听了。

还好她没有真的说出来。

“小姐,你笑什么?”

庄婉仪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。但是回门这件事情,就算会遭人耻笑,我也是要回去的。回去顶多是我遭人耻笑,若是不回去,别人会如何笑话我父母?”

屏娘愣了愣,发现自己考虑得确实不周到。

“是奴婢糊涂了。小姐是高嫁,若是连三日回门的礼仪都不遵循,旁人只怕要说小姐攀上高枝,就忘了父母了……”

屏娘自悔失言,连忙捂住了嘴。

“小姐,奴婢不是说你,奴婢……”

“好啦。”

庄婉仪知道,她一心是为自己着想,并没有怪罪她的意思。

“你说的没错。将军府上上下下一双富贵眼睛,若是我不回门,他们说的必定比你说的还难听。走,咱们回院准备回门的东西吧。”

说来也没什么好准备的,如果岳连铮在,倒是要准备一些给岳父、岳母的礼物。

可惜岳连铮不在,府里是老夫人掌权,凤兰亭管事。

凤兰亭怎么可能给她东西呢?

庄婉仪正烦恼着,要带些什么礼物回去给父母时,抱竹忽然走了进来。

“小姐,你猜我发现了什么?”

抱竹生得比一般女子高大些,穿着一袭青衣走路带风,倒真像是一杆翠竹。

“什么东西?别卖关子了,小姐正苦恼着呢!”

屏娘轻嗔了一句,抱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。

“奴婢在杏树林里乱走,走到院子后头,发现了一道小门。那道小门挂着门栓,奴婢把门栓一打开,朝外头看了看。原来这道小门,是直通府外的!”

直通府外的门?

庄婉仪吃了一惊,而后才想到,杏林院的确是府里最角落的一个院子。

老将军想用来安度晚年,那么有一道方便出入府的小门,也不算什么。

小门不稀奇,藏得如此隐蔽,才叫稀奇。

看府中众人的样子,似乎都不知道有这道小门,否则怎么会让她一个女眷独自住在这里?

“这件事千万别说出去,你把那道门隐藏好了,别叫人看见。”

抱竹嘿嘿笑道:“放心吧小姐,那道门上爬满了常青藤,看起来和墙没有什么两样。若不是我眼尖,根本发现不了。”

庄婉仪点了点头。

这道不为人知的门,兴许以后会对她有用。

总得隐藏一些什么,不能让敌人将她完全摸透。

弄琴抱着花枝走进来,听见抱竹的话,便问道:“抱竹发现了什么?”

抱竹心直口快,“我发现了……”

“没什么,她就是发现了杏花树下的蚂蚁窝,这也值得来说嘴。”

庄婉仪笑了笑,打断了抱竹,没让她把话说完。

抱竹神情顿了顿,一时难以会意,庄婉仪已经岔开了话题。

“我想到带什么回府了,这满院子的杏花梨花,拿来做糕点岂不好?弄琴,你去替我采一些花瓣来吧。”

“哎。”

弄琴把手上的花枝插进了瓶子里,“抱竹,咱们一起去吧。”

抱竹身形还未动,屏娘已经笑着迎了上去。

“我就喜欢那杏花香甜的味道,小姐,奴婢同弄琴去采花,让抱竹先在这里伺候一会儿吧?”

庄婉仪赞许地看了她一眼。

屏娘知道她对弄琴有所顾忌,这是特意把抱竹留了下来,免得她跟弄琴把话说漏嘴了。

饶是抱竹再迟钝,这下也看懂了。

“小姐,为什么要瞒着弄琴?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,惹小姐不开心了?”

以前庄婉仪待她们三人,都是亲如姊妹,从不隐瞒什么的。

自从进了将军府,她对弄琴的态度,就隐隐产生了变化。

庄婉仪不知从何说起,前世的经验教训,让她无法再信任弄琴。

“她没做错什么,只是我的一点疑心罢了。总之你们日后对她说话,要留个心思,不要把我的事全都告诉她,知道了吗?”

抱竹心思不多,但是忠心听话,她还是明白的。

“小姐放心吧,我记住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