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农门美娇妻》全文在线阅读

完整版《农门美娇妻》全文在线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在刘家吃过中饭,刘晓冬和项秦也没再多待,俩人就准备离开了。

“娘,别送了,快回去吧。”

“路上小心啊,好好照顾姑爷。”这话田氏是说给项秦听的,项秦自然听了出来。

项秦并没有说什么,只对田氏一抱拳,说了句“告辞。”

临走的时候田氏又悄悄塞给刘晓冬一个小布包,刘晓冬回到家打开一看,发现是一块蓝色的布,刘晓冬摸了摸,虽是看不出是什么料子的,但是摸上去还挺舒服,想必是田氏知道自己没什么合适的衣服才给了她一块布让她做衣裳。

正好刘晓冬从刘家带回来一包针线,本来她是想把自己身上这套肥大的衣服改一改,现在有了布,刚好可以再做一身衣服换着穿。

说干就干,刘晓冬先拿着布在自己身上比了比,按着身子的大小,先用剪刀把布裁成一片一片的,然后细细的缝起来。一开始她还听见项秦在院子里劈柴的声音,后来她做的认真,连项秦什么时候出去的都不知道。

做了一个时辰的衣裳,刘晓冬只觉得眼睛酸痛,便把手里还没做完的衣裳放下,揉了揉眼睛走出了屋子。

走到屋外,顿时吃了一惊,这满院子的大蓟是怎么回事?难道都是项秦去挖的不成?正想着项秦就从外面走了进来,肩上还扛着一大捆的大蓟。

刘晓冬真得震惊了,“这都是你挖回来的?”

“嗯。”项秦把肩上的草药卸下来,掸了掸自己身上的土。

“你怎么挖了这么多?”刘晓冬看了看项秦挖回来的草药,这得有二十斤了吧!这院子里哪有地方晒啊。

“你不是说这是药吗?”潜台词就是,药是值钱的东西,能多挖点自然要多挖点了。

“但是这么多草药院子里也晒不完啊。”

项秦从厨房旁边的小屋子里拿了一卷细细的铁丝出来,“用这个穿上晾起来就行了。”一边说一边就开始往铁丝上穿草药。

刘晓冬听他这样说觉得他说的也有理,干脆也跟他一起穿草药。顺便把昨天晒得药翻了翻,这样才能晒得均匀,也更容易晒干。

穿完草药,找了地方挂好,风一吹,院子里全是大蓟的药香味儿。刘晓冬顿时觉得项秦这个人看上去五大三粗像个莽夫,不想居然还是个心灵手巧的。心里对项秦的印象又改观了一些。

又过了两日,项秦又该去山上打猎了,刘晓冬跟项秦说再带上她去,项秦也同意了。

这次俩人上山带了不少布袋,不过刘晓冬这次不想再挖大蓟了,她想找找看有没有其它的草药,大蓟他们已经挖了不少了,太多了就会失了价值,到时候再卖就不值钱了。

项秦去打猎,刘晓冬就在项秦打猎的附近寻找草药,找了许久终于发现了几株长势喜人的白芷。正是在上次打猎的河边芦苇从的对面,虽然不多,但是白芷本身长得就比其它的草药要大,所以它能入药的根也比较大,这样即使数量不多,但如果真的把它们都采出来,然后再把根晒干切块,也不少了。

总之,上了两次山都找到了她想要的药材,刘晓冬还是挺开心的。

那边的项秦已经打了两只兔子,一只白的,一只灰的。过来看到刘晓冬正在挖药,便把兔子放到一边去帮忙。

“你打完猎了?”

“嗯。”项秦拿起一株刘晓冬已经挖出来的白芷看了看,“这是什么药?”

“这个叫白芷,主要治风寒头痛的,补过也能活血止痛。”刘晓冬又指着自己正在挖的一棵给项秦看,“你看它外面是黄褐色或者是褐色的,有的上面还有白色的伞状小花,有的还有果实,就是这种长圆形的。”

“而且,白芷的味道很浓烈,你应该也闻到了吧。”

项秦点了点头,刘晓冬又接拿起另一株已经挖出来的给他看,“挖的时候要小心不要把它的根给破坏了,它的根是入药最主要的部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项秦应了一声,就准备开始挖,刚挖的时候挖的还很慢,后来渐渐找到了方法,越挖越快了。最后有三分之二都是项秦挖的。

刘晓冬跟项秦把河边的白芷都挖完也才挖了二十几株,刘晓冬又往附近转了转,看见前面比较干燥的地方长了一小片野百合。

“你现在这里帮我收一下白芷,我去前面采几株百合。”百合有美容养颜的功效,刘晓冬想采些百合改善改善自己现在样子。

“这边野兽多,我马上弄好了,跟你一起去。”

“也好,今天多谢你了。”

项秦也不多话,快速的把白芷装好,然后跟上刘晓冬的步伐,去前面摘百合。

“这也是药?”项秦还从来没听说过花也能入药。

“对啊,百合能润肺止咳,安神静气,还能美容养颜。”说道美容养颜,刘晓冬说话的语气不禁有些失落,这额头上的疤估计是好不了了。

“你懂的还不少,这都是从书上看来的?”

刘晓冬心里一惊,自己的表现怕是已经引项秦的怀疑了,她的表现太不像是个村姑了,村姑哪里会认得这么多药,不过她的脸上看出一丝慌乱,“对啊,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。”

反正她之前也摔到过脑袋,有些事情她也能推到这件事上来。就算项秦怀疑,只要她不承认,他也没有办法。

所幸项秦并没有在追问什么,不过这倒使刘晓冬有些摸不着头脑了,项秦到底有没有怀疑她?还是只是随口一问?

正回家的路上,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,刘晓冬是怕自己说多错多,而项秦本就是个话不多的人,所以这一路上除了走路的声音显得有些过于安静。

回到家中,项秦自动的去做饭,刘晓冬就在院子里收拾那些他们采回来的药,也不忘把前两天晒的药翻一翻。

“饭好了。”

“来了。”刘晓冬应了一声,然后洗了手就过去了。

项秦今天烧了今天打回来的兔肉,其他的还跟平时一样,一碟咸菜,几个馒头,一碗白粥。不过刘晓冬还是挺知足的,但是同时又有些不好意思,自己毕竟是嫁了人,却不会做饭,她想着以后要多学学。

项秦往刘晓冬的碗里夹了几块肉,然后自己却闷头吃着咸菜和馒头,刘晓冬心里挺过意不去的,于是也给他夹了几块肉,“谢谢,你也吃。”

“我天天吃肉都吃腻了。”不过项秦也没拒绝,吃过刘晓冬夹给他的肉也再没把筷子伸向肉菜。

显然这兔肉是项秦专门烤给刘晓冬吃的。

刘晓冬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,除了爹娘很久没人这样关心过自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