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本小说《总裁诱妻入局》全文免费阅读

完本小说《总裁诱妻入局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帮他把坐的位置调整好,又细心的打开电视,在他手边放了几本杂志和空调遥控,更是连水都帮他倒好了,一伸手就能拿到之后才离开。

看着穆潇潇走出去,顾淮珂的唇边,逸出一声深深地叹息。

回到艾溪的病房,看着他还在静静的睡着。

想起刚才路过主治医生江医生的办公室,江医生跟他说的话,穆潇潇的心更沉重了。

江医生让她尽快想办法安排艾溪的手术,他现在病情已经越来越严重了,血液的心输出量越来越少,近几天,他更多的时间会睡着,这是体内供血量不足的自我保护。

“妈咪别走……”睡梦中的艾溪转了个身,不知道梦见了什么,迷迷糊糊的咕隆着说。

穆潇潇眼神一暗,痛苦的闭上眼睛,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来。

过了半响,睁开眼睛紧紧地咬住下嘴唇,穆潇潇好似下定决心一样,眼神已经不再迷茫了,取而代之的是坚定而执着。

艾溪的身体已经不能再等了,不管用什么办法,她都要去求古溪岩答应让祁医生尽快帮艾溪动手术。

帮艾溪重新盖好了被子,她走了出去。

找了个护士问了古溪岩的病房,看着护士带着不屑的表情,不用想也知道,护士把她当成了那些投怀送抱的女人。

只是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理会别人怎么想。

大步走到古溪岩的病房门口,在门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不管古溪岩怎么侮辱她,她都要承受住。

颤抖的手,轻轻的在病房的门上叩了叩。

“进来。”一贯清冷的声音,听不出来任何情绪。

穆潇潇推开房门,就看到古溪岩坐在病床上。因为是高级病房,房间里并不是医院里面千篇一律的纯白色,而是浅浅的蓝色。浅蓝色的色调比起白色的病房明显更让人觉得心情愉悦一点。

病床上的古溪岩,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靠在床头,面前放了一张精致的小桌子,桌子上放着最新款的Apple笔记本。

看到穆潇潇进来,嘴角扬起一抹轻佻而又邪气的笑容。

“这不是新上任的古夫人么?终于舍得离开你的老情人关心关心我这正宗的丈夫了?”

心里的妒火,一波一波的往上涌。

“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,淮珂哥只是……”穆潇潇双手紧紧的交握,无意识的揉搓着双手。

只是话还没说完,就被古溪岩打断了。

“淮珂哥淮珂哥,啧啧,叫的可真是亲热。”古溪岩心里的酸意像发了酵一样,四肢百骸都充斥着嫉妒。

说出来的话,刻薄而又无情,“穆潇潇,你还真是不知羞耻。”

尽管已经预计到古溪岩不会轻易的放过她,可是这样的话从挚爱的人嘴里说出来,她的心,还是如刀割一样的疼。

“溪岩,我跟淮珂哥真的是清白的?”声音黯哑的穆潇潇无力的解释,这样的话她跟古溪岩说了很多次,他从来都没有相信过。

溪溪岩岩,我爱你至深,你怎么能一点都不相信我?哀伤穆潇潇在心中呐喊。却无法说出口。就算她说出来又怎么样?误解她至深的古溪岩也根本就不会相信。

被妒火蒙蔽了心智的古溪岩,刻意忽略她的哀伤。

更加恶毒的话,从嘴巴里面一句句的吐出来:“这么可怜兮兮表情,当初我怎么会瞎了眼,没看出来你这么会装?记住你现在的的身份,你现在是有夫之妇,再跟顾淮珂不清不楚不清不白的,丢的不仅是你自己的人,还丢的是我的人”

穆潇潇刻意忽略鲜血淋漓的心,表情隐忍而克制,尖锐的指甲狠狠的掐进手掌:“不管你信也好,不信也好,我从未跟淮珂哥有过什么。我只是把他当成哥哥,他也只是把我当成妹妹。”

“好一个哥哥妹妹的,是情哥哥情妹妹么?”古溪岩扬了杨眉毛,冷峻的脸上带着深深地讽刺。

这个认知让他更加愤怒。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。力道大的让前天被车玻璃砸的伤口崩裂开来。血一滴一滴的滴在病床上,如同一朵朵鲜花绽开。

穆潇潇沉寂了。消瘦的肩膀颓废的垂下来。

古溪岩心里闪过深深的讶异和心痛。

从认识她的那天起,她一直是坚强而隐忍的,好像任何事情她都那么淡定。

曾经就是因为她这份特别,他几近痴迷。心里五味陈杂,各种滋味都有。

“咚”的一声,惊醒了沉思中的古溪岩。

面前的穆潇潇竟然对着自己跪下了。

向来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古溪岩惊得反射性的伸出手想要去扶起她,却在半路顿了顿又收回来。双唇抿的紧紧的,脸色沉的可以滴出水来。

穆潇潇,你就这么在意那个孽种么?为了他竟然可以跪下?你的清高跟倔强去哪里了?

穆潇潇的脸上带着义无反顾的决然。

瘦弱的身躯跪在哪里,却丝毫不显得卑微,反而流露出一种独特而致命的诱惑。

古溪岩心头一窒,目不转睛的看着她,这样的穆潇潇最能吸引人的全部注意力。

“溪岩,我求求你,救救艾溪,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。”穆潇潇亦紧紧的盯着古溪岩的眼睛,一字一顿的说到。带着豁出一切的架势。

“如果我说,要你这辈子都不准离婚呢?”忍住心头产生的悸动,古溪岩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。微微颤抖的双手泄露了他的情绪。

只是不知道是恨还是心疼。

“我答应。”穆潇潇木然的回答。脸上平静无波。

现在古溪岩提的任何条件,她都会答应,只要艾溪能快点好起来,什么事情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了。

整个病房静谧得可怕。

穆潇潇直挺挺的跪着,好似没有知觉。古溪岩也沉默着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时间一点一滴的流淌,“我会安排祁医生明天给你儿子动手术。你要记住你答应过我的事情。”古溪岩突然出声,打破了这份静谧。

穆潇潇惨淡对着古溪岩笑道:“谢谢!”

一声谢谢,在两个人之间筑起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。或许这道鸿沟三年前就已经存在了。只是两个人,自欺欺人的不敢承认而已。

“潇潇……”一声略带急促的声音叫道,是顾淮珂。

打完针在病房里没有看到穆潇潇的顾淮珂,着急的四处找她。还是前台那个好心的护士,看到他着急的样子,告诉他穆潇潇过来问了古溪岩的病房在哪。

略一思索,他就知道她肯定为了艾溪的手术来找古溪岩了。

除了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,更是对穆潇潇充满怜惜。

古溪岩还不知道怎么为难她。怕她吃亏,匆匆忙忙的跑进来,连门都顾不得敲。

一进来就看到穆潇潇跪在地上,古溪岩带着得意的笑容看着她。

“潇潇,对于这种畜生,你还跪他做什么?他这种冷血的人,根本就不配。”顾淮珂一个大步跨到穆潇潇的身边扶她起来。

既然已经谈好了条件,穆潇潇也就顺势站起来,跪在冰冷的地面太久,膝盖已经没了知觉,一个踉跄差点摔倒,还好顾淮珂扶着她。

冷冷的看着这一幕,更因为顾淮珂扶着穆潇潇的手而万分刺眼。古溪岩眯起的双眼里透嫉妒的杀气,宛如实质。小小的病房里瞬间冷气四溢。

“淮珂哥,溪岩已经答应让祈医生为艾溪做手术了。”清冷的声音淡淡的说着这件事。虽然古溪岩终于答应了救艾溪,可是他们两个人之间,再无可能。

如果说回H市之前她还对古溪岩尚存着一线希望,那么此刻的她,已经彻底知道古溪岩到底有多么的恨他。宁可赔上自己的一辈子也要很很的报复她,折磨她。

“潇潇,我们一定会有别的办法……”还没意识到穆潇潇说了什么的顾淮珂,说到一半突然醒悟过来她说了什么,惊愕的顿住了。

古溪岩答应了?

他怎么会轻易的答应?如果他这么轻易的就会答应,又怎么会非要穆潇潇跟他结婚?如果他这么轻易的就会答应,又怎么会这么多天迟迟不松口?

顾淮珂迅速的反应过来,怒视着病床上的古溪岩。“你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?”

古溪岩笑的肆意而又狂妄:“就算我对她做了什么,也是我们的家事。”他着重的咬了“家事”这两个字,“你姓顾,而她已经是古太太了。我都还没有让你离我太太远一点。你凭什么立场来跟我说这句话?”

“你……”顾淮珂冲动的抡起拳头,恨不得一拳打掉他脸上的笑容。

穆潇潇紧紧拉住他的衣服,不让他那么冲动。

艾溪的事情已经解决了,她不想再这个时候,让两个人再起冲突。更何况她也从未想过要跟别的人有什么牵扯,严格来说,她答应古溪岩的条件,并没有损失什么。

顾淮珂被穆潇潇拉住,看到她坚定的眼神,狠狠的对着空气砸下拳头。脸上充满不甘心。

恨恨的扶着穆潇潇出门,不再理会身后的古溪岩。

看着他们走出去,古溪岩的脸上,瞬间没了笑意。

过了半响,愤怒的挥手将面前的桌子连同电脑挥下床,摔了一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