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《总裁诱妻入局》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《总裁诱妻入局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“下回长长脑子!”酒吧经理保养得宜的手,差点都要点到服务生的额头上了。“走,去看看又是哪个祖宗在这打架。”

酒吧经理一边说,一边往打架的地点走。

走到旁边,看到碎了一地的酒杯什么的,还有断掉的桌子,脸上又是一阵抽搐,心里都在滴血。暗暗把打架的两位祖宗八代骂了个遍。

“古少?顾少?”待到看清打架的两个人是谁的时候,一阵诧异。

这两位,一个浑身上下的冷气四溢,寻常人在他面前大声说话都有点胆怯,等何况动手?另一位出了名的温文尔雅,从来都是翩翩贵公子一枚,平时见到他变脸都难,今天这两位是怎么了?

显然眼前的两位并不买他的账,看都不看他一眼。仍用目光狠狠的瞪着对方。

酒吧经理小心翼翼的看着这两位,一阵头大。

不小心瞥见顾淮珂软软垂下的左手,明显的伤的不轻,惊呼出声“顾少,你的手……”顾淮珂也知道左手肯定骨折了,只不过看着还单膝跪地的古溪岩,他也伤的不轻吧?

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,酒吧经理头上又是一阵阵冷汗。

眼前的古溪岩,脸色惨白,浑身被冷汗浸湿了,浅色棉质的手工衬衫,紧紧的贴在身上。

在众人的目光中试图站起来。然而跪地的那条腿,明显用不上力。

嘴巴里面一阵阵苦涩,酒吧经理的笑容有些惨淡,这两位天之骄子哪里打架不好,偏偏在自己的酒吧里打起来了,还都挂了彩。万一事后追究起来,自己哪有什么好果子吃?

酒吧经理想要搀起古溪岩,伸出的双手被他推开,古溪岩竟然咬牙自己站起来了。

高大的身躯站在那里,带着一如既往的尊贵和冷峻。惨白的脸色也无法掩饰,带着无可俾睨的气场。

“顾淮珂,要怪,就怪你当年没有撞死我。”

顾淮珂的向来温柔脸上少了一零一号的笑意,变得面无表情。转身走向酒吧大门,只是走之前丢下一句话:“古溪岩,你他妈连畜生都不如!希望你有一天不要后悔。”

留在原地的古溪岩,看着顾淮珂的背影,心里有些惊疑不定。顾淮珂的表情,好像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。

随即暗自嗤笑自己,有什么内情?当年自己出车祸,亲眼看着顾淮珂带着穆潇潇离开,而穆潇潇丢下大马路上无人问津的自己,头也不回。这还不够么?

围观的众人,被两个人的对话透漏出来的信息惊住了。

原来三年前古溪岩的车祸竟是顾淮珂撞的?而协盛集团也是那个时候濒临破产的边缘,年轻的古溪岩一手力挽狂澜,才让协盛集团起死回生,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被誉商界的天才。

随后就发生了车祸,只是没想到竟然是顾氏集团少爷顾淮珂撞了他?今天又看到两个人剑拔弩张的诡异气氛,这其中,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

众人好像闻到了八卦的味道。

丝毫不理会旁边围观的人的窃窃私语和各种猜测。古溪岩径自拿出电话给司机打了个电话吩咐他过来接自己。

酒吧经理擦了擦头上的汗,赶紧跑过去扶着古溪岩到旁边没有被战火波及到的位置上坐下。随后叫服务生过来打扫。

古溪岩只是一个冷冰冰的眼神,四周的人分明都深切的感受到空气中的温度直线下降,纷纷散开溜了。

混乱的酒吧,又恢复之前的灯红酒绿,醉生梦死的暧昧。

之前发生的事情,好像一潭静水,被风吹过之后又恢复平静无波,了无痕迹。

走出酒吧的顾淮珂,因为受伤没办法开车,随便在路边拦了一辆车。

“去协盛医院。”记挂这穆潇潇跟艾溪,想也不想的报了地址。

出租车熟悉的穿过大街小巷,一会就停到了协盛医院门口。

在医院门口略微停顿了一会,他不知道怎么跟穆潇潇解释,想了一会儿顾淮珂才苦笑了一下,举步走了进去。总是要面对的。

“潇潇……”顾淮珂走到艾溪的病房,就看到穆潇潇安静的坐在艾溪的病床上,看向艾溪的眼神,充满了担忧。

“淮珂哥,你怎么了?”穆潇潇看向顾淮珂,他脸上青青肿肿的,好不吓人。

顾淮珂一时不知道怎么跟她说,“潇潇我没事,只是古溪岩他……”撇开视线,不忍看到穆潇潇失望的眼神。

穆潇潇看到顾淮珂这个样子,哪里还有不明白的,一颗心瞬间沉到谷底。

心凉凉的,最后一丝希望也湮灭在顾淮珂逃避的眼神之中。世界静止了,她甚至可以听见自己缓慢的心跳声,能感觉得到自己血管里面血液流动的声音。

眼前一片灰蒙蒙的,失去了色彩。耳朵里听不见任何声音。好像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。灵魂仿若漂浮在空中,看着自己的身体以一种僵硬的姿态站在那里。

“潇潇……”顾淮珂看着静悄悄的穆潇潇,心疼的叫着她。这样安静的穆潇潇,大概是真的绝望了。他宁愿她哭出来,这样至少证明她还是有情绪的。

用没有受伤的右手,紧紧的搂着穆潇潇。穆潇潇消瘦的肩膀已然可以摸到骨头了。顾淮珂心疼极了。“潇潇,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,一定会有办法的。”

失魂落魄的穆潇潇,终于被这句话拉回了些许理智。这才看到顾淮珂垂下来的左手。顿时大惊失色:“淮珂哥,你的手怎么了?”

“没事,”习惯性的揉了揉穆潇潇的头发,顾淮珂安慰道:“最多就是骨折了,先上来看看你,等会就去看医生。”

穆潇潇心里充满感动,顾淮珂一定是知道她着急艾溪手术的事情,没来得及看医生就过来了。这份心意,还有从小到大一直陪在他身边的情谊,她牢牢的记在心里。

眼眶有点泛红,鼻子酸酸的。感动异常的看着顾淮珂,“淮珂哥,幸好有你在身边,不然这么多年,我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。”

“说什么傻话呢,你是我妹妹不是么?”顾淮珂宠溺的说到。从小跟穆潇潇一起长大,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。他清楚的看到穆潇潇过得多么的艰辛,忍得多么辛苦。

“还真是郎情妾意啊,这一幕还真是感人。”一道带着讽刺的声音传来,打破了两个人之间温馨的气氛。

不约而同的转过来,就看到古溪岩坐在轮椅上身后战战兢兢的跟了一大批医护人员,满面嘲讽的看着这边。

青青紫紫的脸上一片暗沉,向来平静的眼神充满深深地妒火跟怒气,好不吓人。

穆潇潇也被这样的古溪岩吓了一跳,看到他浑身是伤反射性的想要关心他。随后又黯然的反应过来,

他现在这么恨她,又怎么会稀罕自己的关心?说不定还会笑自己假惺惺。

“古大少爷还能在这看戏,看来是还没有被打够了。”穆潇潇的欲言又止和黯然,站在他面前的顾淮珂一目了然。

“淮珂哥,走吧,我陪你去看看手。”穆潇潇感受到两个人的针锋相对,害怕他们又打起来,就想把顾淮珂带离这个是非之地。

这个傻妹妹,看出她的小心思,顾淮珂只能在心里暗叹。不想她为难,顺从的跟着他一起去了。

看到离开的两个人,特别是穆潇潇一个眼神都没有看过来,却对顾淮珂嘘寒问暖,两个人那么亲密暧昧,古溪岩的心里又妒又恨。

“Shit!”恨恨的锤了一下身下的轮椅,吐出一句脏话。

身后的医护人员全都眼观鼻鼻观心,一句话都不敢说,生怕这个时候让大老板把怒气发泄到自己身上。

“淮珂哥,你是跟溪岩动手了吗?”看到他们两个的样子,顾潇潇哪里还有不明白的?心里充满了愧疚和不安。“为了我和艾溪,害你又受伤了。”

“跟你没关系,我忍下很久了,早就想揍他了。”

顾淮珂知道这丫头又把什么责任都往身上揽,露出温柔的笑容,出声安慰道。

穆潇潇更是愧疚,她知道顾淮珂是为了安慰她而已。

“顾先生的外伤已经清理好了,伤口还是要注意不要碰到水,免得感染。至于手臂则有点骨折,需要上石膏固定,平时注意不要动手臂,避免碰到手臂避免骨头长错位了。20天以后来医院进行复查,看看复原情况。我已经开好了药,你今天先去打个消炎针。”带着眼睛的医生尽职尽责的嘱咐道。

两个人向医生到了谢,穆潇潇陪着顾淮珂挂了点滴。

担心艾溪醒过来看不到自己,穆潇潇有点不安,可是看着顾淮珂浑身的伤,又有些担忧,顾淮珂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,浅浅的笑了。“你昨天晚上不在,小艾溪肯定害怕了,你去陪他吧,我这么大个人了不会走丢的,你在这里我都不好意思跟漂亮的护士聊天了。”

小小的幽默了一把,成功的让心头沉重的穆潇潇,稍稍开怀了一点。她也知道顾淮珂是体贴的想要让她开心一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