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《久婚成殇》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《久婚成殇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“住手!”(住手!)

两道男声从不同的方向响起,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,何以南从人群中气喘吁吁的挤了进来。

所有视线都不约而同的落在了他身上,只有站在姜正霆身边的秦子越才知道,刚才姜正霆也喊了那么一嗓子。

“这不是何家大少爷吗?”

“当年就是他带着怀了孩子的左蔓私奔,被家里的老爷子赶出了国,怎么突然又回来了。”

何以南无视众人的窃窃私语,冲过去将左蔓护在身后。刚下飞机就参加这种晚会,原本对这个晚会还没兴趣,如今看来,好在自己来了。

“以南。”左蔓诧异的看着何以南,几年不见,面前的男人依旧温文尔雅,只是眉宇间多了些成熟与稳重。

“对不起我来晚了。”何以南旁若无人的握紧左蔓的手,在看到左蔓的脸时一愣。好在及时反应过来,重新看向被晾在一旁的周婧雨,“你要的珍珠已经找齐,至于鞋子——”

说到这,何以南在支票上迅速写上一串数字,递到周婧雨面前,“你脚上的鞋虽然是新款上市,但一百万也足够买你十双了。关于你身上的轻伤,我则可以认为你是恶意勒索,简称碰瓷。”

“你!周婧雨方才的得意,被何以南三两句话堵得说不出来,更重要的是何以南的身份丝毫比姜正霆也差不了多少,真弄起来怕自己收不了场。

“蔓蔓,我们走。”何以南露出一个沁人心脾的暖笑,拉着左蔓便往外走,方才还看热闹的人,一个个都自觉后退让出足有一米宽的道路。

‘啪啪——’

拍掌声在这鸦雀无声中突然响起,姜正霆似笑非笑的从楼梯上下来,鹰眸最后落在何以南身上,“真是精彩,看来这几年何少长进不少,可何老爷子似乎还是没把你调教好。这是我地盘,打算这么就走了?”

“霆哥哥——”撑腰的终于出来了,周婧雨立即飞奔进姜正霆怀里,朝着左蔓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。

四年前的记忆历历在目,要不是当年被何老爷子绑出了国,当年的自己就会跟姜正霆不死不休。

如今左蔓好好的出现,何以南也不想一回国就多生事端。冷漠接过侍者手中的香槟,向姜正霆举起,“许久不见,霆少还是这么的咄咄逼人。”

一杯酒饮尽,他最后一句‘告辞’便牵着左蔓往外走。

姜正霆瞥了眼那喝完的酒杯,视线定格在他们相握的手上,冷冷一笑,不紧不慢的吐出几个字,“小池病了。”

感觉到左蔓忽然停下的脚步,何以南低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小池是我生下的孩子,你先走吧。”最后一句话落下,左蔓松开了何以南的手。

不管过了多久,姜正霆总能一针扎到她的死穴。从前是这样,现在还是会这样。

看到姜正霆面无表情的离开,她抛下众人各种不解的目光,追着姜正霆出去,“小池怎么样了?”

“病痛中的儿子思念母亲,而你却跟野男人厮混的火热,觉得够格做母亲?”姜正霆双手插兜径自往前走,看都没看她一眼。

左蔓急跑两步,挡在他面前,“别信口雌黄侮辱人,在楼上的你看得清清楚楚,我没有跟任何人厮混。倒是你,成功的找了个周婧宁的替代品。睡完姐姐睡妹妹,还真是不挑嘴。”

下一秒,姜正霆阴冷的鹰眸落在她身上,浑身一股戾气围绕,“看来你是不想见小池了。”

隐隐听姜正霆话语中有让见小池的意思,左蔓立即收起了全身武装,“你愿意让我见小池。”

姜正霆唇瓣紧抿没有说话,而是径自往外走,最后钻进了车厢。

见状,她楞了两秒,随即也跟着钻了进去。

而此时,一道怨恨的目光死死盯着他们车子消失的方向。直到车影彻底消失,周婧雨才恨恨的收回目光。

狭小的车厢内,俩个人一人一边的坐着,一股浓重的火药味在空气中蔓延,连带着开车的杨川都不自禁打了个哆嗦。

车子刚停在别墅门口,左蔓便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,抓着下人就问:“看到我儿子了吗?”

“你是谁?谁让你进来的?”

尖锐的女声传来,左蔓抬头便看到姜母那张画着精致妆容的脸。眼角撇了眼跟在后面的姜正霆,她沉默的侧身从姜母身边钻了进去,果然看到躺在床上的小池。

“妈妈——”看到左蔓,小池激动的从床上爬起来,带着哭腔的嗓音听得左蔓瞬间落了泪。

左蔓紧紧将小池拥在怀里,不停的亲吻着小池脸颊,哽咽问:“怎么会生病呢?”

“他要把小池送到奶奶那里去,小池不想去所以就故意把自己淋病,这样就走不了。”

听着小池这自虐的行为,左蔓既愧疚又心疼,“你这个傻孩子,奶奶会对你好的。”

“可是奶奶要带小池出国,小池走了就很难见到妈妈了,小池舍不得妈妈。”小池呜咽的哭出声,懂事的过分。

左蔓眼泪跟着不停坠落,身体因为抽泣而不停颤抖,“对不起,都是妈妈不好。”

“不怪妈妈。”小池呜呜哭着,两母子抱成一团。

追到门口的姜母看得一脸愣住,“这……这是左蔓?”

“你先回去吧,孩子的事情以后再说。”姜正霆凝视着这一幕,心烦意乱的松了松领带。

要不是亲口听见,他都想不到,孩子竟然为了不跟母亲走,能做出这种事情来。

“可孙子我还没……”

姜母还没说完,姜正霆便接了过来,“小池跟你不熟,一时半会也不会跟你走,先等他接受了你再说。”

看眼下情况,一时半会也确实带不走自己孙子。姜母不满的沉下脸,“那我明天搬来这里住,等跟我孙子处好了关系再带他走。”

让人送走姜母,姜正霆站在门口凝视着这对母子许久,才重返回自己卧室。

撇到姜正霆离开,小池马上松开左蔓,小手擦干眼泪,“妈妈,舅爷他们还好吗?这次妈妈来了,是不是他还会让你走?”

面对小池天真无邪的双眼,左蔓不忍欺骗,“妈妈没法拿到你的抚养权,你以后就要一直跟着你爸爸生活。要像对妈妈一样对爸爸好,这样他才会对你好,知道吗?”

“我才不稀罕对我好,我不喜欢他。要不是我故意生病,他都不会让妈妈来的。”小池气愤的攥紧拳头,像极了发怒时的姜正霆。

左蔓握住小池的手,柔声哄道:“那我去跟你爸爸说,今天不走了好吗?”

小池脸上的愤怒瞬间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是满心欢喜,“真的吗?”

“真的。”

左蔓重重点头,心里却忐忑不安。姜正霆对自己如此厌恶,自己的请求他也不一定能答应,说不定还会被挖苦一番。

可小池那双期盼的双眼,她又实在舍不得让他失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