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帝少的枕上欢宠》全文免费阅读

完整版《帝少的枕上欢宠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 陈姐吓得连忙追上去,边跑边喊:

  “放开!你放开她!来人啊!抓流氓!救人!”

  可酒吧里的人都像是没听见,没有任何人愿意多管闲事。

  午夜十二点,街道无比冷清,并没有什么行人。

  萧浅歌被拽着,怎么也挣脱不开。

  她头晕眼花,难受的喝止:“你放开我!放开我!”

  “给我闭嘴!等下老子保证让你叫个够!”

  龙哥邪恶的冷哼。

  门口一辆黑色的面包车门打开,几个穿着黑色背心的男人下来,帮着龙哥一起拉。

  要是被拉到车上去,后果肯定不堪设想!

  陈姐立即上前,想要拽住萧浅歌。可一男人却一脚狠狠的踹过去。

  陈姐也喝了些酒,这一踹她直接倒在地上,xiong口猛地抽痛。

  “陈姐!”

  萧浅歌担忧的大喊,她用高跟鞋狠狠踹向身旁的另一个男人。

  男人痛得嗷嗷直叫,萧浅歌趁势便用力挣左手、用尽全力往陈姐的方向奔。

  可拉住萧浅歌的龙哥力气极大,直接拽住她。

  萧浅歌整个人被拽得倒在地上,龙哥拖着她就往面包车走去。

  牛仔裤在地面摩擦的“沙沙”作响,皮肤也传来剧烈的疼痛。

  眼看着离车越来越近,萧浅歌想着办法时,冷硬的命令声传来:

  “住手!”

  清冷的声音犹如从地府传来,在萧条的夜色中更令人心生胆寒。

  萧浅歌和龙哥等人朝着声音发源处看去,可还没看到什么,十几个穿着西服的黑衣保镖已经冲了上来。

  一人一掌劈在龙哥手臂上,龙哥痛得松了手,那人便直接将他拽开。

  萧浅歌的身旁总算空了,可龙哥和那些流氓,却被十几个保镖围着狂揍。

  她正在纳闷时,忽然,巨大的黑影笼罩而来。

  萧浅歌抬头,就看到墨庭笙那张清贵散发着寒气的面容。

  她的心猛地发紧,墨庭笙,他怎么会来?

  墨庭笙看着她狼狈的样子,眸中的阴鸷更甚,他一把将她横抱起来,迈步往宾利走去。

  而倒在地上的陈姐也被一保镖扶起来,上了另外的车。

  她看着前方的男人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  那是墨庭笙吗?浅歌什么时候认识了墨庭笙?墨庭笙竟然来救她们了!

  陈姐向来急性子,不住的问坐在旁边的司机:

  “你们是专程来救我们的吗?话说浅歌什么时候认识墨总了?他们关系如何?”

  开车的司机蓝特面无波澜,像个石头人,并未回答陈姐的问题。

  陈姐也不在乎他的冷酷,激动的自言自语。

  而另一边的车内,气氛却十分逼仄。

  萧浅歌坐在里面,依旧有些心有余悸。

  她本来绑成马尾的头发有些凌乱,衬衣扣子也散开了颗。牛仔裤被磨破,大腿处还有不少鲜红的划痕,让本就冷清的她看起来多了些许凄美和柔弱的魅惑。

  墨庭笙看着心里却莫名窝火。

  车子停在别墅外,他直接拽住她的手臂往浴室走,一把将她推到莲蓬头下。

  闻到她身上明显的酒味,墨庭笙大手骇然覆上她的脖颈,薄唇抿起:

  “女人,为了他你就这么不知死活?”

  他有让莱森监视她,知晓她在陆白秦公司发生的事情。

  陆白秦袒护夏灵儿,她就难过的去买醉?

  如果不是他派人监视,今晚她因为喝酒会落到什么下场?

  萧浅歌不知道他什么意思,她微微蹙了蹙眉:

  “墨先生,我……”

  “谁给你的资格去酒吧?谁给你的资格喝酒?”

  墨庭笙看着她茫然的样子,大手更加用力。

  又要在他跟前装纯情无知洒脱、说不爱陆白秦之类的话?

  萧浅歌喝了酒,思想哪跟得上墨庭笙。

  她只觉得呼吸变得困难,只能道歉道:

  “墨先生……我错了,以后一定先请示您。”

  所以,这是默认了?

  墨庭笙剑眉紧拧,猛地松开她的脖颈。

  他打开莲蓬头开关,退后两步冷声命令:

  “好好洗干净你的身体和不干不净的心脏!”

  温热的水从头淋到脚,萧浅歌头脑更加清晰,腿上的伤口,也变得清楚。

  她眉心紧蹙,缓缓低下头查看伤口。

  好在只是磨破了皮,晚上擦点药膏就能好。

  可她不知道她此刻的姿势有多诱人,湿透的白衬衣紧紧黏在她的身上,因为她弯腰的动作,而露出那美丽的沟壑。

  她是个妖精吗!

  他直接走上前,亲自替她清洗身体。

  与其说是洗身体,不如说是惩罚。

  他的大手在她白皙顺滑的肌肤上揉捏着,像是要将她身上的肉拧下来。

  萧浅歌隔着衣服,也感觉痛得难受,她下意识的就想逃。

  伸手去推他,可是她湿湿的手却摸到他坚硬的胸膛,吓得连忙就收回手。

  他猛地扣住她的腰,一把将她带进怀里。

  萧浅歌疼得蹙眉,身体被他磨的发软。

  感觉到她倒在怀里,墨庭笙眸色更加暗沉,直接占有了她。

  他和她之间的关系,本就是各取所需。

  她想要他的条件,也必须为她曾经的决定付出代价!

  萧浅歌感觉冲撞一次比一次猛烈,她体力越来越不支,头也开始发晕。

  而且水还哗啦啦的流淌着,她的视线模糊,呼吸也急促的困难,就连想要开口求饶,水也会直接灌进她的嘴巴。

  她只能抿着唇承受着他的占有。

  最后,她只觉得眼前眩晕发黑,便失去了知觉。

  墨庭笙眉心微皱,抱起她往外走去,放在床上。

  此时,酒柜上的手机响起。

  墨庭笙接通。

  莱森询问道:“总裁,那些人怎么处理?”

  墨庭笙目光投向床上安静的女人,眸底深处迸发出狠厉:

  “哪只手碰了她,废!”

  虽然她只是他的情妇,可他的东西,向来不能有任何人觊觎!

  夜,沉寂如死水。

  第二天一早,萧浅歌醒来,看着欧式奢华的房间,揉了揉太阳穴。

  她这是还在墨庭笙的别墅?御盛豪庭?

  她起床,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,想起昨晚,脸又是一片绯红。

  床头的衣服也映入眼帘,墨庭笙竟然留她过夜了?

  她看了看时间,竟然已经八点。

  萧浅歌也顾不得墨庭笙在不在,穿好衣服快速离开,打车前往公司。

  还有三天就是魔幻大戏《猎妖天师》的开幕式,她要进剧组拍摄,在此之前她得处理好夏灵儿之前所有的合同。

  让夏灵儿求着她演戏,只是第一步。

  不过刚到公司,她恰巧碰到夏灵儿。

  打扮甜美的夏灵儿已经没有颓废之气,热情的上前挽住萧浅歌的手臂说道:

  “浅歌姐姐,公司决定让我尽快恢复,需要你帮忙配合我演一出戏。”

  萧浅歌不禁蹙眉,演戏?

  他们又想出什么新的点子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