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《锦绣田园:娘亲好腹黑》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《锦绣田园:娘亲好腹黑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天色尚早,因为家里还有不少肉,并不用特别的去猎一些野味,故而仲淳今日提着一只野兔就回来了。仲淳一推开门,就发现宋熙姣瘫在石桌上,脸转过去背对着门口,仲淳挑了挑眉,不知道这个女人又在弄什么花样。

“栗子啊,你回来了……”宋熙姣一脸颓废地转过头来,看见是仲淳,脸色一变,慌忙坐正,连忙将桌上的纸张收在身后,“你,你回来了啊,今日怎的回来这么早?”

仲淳看着宋熙姣眼神躲闪一脸心虚的模样,脸色一沉,不由得想起了他一直在寻找的东西,连忙上前,伸出手一脸阴沉地看着宋熙姣,“你背后放了什么东西。”

“没,没什么啊……”宋熙姣心虚得紧,往后瑟缩了几步,这原主好说歹说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,怎么可能写出她这样如虫爬蛇走一般的字,仲淳看了必定又会起疑虑,平日里仲淳对她也并没有多在意,宋熙姣想赌这一把,能不被看到那再好不过了。

仲淳脸色瞬间有了几分怒气,抓住宋熙姣的手臂将人带了过来,强行将宋熙姣背在背后的手扳到了前方,见宋熙姣还没有撒手的意思,用力地捏住宋熙姣的手腕,宋熙姣手上脱了力,便松开了手,仲淳见状一把夺过,甩开宋熙姣仔细辨认了起来。

宋熙姣靠着石桌,内心欲哭无泪,说好的穿越的人都有好运气呢!都是骗人的!宋熙姣一脸难受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腕,她并不明白为什么仲淳如此生气,手腕都有了几分肿胀青紫,看着仲淳凑近了努力辨认的模样,宋熙姣依旧有几分尴尬。

仲淳看着纸上歪曲扭斜的字,不由得皱了皱眉头,努力从中辨认也只认出了木桌,木椅这么一些极为简单的字。

“这……是我在统计家里需要置办些什么,以免被人坑骗……”宋熙姣一脸丧气地垂着头,她不敢看仲淳的脸,害怕露出什么让仲淳更加疑惑的地方。

仲淳看着宋熙姣,嘴角抽了抽,“你的字还真是……笔走龙蛇啊。”仲淳一开始就知道宋家三小姐是个草包,没想到都已经草包到如此地步了,也是,这样的字放在谁身上都不会愿意给别人看到,看来是他误会她了。

宋熙姣当然知道仲淳说的不是什么好话,但是莫名其妙就受了这么一顿,任谁都不愿意的,宋熙姣一把夺过仲淳手中的纸张,脸上隐隐含着愤怒,“如果你没有什么其他事情了,那我就先回房了,今晚我不想做饭,也不想吃饭,别来吵着我。”

见宋熙姣如此愤怒,仲淳心里竟有几分慌乱,不论怎么说这次的事情是他太过着急了,误会了宋熙姣。仲淳一把抓住宋熙姣的手,往后一拽,宋熙姣整个人顺着力便摔进了仲淳怀里。

“对不起,是我误会你了。”仲淳浑厚的声音从宋熙姣头顶传来,宋熙姣整个人面前都充斥着仲淳的味道,夹杂着泥土和山的气息,宋熙姣猛然反应过来,整个脸瞬间红成了苹果。

宋熙姣整个人不敢动弹,身子都变得无比僵硬。“日后难免会有写字的地方,作为今日的补偿,我教你写字便是。”

宋熙姣小声地嗯了一声,仲淳便放开了她。宋熙姣感到身上一松,连忙头也不回地跑回了屋子。留下仲淳一个人在原地摸了摸鼻子,好像……这个女人还有点可爱?跟以前好像……有很大不同了。

宋熙姣一回到房间就扑到了床上,虽说古代的衣服没有丝毫的方便可言,但并不妨碍宋熙姣在床上打滚,宋熙姣越想越是脸红,仲淳的声音与气息仿佛还在身边萦绕,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,这对一个万年单身狗来说可谓是难以平复的。

宋熙姣好容易平静了下来,不一会儿便想起了敲门声,“你晚食想吃什么?”刚刚的声音又响在耳边,宋熙姣的脸一瞬间又通红了起来。

“我,我今晚都说了不吃了!”瞬间便把自己蒙进了被子里默念着,不听不听不知道。

仲淳在门外无奈的笑了一笑,本来是想再敲门问问的,想了想还是作罢,饿了总会出来吃的,留一些就好了。

宋熙姣裹在被子里,疯狂地揉自己的脸,冷静宋熙姣,想想你的手腕,原主对他也不是特别了解,说不定他是一个性格暴戾无比的人呢,不能就这么动心。看着自己青紫的手腕,宋熙姣的内心渐渐平静了下来。

深吸一口气,宋熙姣给自己打了个气,要好好加油,至少得过上好日子才行!

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,仲淳直接推门进来了,将一盒药膏放在宋熙姣的桌上,看了看裹在被子里连头都不露的宋熙姣,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,“这是我刚刚去外面的药铺买的药膏,你记得涂在手上,我花了两刀钱,怕你明天算不清账,先告诉你一声。”

“什么,两刀钱?”宋熙姣从被子里翻出来,脸被蒙得红红的,满脸震惊,“什么药膏啊,那么贵,两刀钱。”

仲淳一脚已经踏出门外,皱了皱眉,转过头来,“是比较好的,每天涂抹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的痕迹。”说完便出去了,还不忘带上了门。

宋熙姣一脸肉痛,两刀钱啊,能买多少东西了啊,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知道心疼钱啊……宋熙姣爬起来,拿起桌子上的药膏盒子仔细看了看,看起来是很古朴的小盒子,上面有着很精致的雕花,打开里面是半透明的药膏。

宋熙姣皱了皱眉,“说不起眼也挺不起眼的……感觉像放了很久的样子,也对,这么贵的东西应该也没什么人舍得买吧,不过这么精致的雕花,真的是这样的小镇可以买得到的东西吗?”

宋熙姣躺在床上,打量着手里的小盒子,想了想还是乖乖地涂抹在了手腕上,冰冰凉凉的,倒是有几分舒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