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至富小神医》全文免费阅读

完整版《至富小神医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听到王大锤这样说,人们一下子就安静了,毕竟村里也就这一个大夫。

张大妈格那更是被他的话吓住了,连忙拉住王大锤,苦苦哀求道,“王大夫,王大夫,求求你再给我家富民看看,救救他吧。”

王大锤使劲儿掰开张大妈的手,说:“张大妈,不是我见死不救,是富民已错过治疗的最佳时机,别说我不行,现在就是华佗在世也没辙,您还是别太伤心了。”

“富民啊,我的儿,你命咋这么苦呢。”张大妈几乎哭得都要晕厥了。

“哎,富民还这么年轻,真可惜啊。”

大家也都跟着难过,眼泪也止不住地流。

张家就这么一根独苗,父母都还没亲眼看到富民结婚,更别说传宗接代了。

人生四大悲事,雪上加霜,年幼丧母,中年丧妻,老年丧妻。张家现在要面临丧子之痛,着实让人心疼。

张二立见状赶紧搀扶张大妈,说,“张大妈,您别急,我兴许有办法可以救富民。”

“真的吗?二立,你没骗大妈吧,你真的能治好富民?”张大妈立即问道。

“二立啊,你别在这儿瞎胡闹了,大字不识几个,还说救人,你就在那儿吹牛吧。”

“就是,二立,你这开玩笑也不分场合。”

大家都不相信张二立。

张二立从出生就没离开过村子,作为江户村的人,他们再清楚不过张二立有多大本事,小学都没念完,更不用说学医了,现在竟然敢吹牛说自己能治人,而且是连行医数十年的王大锤都救不过来的人,真是可笑至极。

王大锤恼羞成怒道,“哼,你小子真是满口胡话,我王大锤都医不好的病,你能治?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“对啊,王大夫都是老郎中了,都束手无策,二立,你还是别在这儿丢人现眼啦。”

“二立,你要是真想安慰张大妈,给钱不比啥来得实际。”

看着大家都在数落自己,张二立没有过多理会,只是真诚地望向张大妈,说,“张大妈,富民现在都这样儿了,您就让我试试,说不了真的能救过来,如果我真的没医好他,这30000就给您当作补偿。”

张大妈看着张二立,“二立,你真的有把握治好富民吗?”

“十拿九稳,张大妈请您相信我,,要是在耽搁,富民就真的没救了。”

中毒后最忌讳耽误治疗时间。

“行,二立,富民就交给你了。”张大妈赶紧让张二立开始。

王大锤看到张大妈同意让张二立医张富民,他就急着撇开关系,说:“张大妈,我的药可能还会起作用,但你要是真让张二立救,一会儿富民有什么不测,你可别怪我。”

“对啊,张大妈,王大夫的药不灵验,但张二立就更不靠谱了,你可慎重啊。”

大家现在纷纷和王大锤同一阵营,他们都认为,王大锤都救不了的,换成谁都没用,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张二立,真是让人笑掉大牙。

“呵,你们能耐,要不你们来救富民,没能耐,就把嘴闭上。”张二立呵斥道,然后就俯身看富民了。

“好,我们就等着看你有多大本事。”

围观的人和王锤子都很不服气,不说话,就个个等着看笑话的样子看着张二立。

没人再说话,眼睛都盯着张二立。

张二立不慌不忙地给张富民做检查,即使晓得张富民是被眼镜蛇咬的,还服了王大锤的仙鹤草。

仙鹤草制成的药剂,虽然不能消除张富民的毒,但还是能推迟毒素的扩散速度,张富民服药后看起来更严重,但也没有立即毙命,所以张二立可以放心检查。

“二斗,你有能耐就赶紧把富民治好,不要在那里装模作样的。”

张二立不想理他,他摸了摸张富民的伤口,顿时,脑海中闪过一个治疗方法。

“张大妈,你先照顾一下富民,我去拿点药,很快就回来。”知道解毒的方法了,张二立扔下一句话,什么都不顾地往外跑。

“二立,你要干嘛去呀?”张大妈看到张二立要跑,她显得更慌了,张二立说自己能救富民,现在却跑了,到底要干什么呢。

“张大妈,二立本来就是骗你的,现在看自己治不了,就逃了呗,你就不该相信他。”

“张大妈,二立小学都没有上完的人,成天就知道在村里瞎转悠,他怎么可能会救人,你还相信他。”

“当初如果因为他组织大家去采药,富民也不会被咬伤,二立现在也跑了,这钱你就收着。”

村民们在安慰张大妈的同时,也不忘嘲笑张二立,他们现在是打心底瞧不起他。

王锤子此时挺了挺腰板,说:“我说啥,这小子就是在开玩笑,胡言乱语,现在自己都觉得丢人逃跑了。”

“王大夫,你不也治不好,还好意思在这儿五十步笑百步的。”其中一人不满地说。

这下,王锤子彻底不说话了。

确实,张富民体内的毒,连自己都解不了,事情到这差不多就结束了,就准备收拾药箱走人了。

然而,他这次可是拿出了自己的独门药水,现在心都还在滴血,就对张大妈说,“张大妈,请把药费付一下吧。”

还在悲痛中的张大妈一时呆住了,问,“啥药费?”

“王大夫,你咋还好意思要钱,你连人都没救过来。”

“就是,王大夫,你没治好富民,没怪罪你,你倒舔着脸要钱。”

“王大夫,你快点走吧,别丢人了。”

村民们愤怒地瞪着王锤子。

王锤子吼道:“富民这不是活着呢,另外我也说了,是你们耽误了太多时间,而且我还拿出了我珍藏的仙鹤草来给富民解毒,别的我都不说了,最起码把药钱付了吧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在场的人说不出话来,毕竟王锤子还是有道理的。

张大妈一想到自己的孩子都快没了,争论钱还有啥意思,就问王锤子,“要多少?”

“不说,500就成,多了一分不要。”王锤子立即答。

张大妈从张二立那一摞钱里抽出500块,“给,拿走。”

“嗯,好好好”王锤子笑嘻嘻地收下钱。

大家看到王锤子的样子,都暗自在心里骂他是个无情的家伙。

王锤子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看法,迅速把钱揣进兜里,然后拿着药箱就向外走。

“药来了,药来了!”

只听“咚”一声,王锤子被撞倒了,药箱也摔开了,地上一片狼藉,“哎呦,哪个不长眼的?”

“二立,是二立。”

人们立刻认出了撞倒王锤子的人,原来是张二立了,他们不禁大吃一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