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重生嫡女谋天下》全文在线阅读

完整版《重生嫡女谋天下》全文在线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没想到沈清晗竟然如此直白,这话说出来就是铁了心要治她的罪了。

蔡嬷嬷在后院里生活了几十年,哪里听不出来,照现在来看,她就是没有说什么做什么,沈清晗也会有法子把罪名安到她身上。

蔡嬷嬷不干了,也强势起来,“大小姐,你可不能这样,我是夫人从娘家带过来的,几十年跟着她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你不能这么忘恩负义!夫人不会让你这么做的!”

呵,到底是谁忘恩负义?!

前世,母亲从没亏待过她,作为从小服侍弟弟的老嬷嬷,她们全身心的信任,也给了敬重,在偌大的将军府她也算小半个主子。

衣食无忧对待,却依然吃里扒外!

不要说什么现在她们还没造成伤害,酌情处理,这样的人,是从根就坏了。

她可不想等到身边人再次陷入险境时,她才哭着反击。

沈清晗清冷的眸子扫视一圈,下人们被她凌人的气场压得头都不敢抬。

“你们都听见了,蔡嬷嬷奴大欺主,指着我的鼻子臭骂,这样的奴才,我可养不起。”

她哼了一声,继续道:“不过,坏根子出在我院子里,也不能让她出去祸害人,赵嬷嬷。”

“是。”一个粗壮的妇人上前,肤色有些黑,看起来就很凶悍,此时她脸上除了对沈清晗的畏惧,更多的是恭敬。

“给蔡嬷嬷掌嘴三十,发去小柴房,她年纪大了,也不用她做事,给个刺绣框子打发时间吧,时刻看着她,没我的命令不许出小柴房半步!”

不让蔡嬷嬷做事并不是怜惜她,而是怕她作乱,谁知道她会不会投毒呢。

没想到沈清晗竟然真的敢罚她,还变相囚禁她,蔡嬷嬷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,只是还不等她说什么,赵嬷嬷已经撸着袖子过来了。

“是!”

“啪!”狠狠的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打在蔡嬷嬷身上,力道之大,饶是蔡嬷嬷健壮也踉跄了一步。

她回头,脸上的横肉气得都在抖,“你这个糙妇,竟然敢打我!”

说着也扑上去,对着赵嬷嬷就挥起了膀子,赵嬷嬷冷哼一声,立马有另外两个粗使婆子上前压住蔡嬷嬷。

一对三,蔡嬷嬷再怎么也是反抗不了了。

啪啪啪!又是连续几个耳光,蔡嬷嬷的脸立马肿起来。

她嘴里骂骂咧咧,看着沈清晗的目光满是凶狠。

沈清晗目光越加冰冷,她以前真是太放纵这些人了。

站起身往自己房间走去,她冷冷丢下一句:“所有人都在这看着,一下都不能少。”

闻言,原本打算跟着走的诗情和画意讪讪停下了脚步,看着嘴角被打出血的蔡嬷嬷心里直发抖。

大小姐好像真的不一样了。

经过这一敲打,流云阁的气氛明显不一样了,所有人都对沈清晗多了几分敬畏。

毕竟是嫡长女,果然有几分将军的风范。

吃过晚饭后,沈清晗到书房练字。

她以前便喜欢写字,心情郁结时,疲累于后院争宠时,练字总是能很好的让她静下心来。

等手边写了五张宣纸时,房门被轻轻敲响。

“进来。”

进来的是诗情,手上端着点心,脸上带着小心翼翼的神情。

“小姐,小厨房做了红豆糕,奴婢看您晚饭用的少,吃点糕点吧。”

“嗯,放下吧,以后不要来书房。”沈清晗的态度很冷淡,想到诗情和画意前世做的那些事,她是真的笑不出来。

反正她现在防着,她们也翻不出什么大风浪,便也不需要故作亲切了。

诗情见沈清晗态度,咬了咬唇,眼里闪过一抹不忿,小姐以前从来不会有什么事情避着她和画意的。

诗情把糕点放下,也不说话,竟然胡乱行了一礼便往外走。

沈清晗眼中寒光一闪,“等一下。”

诗情立马停下了,脸上一喜,还以为沈清晗看到了自己的不满,打算安慰自己呢。

呵,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,真是好大的脸!

“让青黛进来磨墨。”

说完却没有听到回应,她淡淡抬眸,发现诗情站在门口,咬着嘴唇,神情很不自然,一副心虚的样子。

沈清晗心里一沉,冷冷的瞪了她一眼,“听不懂我说的话吗?”

沈清晗长得极美,五官像傅氏,但眉眼间的英气继承了沈将军,平时便比较冷傲,重生一回,她身上的气场更加强大,时常让人忽视她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。

这冷冷一眼,对于十几岁的诗情来说简直是凶神恶煞,差点吓哭了。

“是……”

诗情抖着哭音往外跑,沈清晗一点动容都没有,低下头继续练字。

足足一刻钟,书房的门才再次被敲响,青黛进来,看起来有些匆忙的样子。

沈清晗蹙眉打量了她一眼,招手让她过来。

青黛低眉顺目,脸上的表情很平静,走到书桌前三步远便不动了。

青黛一贯是沉默寡言的,但沈清晗知道,青黛的心思其实比谁都通透。

“小姐,您找我?”

“嗯。”她提笔在砚台蘸了蘸,“替我研磨。”

“是。”青黛恭谨的上前,纤细的手指捏起石墨,细心的研磨起来。

不多话,不好奇,像只乖巧的猫咪,沈清晗是越看越满意她了。

正准备继续练字,收回的视线却正好扫过青黛的手腕,隐见一小块淤青。

她眉间一蹙,“你受伤了?”

闻言,青黛有些慌乱的抬眸看了她一眼,下意识的把衣袖往下扯,用一只手按着,一边研磨一边故作镇定道:“奴婢没事,小姐别担心。”

沈清晗放下毛笔,不发一言的绕过书桌,拉过青黛的衣袖就往上拉。

青黛还想阻拦,被她一瞪,便呐呐收回手,任由沈清晗动作了。

衣袖一拉开,上面大大小小的淤青便全部映入眼帘,沈清晗脸一下就黑了,杏眼中寒光凛冽。

“谁干的?”

青黛急忙把衣袖拉下,脸上有些局促,“小姐,我没事。”

沈清晗想到刚刚诗情心虚的样子,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一些猜测了,问道:“是不是诗情和画意两人欺负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