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《猛龙无双》全文在线阅读

小说《猛龙无双》全文在线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哗啦啦……

江城市迎来了今年最强的一次强降水。

连绵的大雨,从中午一直下到午后,仍没有要停的迹象。

江城大学门口,出租车已经一车难求。

不少出门没带伞的学生,躲在门口出售各种货品的小商铺内,等着家人来接。

一家美甲店的玻璃门从外面推开,进到店内一个男人。

一个看上去无比怪异的男人,以至于在正门口招呼进店客人的前台小妹,都忘记了跟他打招呼。

现在正值一年中最热的六七月份,虽然外面下着大雨,但也冷不到哪儿去,然而这个进店的男人,竟然穿着一件看上去让人燥热无比的绿色军大衣!

“该不是进来个神经病吧……”前台小妹,看着男人的装扮,心里打鼓道。

“请问,有没有一位叫骆小凝的学生在你们店内美甲?我来接她回家。”

秦凡对旁人的目光,早已习以为常,直接开口朝前台小妹问道。

骆小凝,是秦凡的老婆徐婉的妹妹,从小抱养到家里的,跟亲妹妹无异。

今天徐婉有个股东大会,她身为副总裁,抽不出身,只好让闲在家里无所事事的秦凡来接妹妹回家。

“您是……您是骆小凝小姐的什么人?”前台小姐警惕地朝秦凡问道。

骆小凝是这家店内的至尊VIp客户,她不得不谨慎,以免她被乱七八糟的人打扰到。

在前台小姐一脸懵逼的眼神中,秦凡拧开手里的保温杯喝了口水,开口道:“我是她姐夫。”

”姓秦的!你给我闭嘴!“

秦凡话音刚落,从里面走廊里走出来一个身材高挑,样貌绝佳的女孩儿,女孩儿冷着脸看着秦凡,不耐烦的说道,“我姐呢?怎么让你出来丢人现眼了!”

“呵呵……”秦凡早已习惯骆小凝对他说话的态度,也早就生不起气了,只是笑了笑,开口道,“你姐的会议估计又要开到半夜了,你想要她接你的话,我这就回家。”

“你敢!”骆小凝气鼓鼓道,“我发现,来我们家一年,你越来越不把自己当外人了,注意你自己的身份!你只是一个入赘到我们家的废物!”

听到骆小凝口中的“废物”两个字,秦凡脸上笑容不见,变得有些阴沉,但由于某些原因,他不能与人正争执,动手,需要保持内心平和,他只好深呼吸一口调整呼吸,当做没听到。

骆小凝话音刚落,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撑着一把雨伞冲进美甲店内。

男生看到骆小凝对面着装怪异的秦凡后,嘴角露出怪异的笑容,抬腿大步流星的走向骆小凝,路过秦凡身边的时候,还故意用肩膀扛了他一下,把秦凡撞了一个趔趄。

“眼瞎啊!木头桩子啊你!都把我衣服蹭脏了!”男生撞到秦凡后,不仅不道歉,反而倒打一耙,拍打着自己的衣服,骂骂咧咧地朝秦凡骂道。

秦凡再次深呼吸一口,压下自己的怒火,重新站稳身子,对男生的责骂无动于衷。

骆小凝看到秦凡没骨头的窝囊样子,心里不禁替姐姐徐婉,惋惜,姐姐那么完美的一个女人,竟然被老爸以断绝父女关系为由,强行下嫁给这么一个窝囊废!

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!不,秦凡他连牛粪都不如!

“平心静气,平心静气……否则,20年的罪白受了。”秦凡心里不断的告诫的自己,这才压下怒火。

20年前,也就是秦凡6岁的时候,人称半仙的师傅计无常,在临终前对他用灌顶的方式,将他一生最得意的功法“火莲诀”传授给秦凡。

并叮嘱他,在“火莲”未成形前,千万不能与人争执,更不可动手,否则“火莲”被怒火引燃,他便会和对手一起被烧成灰烬,骨头渣都不剩!

“火莲诀”前期成形的过程,给秦凡的感受,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,那就是:生不如死。

由于“火莲诀”属火的属性,秦凡从6岁就开始发烧,一直烧到现在26岁,能活下来,也亏得他天赋异禀。

20年来,秦凡每天迷迷瞪瞪,跟睡不醒似的,提不起一点精神,身体发育也有点营养不良,瘦的跟竹竿一样,还好个头不算太矮,长到了一米八。

身上在发烧,但给他的感觉,却如坠冰窟,因此,常年军大衣不离身。

火怕水,不能碰冷水,不能喝冷饮,不能挨雨淋……各种禁忌。

其中的艰辛,外人无从知晓,但秦凡已经熬了20年。

因此,他成了人们眼中的怪人,丈母娘口中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“秀才”,小姨子骆小凝常喊他“神经病”。

好在,苦日子马上要到头了,“火莲诀”的“火莲”即将成形,就在今晚7点。

火莲成形后,秦凡便能恢复正常人的生活,同时长出的第一瓣莲花,会给秦凡开启第一个神通,他无比的期待。

今晚7点,秦凡等这个时刻,已经等了20年,此刻就算有人往他脸上吐唾沫,他也会笑着抹匀了,等自己大功告成之后,再千倍万倍的讨回来便是。

跟对手同归于尽,不是他的风格。

“姓秦的,把车钥匙给我,我和薛峰开车走,你自己想办法回家,回不去就死外面。”骆小凝朝秦凡伸出手,毫不客气的说道。

“快点行不行?磨磨蹭蹭干什么呢!找揍是不是?”刚才碰秦凡的那个男生,也就是骆小凝口中的薛峰,上前推搡了秦凡一把,冷声警告道,”还有,以后不准再出现在小凝身边,给她丢脸,否则,见你一次揍你一次!“

被一个小自己好几岁的毛头大学生威胁,秦凡心中一阵苦笑。

这种事情……今天是最后一次了,以后绝不会再出现,除非那人想死。

“给你,”秦凡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把奔驰车钥匙,递给小姨子骆小凝。

“算你识相。”骆小凝接过车钥匙,又跟店员要了一把雨伞,和薛峰一前一后走出美甲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下午六点五十分,秦凡打车回到了徐家别墅。

“你个没用的东西,叫你去接小凝,她都回来一个多小时了,你这去接人的才回来,果然,什么事也指不上你!”

一进门,丈母娘安月容便毫不客气地数落秦凡道。

秦凡没吭声,看了一眼正在收拾餐桌的保姆,得,晚饭也没给自己留。

“怎么?还想吃饭啊?你还有脸吃饭啊!”安月容看到秦凡的目光,两眼一瞪,冷声说道。

“我回屋了。“秦凡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,抬腿朝自己的小卧室走去。

徐家,除了那个偏袒自己但经常出差在外的老丈人徐则林,没一个省油的灯。

入赘徐家一年来,秦凡早已经练就了铜墙铁壁般的厚脸皮,对丈母娘的数落,早已经免疫了。

“咔,”秦凡将房门轻轻带上,脸上强装的镇定消失不见,露出痛苦的神情。

他能感觉到,胸口的炙热越来越强烈。

再过不到十分钟,孕育了20年的火莲就要成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