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本小说《田园之农女当家》全文免费阅读

完本小说《田园之农女当家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明媚的阳光从竹窗撒下来,屋里干爽而且明亮,土坯砌成的墙皮早已脱落不成样,屋顶上是茅草剁成的,陈旧的茅草似乎有些年头,看样子似乎有些年头。

屋子里,一张简陋并没有帷帐的木板拼凑在一起的小床上,躺着一个昏睡的女子。

“呜呜呜,娘亲,你醒醒!”一小女孩拉扯着苏陌的衣袖伤心地抽泣着。

“妹妹,别哭,娘亲太累了,等一下她就醒过来了,让她多睡一会!”小男孩懂事地伸手擦拭去小女孩脸上的泪水。

苏陌意识慢慢的恢复,一想到穷途末路的竞争对方魏海明拉她跳江同归于尽的画面,她气得咬牙切齿。

这时耳边小孩的谈话声越来越清晰,她第一反应就是:还活着!

“没死,真走运!”

苏陌真想把这句话给说出来,可发现嗓子干哑又疼痛,一个音符也发不出来,看来嗓子是被水给呛了,一时半会儿还恢复不了。

苏陌抖了抖长如蝶翼的睫毛,手指轻微动了一下,努力想睁开眼睛,刹那间脑袋剧烈疼爱,那种钻心刺骨的疼让她想撞墙死了算了。

她咬紧压根,双手抱住脑袋,有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如同洪水猛兽般袭击而来。

画面里一个大雪纷飞的夜里,一个五岁的小女孩被父母卖给别人当童养媳,同年十岁的未婚夫周玉楼跟着养父养母救下来的大侠拜师学艺,游走江湖。

这一走就是十年,养父养母家比较贫苦,一家人也算和和睦睦,等她长大十五岁的时候,养父养母遇险双亡,还留下了一个十岁的小叔子。

那时家里的田地和房子被大伯给惦记上,没过多久房子和田地都被大伯给抢走,无家可归的小女孩和小男号只能流落住牛棚,两人平日里依靠善心村民接济,还有就是靠山里的野果和野菜过日子。

恰巧学艺归来的周玉楼回来,遇到这情况,一话不说自立门外,三人在山脚下盖起了两处茅草屋,生活得以改善。

女孩十六岁与未婚夫周玉楼成亲,她对学艺归来的周玉楼抱有很大的期望,她相信玉楼总有一天会把失去的田地和房子夺回来。

一年又一年过去了,两人也育下一儿一女。

老实巴交的周玉楼被人欺负都不见得反抗,苏陌看不到希望,为了两个孩子,原本温柔善解人意的女孩活生生被生活逼成一个泼妇。

画面一转,女孩在河边洗衣服,与大伯母起争执,不愿吃亏的她与大伯母大打出手,不料被大伯母推下河里…..

当她掉到河里的那一瞬间从背后传来了男子的呼喊声:“苏陌…..”

看到这里时,苏陌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这时她的额头大汗淋漓。

她嚷嚷嘀咕道:“苏陌…”

这个名字跟她的一模一样,莫非刚刚看到的画面是她的前世吗?

她慢慢的消化了这些记忆,顿时觉得头疼的症状有些减轻,她缓缓睁开眼睛。

眼前出现了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,他们和梦里的一模一样。

苏陌感到十分不真实。

环顾一下四周,心凉了一大截。

茅草屋顶,土坯墙面脱落不成样,墙角放着一个衣柜,一张床,一张桌子两条长条凳,一看就是贫穷人的家庭。

她低头看向自己的手,那是一双饱经沧桑又结满老茧的手,一看就不是自己的身体,这时才接受自己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。

周一诺见自己的娘亲有些异常,护着妹妹往后退了几步,远远看着苏陌的一举一动。

“药来了!”一九尺高的男子端着药,小心翼翼地走进屋里来。

苏陌见来人背着光投一个长长的影子,抬头一看,眼前这个肤色有些黝黑的山里汉与魏海明长得一模一样,她下意识反问道:“你还活着?”

周玉楼眉头一皱,一想到她跌入河中,懒得跟她计较,轻轻吹一下碗中的中药,用手掌心触碰一下碗,没感觉那么烫手,随后露出温和的笑意道:“娘子,这是李大夫开的中药,你趁热喝了,病就能好了!”

娘子,苏陌听到这个称呼,立刻便肯定眼前这个男人是她的对象周玉楼。

苏陌眉头紧蹙成一团,心想着:这也太巧了,老天爷这是在玩我吧。

“娘子,你照顾好两个孩子,时辰不早了,我得到县城卖烙饼了!”周玉楼将药递给苏陌。

“你还想吃什么吗,回头我从县城带回来给你?”

苏陌摇摇头回应道:“不用了,你去忙吧!”

“咯吱”几声,只听到开门和关门的声音,周玉楼的脚步渐渐远去。

说真的,她有些瞧不上周玉楼这样的男人,若不是身无分文加上人生地不熟的,这可恶的封建社会对女性本来就不友善,她一定会马上选择离开。

屋里,苏陌坐在床上与站在门口的那对男女孩大眼瞪小眼,气氛显得异常的尴尬。

这时她发现衣柜不远处立着一块边角残缺的镜子,她掀开被褥,怀着激动的心情一步步靠近大镜子。

虽然这镜子不是很清晰,能把她整个身子和她的模样都映出来。

眼前一个穿着灰布大衣袍,脚着一双布鞋的小姑娘,俏生生的站在那里。

只见这姑娘身形消瘦,盘起头发,腮边的碎发凌乱,再往上看就是一个巴掌大的小脸,尖下巴,黑如点墨的大眼睛,炯炯有神,加上长长的睫毛,一眼看去,有种冷眼的美感。

眉毛如弯如柳叶,鼻子也非常的挺俏,小嘴巴微抿,可惜皮肤有些黑和粗糙,给这张脸打了大折扣。

苏陌看着眼前这张勉强还能用的皮囊,突然怀念起前世冷艳高傲的御姐范,她用小黑手摸了一下这张脸,满满的胶原蛋白,还是有些欣慰。

这张脸比起前世那张脸差远了,不过底子还算不错,尤其是那一双漆黑如耀石般,能摄魂的眼眸。

但是她相信,用不了多久,她就能让它大放异彩。

不管是前身也罢,还是现在的苏陌本人,都不是个好惹的主。

苏陌不知道原主怎么就走了,她失神摸着镜子里的自己,在心里默默道:你走好,以后我就是你,我会好好活着,活出属于我不凡的一生!

苏陌自言自语像是对着别人说话,又像是说给自己听,这也算是一种告别方式吧。

“咕噜咕噜!”这时屋子里响起一阵不合时宜的响声。

她摸了摸饿的咕咕叫的肚子,轻叹了一口气,这才想起来,早饭还没吃。

“咕噜咕噜!”响声不断,苏陌摸摸自己的肚子,不是她的肚子叫,看来就是那两个孩子的肚子叫。

她转过脸来,看着两个孩子,周一诺应该有五岁大这样子,周璎最多应该也是有三岁大。

虽说这两个孩子是这具身子掉下来的骨肉,但她始终亲近不起来,毕竟从精神上来说,这两个孩子跟她没有毛钱关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