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家妻难追》全文免费阅读

完整版《家妻难追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学着学着倒也学会了不少字,其中写的最好的大概就是云小小三个字了。

写累了便歇一会,她侧头看着云小小,看了一会,她突然问:“小姐,要不我也出去找活干吧。”

云小小闻言一愣,抬眼向她看来,待看到她满脸的墨水,不由的笑了,放下手里的活,她从衣袖里掏出手帕,轻轻给她擦着。

“怎么写个字弄的脸上都是。”

云灵乖乖的任由她帮自己擦脸,她抿着唇,有些苦恼。

云小小知道她在想什么,一边擦着脸一边道:“赚钱的事你不用担心,我会养活这个家的,你只要乖乖听话,好好写字就好了。”

“可是…..”云灵还想说什么,却被云小小打断。

“再说了,你还是个孩子,你觉得哪家的店家会要一个孩子干活?”

云灵不说话了,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发呆,不免有些懊恼,她长得真是太慢了!

云小小笑了笑,“好了,继续写字,今天可是要记住五个才行。”

“嗯。”云灵闷闷的应了一声,然后开始提笔,她坐得端正,一笔一画间皆有云小小的模样。

云小小看了一眼,便继续干着自己的话。

两人静静的坐着,互不打扰,虽不多言,倒也温馨。

…….

相较于云小小的安稳,百里府可就没那么舒畅了。

自从二夫人被休后,府里的日子那是一天不如一天,都过了大半个月了,人还是没找到,老夫人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。

平日里还好,只要一见到二少爷,那闷在心里的怒气就蹭蹭往上涨,闹到最后,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,连饭都在自己院子里吃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夫人的原因,平日里一向温文尔雅的二少爷近段日子也变得喜怒无常。

好几次,下人不小心撞到二少爷都被他的冷脸吓哭。

原本还算其乐融融的一家子,因为云小小的原因,闹得鸡犬不宁。

众人也都是小心翼翼的过日子,生怕得罪了这两尊大佛。

日积月累,这怨言也就肆意生长,速度传播。

书房内,两个丫鬟正在打扫屋子,其中一个见着左右没人,便开始口不择言的抱怨开来。

“哎,你觉不觉得二少爷最近都好可怕啊!”

听到这话,另一个丫鬟大惊,连忙道:“嘘,你小点声,万一被人听见,你还想不想活了。”

“那这不是没人嘛。”

“哎,咱们还是小心点吧,最近这府里都不太平。”

“哼,云小小都被休了还在作妖,害得现在全府上下都被她连累,真是个扫把星。”

“我说你小点声。”

“怎么?还不能让人说了?我就要说,她不过是仗的生辰八字好了些,要不是因为这样,二少爷才不会娶她。”

这个丫鬟越说越大声,越说越气,说到最后干脆屋子也不打扫了,直接抱着胸埋冤起来。

另一个丫鬟自觉劝不住,干脆不说话了,低着头自顾自的干活。

不管她说什么,她都不接腔。

丫鬟也不在意,她趁着现在没人,干脆一次性说个痛快。

“以前就是软软的性子,装什么白莲花啊,也不嫌累。”

“二少爷明明都不喜欢她,还一个劲的往上凑,我都替她丢人。”

“要是我,我也二话不说就直接休了她,不过是仗着老夫人的疼爱,还真以为自己是二夫人了。”

“如今被休,我看也是活该!”

“……..”

屋内还在大言不惭,屋外却已是冷汗淋漓。

男人名叫白玉,是百里风的贴身侍从,近段日子他可是忙疯了,一边派人不断寻找二夫人,一边还要忙活店铺的各类杂事。

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喘口气,结果茶都没喝上一口,就被百里风给叫来了。

此时此刻,他真是恨不得冲进书房一把堵住这个丫鬟的嘴。

眼瞅着身旁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黑,他的冷汗也越来越多。

完了完了,主子要发威了…..

偷偷看了一眼百里风的脸色,白玉顶着压力开口。

“主子,要不要我……”去教训教训这个丫鬟。

只可惜,他话还没说完,百里风就抬起了脚,在他还没反应之际。

“哐当”一声踹上了门。

突如其来的动静不仅让白玉吓了一跳,屋内的人更是直接吓破了胆。

好死不死,那个丫鬟正巧对着门口,这一声下去,上好的雕花门板瞬间四分五裂。

可怜巴巴的躺在地上,好不残忍。

刚才还在大言不惭的丫鬟瞬间白了脸,对上百里风冰冷的目光,她整个身子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。

“二少爷。”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。

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另一边的丫鬟,她正在擦书桌,猛然听到动静转身,就看见自家二少爷一脸寒意的站在门外。

那是她从未见过的模样,明明什么都没做,却让人害怕到了极点,宛如修罗。

身子抖了抖,她连忙请安,眼里闪过一抹害怕,她咬着唇,惴惴不安。

这年头,最怕的就是被拖累,想起刚才另外一人的大言不惭,她心里有些慌。

听到声音,大言不惭的丫鬟这才反应过来,白着脸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颤抖着身子结结巴巴:“二…..二少爷。”

百里风面无表情,可那双眼睛却像是在看一个死人。

毫无温度,冷冷冰冰。

“白玉。”温润的声音自他嘴里传出。

白玉连忙上前一步:“属下在。”

“在背后私自议论主子,该当何罪?”

白玉冷冷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,老老实实的回答:“按家规论,杖责二十,赶出家门。”

地上的人一听,顿时一阵恐慌,杖责二十…..那她还有活命吗?

不行,她不能死。

想到此,她猛然抬头,一把抓住百里风的衣摆,恳求道:“二少爷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求求您,求您开恩,放过我吧。”

百里风看着自己衣摆上的手皱了皱眉,面色更冷了一分,眸子深处是死一般的沉寂,“放手。”

丫鬟听若未闻,依旧死死的拽着他的衣摆,痛哭流涕。

“求求您了,放过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,二少爷……”

百里风的脸色变了又变,眼看着就要濒临决裂,白玉一个闪身上前,稍微用力就将丫鬟制住。

哪怕是被制住,丫鬟依旧没有安分的意思,她奋力挣扎,一边挣扎一边道:“你放开我,你放开我!”

白玉眼里闪过一抹杀意,他微微眯眼,冷声道:“再敢乱动,我杀了你。”

像他们这种活在刀刃上的人,身上都有一股浓烈的杀气,只一句,丫鬟就被吓得瑟瑟发抖。

白玉暗自松了一口气,他生怕这丫鬟再做出什么害人害己的事,到时候,主子发起火来,可就不是他能随意摆平的。

看了一眼手底下瑟瑟发抖的丫鬟,他连忙喊道:“来人。”

话音刚落,便有两个小厮上前,恭敬的请了安,“二少爷,白侍卫。”

白玉轻点了下头,看向手里的人道:“拉走,按家规处理,严惩不贷。”

两个小厮说了句是,便要上前。

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拉走,丫鬟咬了咬牙,猛然挣扎大喊:“我没有错,为什么惩罚我,云小小已经不是二夫人了,我议论她何罪之有?主子?凭她也配!”

当真是恶从胆边生,怒从心中开,她这话一出,白玉都惊了。

几乎是立刻,他抬头看向百里风。

果然,那位一向温文尔雅的公子此时已然黑了脸,他目光直射向地上的丫鬟,目光是他从未见过的冷冽。

“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。”

左右都是一死,丫鬟干脆破罐子破摔,她口无遮拦的大喊大叫,“难道我说的不对吗?云小小已经被休了,她已经不是二夫人了,和离书我们大家有目共睹,我就算在背后议论她,也没有犯议论主子的罪!”

她这话一出,众人皆感觉周边温度下降了不少。

白玉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隐隐发胀,他真想把这个女人的嘴封起来!

她每说一句,主子的脸就冷一分,还这么无谓,真不知道该说她傻还是说她傻!

百里风面无表情,只是那双眼睛却出卖了他,他死死的盯着丫鬟,眼里飞快的划过一抹狠戾。

尽管害怕的瑟瑟发抖,但一想到自己说的没有错,那丫鬟又强迫自己挺直身板。

气温骤降,众人大气都不敢出。

半响,百里风开了口,“白玉。”

白玉:“属下在。”

“杀了她。”

三个字说的轻描淡写,连语调都几乎一致,没有一丝波澜,可听在众人的耳里却是一阵心惊。

白玉也有些发愣,毕竟这么些年,主子从未在府里展现过手段,哪怕是气的重了,最多也只是冷脸罢了,如今为何……

来不及探究,感受到主子朝自己看过来的目光,他毅然上前,抽出随身携带的配剑。

手起刀落,不过一瞬间。

“啊…..唔。”

另一边的丫鬟忍不住惊呼,可一想到眼前的场景又连忙捂住自己的嘴,她瞳孔微缩,满目惊恐。

眼睁睁看着刚才还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人,突然间身首异处,这种从心底里生出的恐惧令人绝望。

两个小厮虽然没有喊出声,但身子却忍不住发颤。

鲜红的血滴顺着刀刃滑落,白玉有些嫌弃,手一抖,剑身瞬间光亮如新。

这是白玉第一次在府里动手,也是百里府内第一次见血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?拖下去。”白玉将剑在丫鬟尸首上擦了两下,随即收回刀鞘,沉声看向两个不断颤抖的小厮。

真是胆小,白玉这般想。

两个小厮得到命令,手脚飞快,连忙将尸首拉走,连带着那个已经掉落的头颅。

书房内的丫鬟早已吓傻,瞧见百里风朝她看过来的眼神,顿时身子一僵,整个人从头冷到脚。

她家二少爷就那般站着,哪怕周边鲜血淋漓,他也依旧灼灼风华,素白的锦衣绸缎,除了衣摆下的一点褶皱,再无其他痕迹。

她紧紧的捂住嘴,不敢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。

“下去吧。”

那是二少爷的声音,一如以往的温和。

可亲眼见识过刚才的场景,丫鬟几乎连爬带滚的出了书房。

瞧着她的姿态,白玉皱了皱眉,问道:“主子,要不要属下……”

“不用。”

百里风静静的站着,目光深沉,寒风吹起他额前的碎发,遮住了他眼里的丝丝狠戾。

“一会吩咐下去,日后府里若再有人在背后乱嚼二夫人的舌根,这,就是下场。”

他说的平淡,但白玉却听出了话中的狠厉。

眼里划过一抹诧异,他垂眸,掩下心思,点了点头,“是。”

心再大,这会两人站的地方也是个血腥之地,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气,百里风皱了皱眉。

看了眼空空荡荡的书房,果断转身。

“去卧房。”

白玉道了声是便紧跟他的脚步,两人一前一后,步伐轻快,转眼消失在书房门外。

书房的事很快便传到了众人的耳朵里,同时也包括百里风让白玉吩咐下去的命令。

一时间,众人皆是心惊胆战,不仅不敢胡乱说话,就连呼吸都轻了不少。

这事是最后传到老夫人的耳朵里的,当姑姑将这话完完本本的告诉她时,她吓得手里的佛珠都掉了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老夫人转头,一双明亮的眼里带着惊讶。

姑姑上前一步,将她扶坐在椅子上,回答道:“奴婢刚才路过院子,亲耳听见白侍卫在众人面前这般交代,而且他的面前,还摆着一副丫鬟尸首。”

老夫人脸色微变,手指微颤,喃喃自语,“风儿他从来不在府里……..”

话没说完,她突然脸色一怔,随即冷哼了一声,“不过做得对!谁都不能议论小小,再议论小小,我下回亲自撕了她的嘴!”

一旁的姑姑微微一愣,随后嘴角微微上扬,无奈的摇了摇头,老夫人这性子可真是越发任性了…..

“秋棠,你去帮我问问那浑小子,到底我的孙媳妇找到没有?这都多久了,我都快愁死了。”